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bhdnd"></meter>

      <menuitem id="bhdnd"></menuitem>

        <big id="bhdnd"></big>
        <add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font id="bhdnd"></font></thead></progress>
        <big id="bhdnd"></big>

        全部

        上一頁
        1/2頁 共36

        磁州窯——沾溉天下的著名民窯

          事實上,我計劃寫磁州窯已經很久。磁州窯作為著名的民窯,對中外陶瓷歷史的影響之大,與中國北方民間生活及民間藝術文化聯系之密切,是中國陶瓷歷史長河中絕無僅有的,不寫磁州窯不足以徹底講清楚中國陶瓷文化。為什么一直沒寫?因為怕寫不好。長期以來,磁州窯雖蓬勃發展、生機勃勃、老百姓喜聞樂見,但作為一個純粹的北方民窯,其產品不被貴族、士大夫階層重視,不被歷朝歷代收藏界青睞,甚至很少被文獻所提及。即使被提及,也是帶著有色眼鏡,貶多褒少、極不公允。所以寫磁州窯沒有很好的鋪墊是很突兀的、很難講清楚的。在寫完高大上的越窯、邢窯、汝窯、鈞窯、定窯、官窯、哥窯、龍泉窯、建窯等歷史名窯之后,我認為時機已經成熟?,F在,我就將中國陶瓷史上的一顆璀璨明珠——磁州窯,給大家作一個交代。

          磁州窯的稱謂是如何形成的?

          “磁州窯”這一稱謂,是一個在現代才確定的名稱。在中國陶瓷的歷史長河中,磁州窯作為民窯,一直根植于民間,大量燒造當地人民群眾生活所必需的各類用品,在民間有著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卻不為皇家貴族、士大夫階層所青睞,連名稱都沒有。元代、宋代及之前的文獻記載對它只字不提,明朝開始有所提及,但內容要么寥寥幾字含糊不清,要么貶多褒少極不公允,甚至沒有給這類窯口、窯器取一個正式的名稱,進行過傳統的歸類。

        明初 曹昭撰《格古要論》卷下“古磁器” 收錄于《四庫全書》

          曹昭在明初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成書的《格古要論》卷下“古磁器”條說:“古磁器 好者與定相類但無淚痕,亦有劃花繡花,素者價低于定器,新者不足論”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記載磁州窯器的文獻。曹昭講到,磁州窯好的產品和定窯相似,也有劃花和刻花,無裝飾的窯器要比定窯價賤,新品都很差,不值一說。曹昭的記載,應該能代表明朝初期收藏界對磁州窯的一般看法。

        明初 曹昭撰 后王佐新增《格古要論》卷七“古磁器” 收錄于《續四庫全書》,書籍為明代刊印本

          有意思的是,在曹昭的《格古要論》成書70多年之后,江西吉水人王佐在明英宗天順二年(公元1459年)對《格古要論》進行增訂,把“古磁器”條修改為“古磁器 出河南彰德府磁州,好者與定相似但無淚痕,亦有劃花繡花,素者價高于定器,新者不足論也”,即“古磁器 河南彰德府磁州造,品質好的和定窯相似但無淚痕,也有劃花和刻花的,無裝飾的素胎窯器要比定窯價貴,新品都很差,不值一說”。關于素胎器價值的說法與曹昭正好相反。為什么如此?只有一個原因,磁州窯器在當時并不為文人士大夫及收藏界人士所待見,曹昭只是憑簡單印象隨意做了個記載。經過70多年的發展,王佐在修訂前輩記載時,發現前輩有明顯錯誤之處,才作了必要的糾正,如此而已。在他們的記載中,還沒有出現“磁州窯”的稱謂。

