<meter id="bhdnd"></meter>

      <menuitem id="bhdnd"></menuitem>

        <big id="bhdnd"></big>
        <add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font id="bhdnd"></font></thead></progress>
        <big id="bhdnd"></big>

        全部

        上一頁
        1/1569頁 共47025

        張愚談:本為世家真名士 疑是真宰辟天壤

        時間:2024/5/5 文章來源:中國當代藝術網

           在近代濟南畫家群體中,很多濟南本土畫家出自書畫世家。士紳望族或書香門第家庭跨越清代、民國,其家族成員畫家輩出,書畫世家成為濟南民國畫家重要來源,成為濟南延續繪畫文脈不容忽視的現象,濟南歷城張家花園即涌現出張友甫和張愚談父子,尤其是張愚談其繪畫承其家學,師承清末濟南畫壇盟主松年,山水、花鳥、蟲魚、篆刻無一不精,中西畫兼通,兼擅西洋樂,與濟南本土畫家俞劍華組織畫社,與畫家李苦禪聯袂參加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全國美展,后從事美術教育,弟子遍布齊魯,與關松坪一起成為民國時期濟南畫壇松年的嫡傳弟子。

           張愚談(1896年—1945年),名云藻,又字禹壇,號蓮湖漁僧,出生在濟南歷城北園大楊莊村的四進庭院—“張家大院”,這所三百年歷史的院落主人張兢業由河北省棗強遷來,曾任上海道臺,回故里省親途經山東歷城,被歷城北端的自唐代始有人在此種植水稻的特色濕地所吸引,這里遍是藕池和菜圃,所產魚、粳、蔬、藕應有盡有,堪稱江北水鄉,故張兢業廣置田畝建房舍、花園,歷經張兢業、張恭綬、張漢紫、張德源(字友甫)四代累積,直到清末,張友甫一支家產有稻田、園畦、藕池總215畝,其中稻田占八成,可謂富甲一方。

           1896年,張愚談在大門幢內懸掛“鄉魁”橫匾的張家大院呱呱墜地。此時的張家大院與同在洛口的時代鹽商關家皆可稱名門望族。張家大院正門邊設門房。進入二房,有南屋4間,3間客廳,1間為客人或師爺的臥室。進入屏門北屋為正式客廳,前出廈的大廳寬敞明亮高大,精工打造的屏風式門窗豪華莊嚴雅致,東西各有廂房3間,西房后有院落一處,進入后院北屋為主房,東西廂房各3間,東套院為廚房及下人居住,西跨院為花園,建有假山、回廊、魚池,并有精工雕鑿的石刻。園內植名花異草和果樹、葡萄等。張愚談的父親張友甫精于中醫,猶擅眼科,因家境優渥,常常治病救人而不收費。除行醫外,張友甫還是當時濟南知名畫家,工筆畫昆蟲、果蔬,尤其是蟈蟈、白菜堪稱一絕,濟南官宦、文人書家皆有收藏。

           張愚談的父親張友甫婚后育有2女4男,長女張伯芳嫁給濟南鹽商茅少泉,次女張仲芳嫁于濟南世居蔣育五;長子張鼎臣繼承父親事業從醫,40歲在濟南去世,次子張瀨石多才多藝,曾任軍隊書記官,40歲死于天津,三子張芹香,曾追隨孫中山先生參加同盟會,在家鄉興辦教育,在家鄉創建農民講習所,曾出仕臨清稅務局,“七七”事變后,參加了鐵血愛國鋤奸團,1938年初冬被日憲兵隊逮捕,1940年被日本憲兵隊殺害。張家大院的四公子張愚談,自幼喜歡丹青,最受父親張友甫的疼愛,除了接受父親張友甫的悉心教導,傾囊相授繪畫技法外,在父親的引薦下,張愚談曾經跟隨清末民初濟南“畫壇盟主”盟主松年學習繪畫,與關松坪一起繼承松年的衣缽,成為松年在濟南的畫壇的嫡傳弟子。不僅如此,1906年3月,劉冠三等在濟南創辦山左公學,“始事者多黨人”,他們思想進步,富有才學,深得學生歡迎。最初學生不多,租賃了趵突泉側居民房屋為校舍。后學校規模擴大,便遷往城北楊家莊的張家花園的房舍,此時,山左公學學生人數由二百余人增長到500人。校內開設了師范班、中學班等班級,盡管張家花園無法容納如此眾多的莘莘學子,學校校舍條件差強人意,僅有教室及教員宿舍,學生則分散居住在周圍農民家中,遠的離校1公里多,但是,張家花園承載了山左公學初建的歷史歷程。作為張家花園小主人張芹香和弟弟張愚談,自幼耳濡目染,深受山左公學名家巨擘的影響,進步青年和青年教師不時的點播深深埋在張愚談幼小的心里,讓他有深厚家學的同時,樂于接受新鮮事物,開啟了他蒙昧的心智,萌發棄醫學習美術和西方樂器的志向,可謂自幼得到良好的教育環境。