        明代 湯顯祖《邯鄲記》第三折《入夢》 刊于《新編繡像》明萬歷刻本

          明朝記載磁州窯的文獻很少,偶見一些文學作品提到過磁州燒瓷。譬如明代文學家、戲曲家湯顯祖,在他的戲曲《邯鄲記》中偶然提到過磁州燒制的瓷枕。湯顯祖,生于明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死于明萬歷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江西臨川人,明萬歷十一年進士,曾任南京太常寺博士、詹事府主簿和禮部祠祭司主事等職,精通詩詞歌賦、天文地理、醫藥卜筮,代表作戲曲《牡丹亭》?!逗愑洝肥菧@祖根據唐代小說家、史學家沈既濟的小說《枕中記》改變而成,他把原小說中主人翁“呂翁”改成了八仙之一的呂洞賓、把原小說中的“青瓷瓷枕”改成“磁州燒出瑩無瑕”?!逗愑洝酚置逗悏簟贰饵S粱夢》等?!逗愑洝返谌邸度雺簟分羞@樣描寫呂洞賓送給盧生的那只可以做夢的神奇瓷枕:“這枕呵,不是藤穿刺繡錦編牙,又沒甚玉砌香雕體勢佳。呀!原來是磁州燒出瑩無瑕,卻怎生兩頭漏出通明罅,莫不是睡起【目夢】瞪眼挫花?”由此可見,在湯顯祖生活的時期,磁州地區燒制的瓷枕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廣為人知,要不然不會被劇作家作為核心道具寫入戲曲之中。


        明 謝肇淛《五雜俎》卷十二中說磁器大多是磁州窯 收錄于《四庫全書禁書》

          迄今為止,發現最早出現“磁州窯”三個字的文獻,是明代晚期博物學家、詩人、朝廷官員謝肇淛編撰的《五雜俎》。謝肇淛在《五雜俎》卷十二(物部四)中寫道“今俗語,窯器謂之磁器者,蓋河南磁州窯最多,故相沿名之。如銀稱朱提,墨稱?俞糜之類也”,意思是如今的俗語中,喜歡把窯器叫做磁器,大多是因為河南磁州窯產量最多,慢慢就這樣相沿成習了,就像把白銀叫做朱提、把墨叫做俞糜一樣。我在上篇《建窯》中說過,謝肇淛(公元1567-1624年),明代博物學家、詩人,為人正直,他的記載有很高的可信度。盡管說法可信,但《五雜俎》是一本筆記式的雜文集,無法作為“磁州窯”概念形成的權威文獻。很有意思的是,謝肇淛還大膽批駁宋代以程頤程顥朱熹等代表的、赫赫有名的儒家理學,公開反對因果報應思想,其思想被現代人稱為具有樸素的唯物主義天道觀,也正是因為如此,《五雜俎》在清代編撰《四庫全書》時,被列為禁書。

        明 張萱《疑耀》卷七“磁器”講“凡瓷器都稱磁器,錯了” 收錄于《四庫全書》

          與謝肇淛同時期的明代著名目錄學家、藏書家、書法家張萱(約公元1553~1636年,一作公元1557~1641年),在其筆記式雜文集《疑耀》卷七“磁器”條中寫道:《宣和格古論》講,“古人稱磁器皆曰某窯器某窯器,不稱‘磁’也。惟河南彰徳府磁州窯器乃稱‘磁’耳。今不問何窯所制,而凡瓦器俱稱‘磁’,誤矣?!睆堓孢@段指誤的文字描寫已經清楚說明,此時民間老百姓事實上已經把所看到的所有瓷器都一概叫為“磁器”了。


        清 藍浦原著 鄭廷桂補輯《景德鎮陶錄》卷七 古窯考 附錄各郡縣窯考中講到“磁州窯”

          由晚清景德鎮人藍浦原著、后由其弟子鄭廷桂增補,于清嘉慶二十年(公元1815年)出版的《景德鎮陶錄》卷七《古窯考》的附錄“各郡縣窯考”中提到“磁州窯”:始磁州,昔屬河南彰德府,今屬北直隸廣平府,稱磁器者蓋此,又本磁石制泥為坯陶成所以名也,器之佳者與定器相似,但無淚痕,亦有劃花、繡花,其素者價高于定器,在宋代因著,今人訛以陶窯器品呼為磁器不知另有是種窯。藍浦竟然把磁州窯記載為“用磁石為原料”的瓷器,明顯是毫無根據的主觀臆斷。

        民國 許之衡著《飲流齋說瓷》說窯第一中講到“磁窯”并有貶損言辭

          另外,北京大學教授許之衡在他1920年代出版的《飲流齋說瓷》一書中這樣描述磁州窯及其瓷器:“磁窯,出磁州(昔屬河南,今屬直隸),宋時所建。磁石引針之磁石卽產是州,取石煉陶,磁釉之名乃專指此,今人輒誤以磁輿瓷混用矣,器有白釉有黑釉,有白釉黑花不等,大率仿定居多,但無淚痕,亦有劃花凸花者,白釉者儼同牛乳色,黑釉者多有鐵銹花、黑花之色,與貼殘之膏藥者無異?!辈坏珱]有說出“磁州窯”三個字,還將對磁州窯的不屑一顧之意,溢于言表,躍然紙上。許之衡是北京大學教授,1935年去世,其書《飲流齋說瓷》是1920年代才出版的。一個民國時期人士,在民國時期寫的一本考究不是很嚴謹的陶瓷書籍《飲流齋說瓷》,不知何故收藏界不少人非要把它說成是清代書籍?

          從以上零星的文字記載可以看出,磁州窯瓷器在民間似乎家喻戶曉,以至于老百姓普遍誤以為天下所有瓷器都是磁州窯生產的,都應該叫磁器,磁器似乎成了天下瓷器的代名詞??梢?,磁州窯有著十分廣泛的民間基礎!同時,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中國古代歷史上的收藏家領域、文人士大夫及以上階層,對磁州窯既不重視、也不推崇,文字記載寥寥無幾,即使有些零星記載也是貶多褒少,不加考究、相互抄襲,甚至在歷史上都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窯口歸納和命名,磁州窯的真實歷史就這樣被埋沒。

        宋代 磁州窯黑剔花折枝牡丹紋梅瓶 高30.5、腹徑18.8cm 東京イセ文化財團(基金)藏

          情況的轉折,出現在20世紀初的直隸鉅鹿縣。話說公元1918年,中國北方大旱,直隸鉅鹿縣鉅鹿鎮的水源已經枯竭,田地干裂,人無水飲。于是,鎮子里的人紛紛組織起來掘地打井以自救。當人們向地下挖掘時,挖出許多宋代瓷器、鐵器和其他古物,一座埋藏于地下的宋代古城就這樣被世人發現。鉅鹿,現稱巨鹿,位于太行山東麓、河北省中南部、邢臺市中部、磁州窯所在地邯鄲東北方向的古黃河、漳河沖積平原上,海拔約65米,自古以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秦末大起義中,著名的鉅鹿之戰就發生在這里,項羽率起義軍與秦將章邯、王離在此決戰并大獲全勝,導致秦朝從此名存實亡。西漢王莽與劉秀之爭、東漢黃巾起義也都發生在這里。

        秦末鉅鹿之戰示意圖 項羽、章邯、王離的進軍方向

          那么,巨鹿的地下怎么會埋藏著一座宋代城市呢?原來,在北宋宋徽宗大觀二年(公元1108年)秋天,黃河決堤,巨鹿全境被淹,一座繁華的北宋城市瞬間被淹沒在十幾米深的水底,成為中國的“龐貝古城”。元代脫脫編撰的《宋史》卷六十一、志第十四中記載了這次黃河決堤淹沒巨鹿事件。

        《宋史》卷六十一、志第十四記載:“大觀二年秋,黃河決,陷沒邢州鉅鹿縣” 載于《四庫全書》

          這次災難,不完全是天災,還有人禍。據《宋史》卷三百四十八、列傳第一百七“石公弼”中提到水官趙霆因大意而導致黃河決堤淹了巨鹿。趙霆原為杭州知府,因在對抗方臘起義中處置不力并臨陣脫逃而受到追責,但趙霆因“會來事”而受到的處罰較輕,很快就轉任朝廷水官。在這次黃河決堤事故中,趙霆玩忽職守,防范不力,還夸大其詞亂打保票,對巨鹿被水淹應該負有直接責任。剛直不阿的石公弼在做御史時,發現趙霆有罪應當處死,而趙霆因為跑關系上下活動,竟然只受到降一職的較輕處罰,還在做太仆少卿!石公弼當即提出彈劾,致使朝廷重新進行處罰,趙霆因此被罷免了所有官職!