           青年的張愚談家庭美滿,與大家閨秀周菀軒結為蓮理,育有兒子張志瑞和女兒張志秀。他在中學開始專攻美術,兼習音樂,繪畫逐漸被濟南畫界所認可,因為參與濟南乃至山東最早的美術史論研究的翰墨緣畫社,在濟南繪畫界更是嶄露頭角。

           1922年暑假,濟南人俞劍華在濟南芙蓉街開了一家小型的“翰墨緣”美術商店,除賣紙、筆、繪畫顏料外,還賣些美術書刊和小畫片。這是濟南歷史記錄最早的專業美術畫材商店,張愚談和濟南一大批畫家,不僅來“翰墨緣”美術商店購買美術用品和書籍,更是經常來此雅聚,當成談書論畫的沙龍。1924年,因為北平美專發生學潮,俞劍華返濟任山東美術學校國畫教員,兼任山東師范學堂國畫專修科教員等,張愚談與俞劍華聯絡了在濟南的畫家王友石、關松坪、王子正、胡仲源、朱立福、黃固源、吳天墀、秦振鋆、秦宣夫、李光郙、張眺、李廷梁、姜云亭、王子亨、王貫章、丁琦行、谷鵬棲、武恂如、衛雪樵、臧麟年、劉坤山、徐培基、叚德蛟、鄭弼良、王幹華、支友年、林宏田、沈鴻鵬、赫輔五、李銘鼎、秦余山、魯憲章、朱省三、滿震東、王景章、邊春江、崔玉榮共39人,以此為成員班底組建翰墨緣畫社,其中,張愚談和王幹華是俞劍華的“左膀右臂”,在俞劍華的籌劃下,將陳師曾在北京和濟南講學的講稿,尤其是陳師曾對中國畫史深入思考和研究,提出諸多對于中國繪畫史中相關問題的新見解系統整理出來,借鑒日本中村不折的研究成果,建立起現代形態的中國繪畫史學科基本構架,對于現代形態的中國繪畫史和美術史學科建設,具有特定的學術價值。1924年,張愚談和王幹華整理陳師曾先生著《中國繪畫史》,由俞劍華點校后,由翰墨緣畫社出版,成為20世紀由我國學者自己完成的具有現代形態和現代學術思想的最早的一部中國繪畫史,在中國畫壇產生深遠的影響,張愚談和王幹華并未在書中留名。

           張愚談、王幹華與俞劍華集思廣益,由濟南由翰墨緣畫社分別在1925年1月在濟南第一中學圖書館,以及同年5月在省圖書館舉辦了二次書畫展覽會。尤其是在省圖書館舉辦的第二次展覽,很多濟南各校的美術教員,社會上書畫家,學校中愛好美術的學生都爭先加入畫展,較此前第一次的書畫展覽會的畫要精而且多,展覽會上有中國畫的山水、花鳥、人物、翎毛畫作品,西洋畫的水彩、油畫無不涉獵,其中以王友石六丈《群芳爭艷》長卷,俞劍華八尺《山水四條屏》尤其精到與壯觀,另外崔玉榮女士的工筆花卉,吳天墀的猛獸,王子亭的花鳥,衛雪樵的花卉,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張愚談的水彩,連同林宏田的油畫聯袂參加本次展覽,昭示著中西繪畫聯展已不再是濟南畫家、文人或藝術家的雅興,而是畫家與各行各業的美術愛好者為了共同的愛好或對藝術的追求,在團體中尋找藝術共鳴,他們活動內容也變得豐富起來,組織體系建設上取得較大進步,朝著明確的組織化方向發展,分工明確,職權分明,提升了書畫藝術家普遍具有自覺的結社意識,張愚談帶領部分畫家提倡向西方學習,對當時社會及美術發展現狀有明確的針對性,因此具有更典型和更廣廣泛的社會意義和反響。