        《宋史》卷三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七“石公弼”中提到水官趙霆因疏忽大意導致黃河決堤淹巨鹿 載于《四庫全書》

          趙霆信誓旦旦對北宋朝廷說黃河不會決堤,北宋朝廷和巨鹿鎮百姓因此對洪水完全沒有進行防范。洪水突然來臨致使巨鹿鎮瞬間被全部淹沒,這和意大利龐貝古城在火山突然爆發時被滾燙的火山灰瞬間掩埋如出一轍。這就是1918年發現的巨鹿宋城依然保持著810年前(公元1108年)被洪水、泥沙掩埋時樣子的原因。


        《鉅鹿宋器叢錄》張厚璜、李詳耆著 1923版

          1918年前后的中國,正處在列強侵擾、軍閥混戰、社會秩序混亂、民不聊生、盜挖盜采古跡成風的狀態。也就是這個時期,國外眾多機構在中國民間開展尋寶盜寶,中國民間收藏熱也隨之興起?!?STRONG>巨鹿發現地下宋城”,猶如一顆重磅炸彈在中國尋寶、收藏界炸響。一時間,人們奔走相告,大批農民和市民蜂擁而至進行盜挖,各地的古董商也云集巨鹿,大量購買挖掘的器物,運到京城和其他大城市,并銷往歐美等地,獲取巨額利潤。

        《鉅鹿宋器叢錄·第一編:瓷器題字》(民國天津博物院石印本·線裝一冊)局部

          趁著當局無暇顧及,獲利后的古董商紛紛組織人力物力對巨鹿鎮這一遺址重新進行大規模的盜掘,不多久這里就已經一片狼藉,巨鹿的宋城文物遭受空前的浩劫。直到1920年,天津博物院才組織力量對巨鹿宋城遺址及文物進行較詳細和全面的調查,并將調查情況載入《鉅鹿宋器叢錄》一書。1921年,北京歷史博物院也對巨鹿遺址進行發掘,又出土大量的宋代瓷器。


        北宋 磁州窯珍珠地刻劃花梅瓶 東京多摩中央信用金庫藏  

          就在巨鹿出土的宋代瓷器在古董市場上大為暢銷的同時,人們不禁要問這些都是什么瓷器?來自哪里?于是,一些人開始把目光轉向瓷器歸類的研究和窯址的尋找。英國人霍普遜(R.L.Hobson)首先提出,巨鹿宋瓷中那些在白色透明釉之下上了化妝土的瓷器,就是中國古代文獻中提到的“磁器”,為避免古代文獻“磁”、“瓷”不分問題,他在論文中對于這一類的瓷器,首先使用了“磁州窯型(Tz-ChouTypewares)這一名稱,以區別于“瓷器”統稱,第一次在綜合瓷器風格、特征的基礎上,正式提出“磁州窯”的概念?!按胖莞G型”不是專指某一組窯場,而是一個窯系?;羝者d的判斷和歸類使得一些世界古董商和研究者聞風而動。

        宋代 磁州窯黑剔花龍(摩羯)紋梅瓶 高40.5、口徑6.2、腹徑21.6、底徑10.9cm 日本兵庫·白鶴美術館藏

          隨著尋寶挖掘熱不斷發酵,一些已淹沒數百年乃至近千年的窯址被農民相繼發現,國外學者、古董商隨之進駐進行盜掘和研究。1933年瑞典人司瓦洛(R·w·Swalow)盜掘焦作窯,也就是修武當陽峪窯。1934年英國人卡爾貝克(ovrar·Kairbeck)再次對其當陽峪窯進行調查和盜挖,并發現東艾口窯址。隨后,英國人麥德麗(M·Medley),瑞典人司瓦洛,日本人小森忍、奧田誠一、小山富士夫等人紛紛加入磁州窯器窯址的挖掘與探索。這時期,我國的一些學者和研究人員如葉麟趾、陳萬里等,也開始結合文獻對窯址進行實地調查和研究。