           1920年,張愚談的同鄉好友李炳南(1889年—1986年,名艷,號雪廬)出任莒縣典獄長,他垂憫囚徒,重建監舍設施完善,同時又倡德化重于刑齊,加強獄中教化。在李炳南擔任莒縣典獄長期間,同為濟南老鄉的張愚談曾作為幕僚居住在莒縣,與李炳南朝夕相處,成為莫逆之交,期間繪制了大量繪畫。他的山水作品風格明確,總體來說取法石濤,在嫻熟的筆墨技法之下,將情感和精神都注入到創作過程,山水作品體現出了風格多變的特點,古樸同時也不失靈性,呈現出了一種蒼茫而不失飄逸的感覺。

           此時張愚談的繪畫,注重心和手的協調配合,提升了筆墨運用的綜合水平,山水畫繪制過程并不是隨意繪就線條,作品中的線條都有著自身特色和寓意,蘊含著深厚的意蘊,他筆下的線條雖然靈動卻不失風骨,柔中帶剛、粗中有細的特點異常明顯,展現出力透紙背的藝術表征,因此蒼茫的畫面彌漫著藝術的活力,具有極強的藝術審美價值。張愚談的山水凸顯了大氣磅礴的特佂,具有雄渾豪邁的氣勢。張愚談通過靈活的用墨技巧,賦予了畫中山石、樹木、叢林等形象以生命,通過在山水畫作品中融入情感,讓思想和景物融合起來,讓每個景物都具有氣息的存在,表現出了豐富多元的效果,讓整個作品具有很強的視覺效果,感知大自然山水的魅力。

           正是因為張愚談的山水蒼茫厚重,又靈氣十足的風格,他的作品被選入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全國美展。民國之前的中國,美術作品作為稀缺珍貴的文化財產被皇家和收藏家壟斷,創作、賞鑒及批評的權利則掌握在文人官宦等社會精英階層。在沒有印刷品和公共性展覽的時代,研習和賞鑒書畫是件奢侈的事情。在蔡元培等人的積極努力下,引進“公民”、“啟蒙”和“美育”等概念,倡議設立美術館、博物院,展覽會等,大大推進了近代中國美術發展的進程。1923年,上海美術??茖W校校長劉海粟倡議舉辦全國美術展覽,直到1925年8月,才由中華教育改進社論證通過舉辦全國美術展覽會案,并組成由蔡元培、劉海粟、汪亞塵、李毅士、滕固、王悅之、王濟遠、俞寄凡、錢稻孫等十七人組成的籌備委員會,經過三年的籌備,在1928年由蔡元培在上海組織召開大學院藝術教育委員會會議,決議由國家來舉辦第一屆全國美展,并成立全國美術展覽會總務委員會,任命名譽會長蔡元培,名譽副會長楊杏佛,會長蔣夢麟,副會長馬敘倫、吳震春,總干事陳石珍。委員何香凝、王一亭、褚民誼等任委員。1929年4月10日至30日,在政局相對穩定后經過漫長籌備,由民國政府教育部主辦的“第一屆全國美展”在上海舉行。這是中國歷史上首次由政府出面舉辦并定名為“全國美展”的藝術展覽,展覽不僅有書畫,雕刻、建筑及工藝美術,也有金石、攝影;不僅有當時畫家作品,也有古代的及外國的作品參展,規模龐大的中外觀眾,有近十萬人次之多??v觀第一屆全國美術展,濟南僅有俞劍華、李苦禪、張愚談能入選展覽,在全國畫壇占有一席之地,但是,無論入選的人數,還是入選的作品數量,都無法和南方及京津相比肩,而且,張愚談雖然善于繪制水彩等西畫,但是他入選作品還是國畫山水,濟南的畫家沒有參加西洋畫部分的展覽,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歷史的缺憾。但是,來自濟南本土張愚談等在中國畫壇大放異彩,他的繪畫作品成功入選,不僅是他藝術創作上的高光時刻,也是在中國歷史上首次由政府出面舉辦的展覽中,展示了濟南美術在現代社會快速轉型時期新興文化的崛起,頗為值得銘記的歷史瞬間。

           在此期間,張愚談也出版了自己的美術理論和繪畫專著《國畫論談》。1931年李炳南在出版的《雪廬詩集》中,有《題張愚談山水畫冊》長詩:“山窗佳氣突兀三千丈。惟覺涼揚颯颯生簾幌。誰驅五岳置幾前。疑是真宰辟天壤。巒崩澗落怪石走。波蹙泉立如應響。灌木隱現橫蒼煙。幽人羽士自來往。歸芳細茸披晴昶,雷雨鼱帆入浩漭。霜后疏林半江干。月中積雪千峰上。中華藝苑多取神。原非曲士堪問津。歐西畫在書卷外。時尙不為方家珍。申江諸子好奇詭。役志側媚喪其真。張生挺出力追古。下筆直與石濤親。憶昔東蒙頤園叟。擅場歷下稱絕倫。萬山雜沓足雄健。片石孤松極嶙峋。其間跡熄二十載。至此清發有傳人。艷也識力薄。對之徒驚愕。心雖能通不能說。巨細無痕見斧鑿。為君濡毫兮一放歌。胸少邱壑兮如畫何。歌罷回看人間世。湖山白眼冠蓋多。愿借臥游不惜十日過。聊得照人眉宇青峨峨”, 評價了張愚談繪畫的創作、師承、特征,以及在濟南民國繪畫的歷史地位,成為迄今為止所發現的評論張愚談作品的文獻之一。

           張愚談的人生經歷,與美術教育息息相關,他一生培養了大量的人才,在省立13中的工作過程雖然只有短短6年,卻是他人生重要的經歷。

           1931年5月,劉少青在省立第一女子師范任教務主任時,省教育廳長何思源找他談話,調他到諸城組建并擔任省立13中學的校長,諸城是國民黨先烈王樂平、路友于的故鄉,坐落于諸城的省立13中學是省立6年一貫制的完全中學,從全省主要是魯東南開辦教育招收學生,為諸城、高密、膠縣、安丘、沂水、莒縣、日照等縣青年就近升學,提供了方便條件。

           省立13中學的校校址定在城東南的舊文廟,那里有大成殿、明倫堂、藏經閣等古建筑,還有舊軍閥建的“九間房”,盡管房屋不多,但地點僻靜,占地70余畝,是個較理想的場所。當時學校對教職員實行聘任制,除校長和童子軍教練員由省教育廳直接委派以外,其余均由校長全權聘任。劉少青為了使這處名列全省最后的中學不落人后,從受命之日起,在聘任教職員費盡心機,不少有真才實學和教學經驗的名師紛至沓來,全校先后聘任的三十多名教職員,絕大部分是當時教育界赫赫有名的教育名家,比如,訓育主任崔學信畢業于北京大學,是路友于的好友;教務主任姜守遷,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國文系,1932年教導主任孫在衡離開省立13中學,當時煙臺8中、濟南1師和省立13中學同時聘請他擔任教導主任,他毅然選擇省立13中學;歷史教員孫備五,畢業于北京高等師范學校,學識淵博,且精于英語;理化教員辛星垣,畢業于北京高等師范學校理化部;體育教員齊哲,上海東亞體專畢業,是體育上的多面手。尤其是圖畫教師張愚談,不但是全省乃至全國的著名的國畫家,無論國畫,還是素描、水彩畫,甚至是書法課他均能駕馭,教的有聲有色,學生學的如醉如癡。而且,他在悉心傳授繪畫技藝的同時,還擅長軍樂,根據青少年的特點組,將愛好音樂的童年學組織起來,分門別類傳授演奏技巧,按照學生愛好將專長學生分為軍樂隊和雅樂隊,張愚談親自創辦軍樂隊,并與音樂教員莊肖顏一起購買了銅鼓、管號和京胡、二胡、笛子等樂器,利用課外時間排演節目,舉行演奏會,這些活動對開擴學生視野,豐富學生知識,陶冶學生情操,培養學生的集體精神,均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張愚談在省立13中學任教前后,沒有放棄美術創作,他精煉筆墨,繪制了大量的山水畫作。1929年11月1日,張愚談與畫家關松坪在《北洋畫報》的中國畫學研究會主辦的專版上,刊登了合作的《山水畫》,這張由濟南寄贈《北洋畫報》的作品,蒼茫而靈動的作品,不僅凝聚著他與關松坪的情誼和對對方惺惺相惜的情愫,也承載著當時濟南兩位重要畫家合作的見證;1934年11月7日,張愚談在省立13中學任教期間,在《北洋畫報》發表《山水畫》這張由稷華攝影并贈送《北洋畫報》刊發的照片,畫面蒼茫而靈動,堪稱張愚談的巔峰之作,生動而完美再現了石濤繪畫的美學特征。

           1937年“七七”事變后,學校照例招考新生,正在此時,魯西北各校開始奉命南遷,諸城離前線較遠照常上課,同時作好南遷準備,12月下旬,日本侵略軍占領黃河北岸,政治形勢十分緊張。在此情況下,學校只得暫時停辦,教職員工和學生也只得暫時疏散回家,學校只留下崔季言、崔隆春和諸城人李子方、丁文千看守學校。臨別前夕,師生們滿懷悲憤,依依不舍,最后各揮淚而別。張愚談與校長劉少青、教員姜澤生、秦文郁、程省三、莊肖顏、張著生等乘膠濟路最后一次車去濟南。1938年春,諸城以至整個山東均遭淪陷,剛剛創建七年的省立第13中學,因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而不幸夭折了。

           回到家鄉濟南北園大楊莊的張愚談,因為家中擁有大量良田,過起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休閑生活,他謝絕了日偽政府的邀請閉門務農,他在北園大楊莊修建了玻璃溫室,培育了多種名貴的菊花等花卉,泉城濟南自古就有種菊、賞菊的傳統,“佛山賞菊”在明代就是“濟南八景”之一,每逢秋季,張愚談培育的獨本菊、多頭菊、案頭菊、盆景菊等各色菊花,既傳承了傳統養菊技藝,又不斷進行技術創新,栽培的菊花植株健壯、顏色飽和度好、姿態優美,從菊花的株型、長勢、花形、葉片,無不演繹出詩性清純、花朵淡雅、意境深遠等,不可言傳的文化氣息與生活韻味,迎霜怒放的花朵展現出形態之美,意境之奇。

           生逢亂世,無論張愚談怎樣想拋開世事的煩擾,仍然躲不過名運的傾軋。1944年,他的一位在省立13中的教過的學生突然造訪,居住一天后悄然離去,卻被漢奸發現并舉報到日本憲兵隊,張愚談被日本憲兵以涉嫌私通共黨的罪名抓走審訊10余日,好在張家大院雖然日趨沒落,但仍能湊足現金,在侄子張志和的營救下,總算保全性命,沒有重蹈3哥張芹香在獄中被害的覆轍,但張愚談落下肺病病根,從此一直臥床不起。

           1945年8月,侵華日寇投降。北園的鄉誼及張芹香先生的學生數百人,為了悼念他為國抗日犧牲,在張莊小學前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授予其抗日革命烈士之位,又在楊莊原住址成立了私立芹香中學,張芹香被譽為“歷城武訓”,北園張家從此名留青史,代代相傳。然而,在張家歡欣鼓舞的、永遠銘記的日子,張家四子張愚談因為肺病在8月病故,享年49歲,濟南一顆藝術之星從此隕落,他參加在中國舉辦的第一次全國美展的經歷已然很少人知曉,他的畫名其實不能,也不應該被濟南和歷史忘卻。

        (作者 張偉 系山東美協理論藝委會委員、美協綜合材料藝委會副秘書長)

           參考文章:

           劉少青《創辦省立十三中學的回憶》 諸城桃園中學校史資料

           王希堅《回憶十三中的學生生活》諸城桃園中學校史資料

           濟南市天橋區楊莊社區志編纂委員會《楊莊社區志》濟南出版社2006年7月版

           黃時陶執筆《歷城武訓張芹香》濟南市天橋區政協《歷程文史資料第十輯》1998年12月版

           延伸閱讀:

           張友甫(1860年—1920年),清末歷城人,善畫花鳥魚蟲,載入《中國美術名人詞典》、《山東書畫家匯傳》。

           張愚談(1896年—1945年),名云藻,又字禹壇,號蓮湖漁僧,出生在歷城北園大楊莊村。中日俄畫家聯合會成員,以山水聞名,頗有秀潤之致,兼善花鳥,工篆刻,喜歡樂器,曾在省立十三中學任教美術教員,并組織軍樂隊,載入《山東畫家匯傳》和《中國畫家全史附錄》。

         

        版權與免責聲明:

        【聲明】本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體,版權歸原網站及作者所有;本站發表之圖文,均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大眾鑒賞目的,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果發現有涉嫌抄襲或不良信息內容,請您告知(電話:17712620144,QQ:476944718,郵件:476944718@qq.com),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   
        乱人伦人妻无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在线视频,日韩精品无码自拍第15页,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 張愚談:本為世家真名士 疑是真宰辟天壤-鑒賞收藏-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