         北宋 磁州窯壺 日本奈良·大和文華館藏

          我國著名陶瓷學家葉麟趾先生(陶瓷專家、清華大學教授葉喆民先生的父親)在調查全國眾多窯址之后,于1934年出版了《古今中外陶瓷匯編》一書,明確指出河北省磁縣彭城鎮就是古代磁州窯窯址。他總結出磁州窯的顏色釉和裝飾技法主要特征為白地黑花、飛白(黑地白花)、剔花(利用白土而為雕刻)、劃花、印花、三彩、紅綠彩等,還指出上化妝土是磁州窯的一基本特征。同時,葉麟趾先生還指出博山窯、蕭窯(白土窯)、吉州窯等窯口具有“類似磁州”特點,為總結“磁州窯系”打下基礎。

        北宋 磁州窯瓶 日本奈良·大和文華館藏

          1950年起,北京故宮博物院組織力量對文獻記載的一些窯址進行調查。在調查過程中,新發現多達29處不為文獻記載的新窯址,這些窯址大多是歷史上的民窯,而其中的大多數,就是磁州窯系的窯場。在調查過程中,陳萬里先生發現了觀臺窯和冶子窯,并重新調查了彭城鎮窯址,至此,磁州窯瓷枕的主要燒造地被發現。

        北宋 磁州窯罐 腹徑24cm 日本靜岡·MOA美術館藏

          以上研究還只停留在對窯址的發現和調查上。真正的發掘與深入研究是從1958年開始的。當年為配合河北省邯鄲地區觀臺鎮興修引漳灌概工程,河北省文物工作隊配合工程對窯址進行了小規模發掘。從此,我國考古工作者既對漳河流域狹義的磁州窯窯址進行的發掘和研究,也開始在北方乃至全國范圍內對廣義的磁州窯型即磁州窯系進行大量的考古發掘和調查工作,包括湯陰鶴壁集窯、淄博窯、靈武窯、扒村窯、修武縣當陽峪窯、登封曲河窯、密縣西關窯、魯山段店窯、介休窯等。同時,在發掘一些北方其他窯址時也都發現了磁州窯的重要資料,如在發掘陜西銅川耀州窯遺址、河北曲陽定窯遺址、河南禹縣鈞窯遺址和寶豐清涼寺汝窯遺址中都發現磁州窯型瓷器。

        北宋 磁州窯雙系洗口瓶 日本靜岡●濱松市美術館藏

          在窯址深入調查研究方面,1960年到1961年河北省文物工作隊對觀臺窯址進行大規模的發掘;1964年故宮博物院李輝炳先生又對觀臺、冶子、東艾口三個窯址進行一次深入的調查;為對觀臺窯址進行詳細的分期,弄清各期的基本器形、裝飾品種和燒制技術,1987年北京大學考古學系與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等單位聯合對觀臺窯址再一次進行發掘,對磁縣境內的一系列古代窯址進行調查,包括觀兵臺、申家莊、南蓮花、白土窯、榮華寨、青碗河和青碗窯等窯址。這些工作極大地豐富了業界對磁州窯系的認識,并對“磁州窯型瓷器”的種類、產地及各產地間的相互影響有了比較深的了解。

        金代 磁州窯綠釉白剔花纏枝牡丹紋喇叭口長頸大瓶 高54.5、口徑17.8、腹徑24.3、底徑16.2cm 日本東京出光美術館藏

          國外學者始終對磁州窯有著濃厚的興趣,除前面提到的霍普遜、卡爾貝克、麥德麗、司瓦洛、小森忍、奧田誠一、小山富士夫等人外,還有尤莫伐播靳斯、魏利阿姆斯夫人、上田恭輔、中尾萬三以及后來的日本人長谷部樂爾、美籍日本人蓑豐等,對磁州窯都有比較深入的研究,提出過許多假設及其論證,并寫有多部論著。其中,較早的小森忍在中國陶瓷編年史中將磁州窯劃為邢窯的一個支派;魏利阿姆斯夫人則從制瓷技法及藝術方面將磁州窯歸納十四個方面的特點;長谷部樂爾氏寫出第一部磁州窯研究專著《宋代的磁州窯》和《磁州窯》,較系統地綜述過去的研究成果,對磁州窯的形成、發展以及各種技法作了詳細的論述,尤其是對磁州窯的各種裝飾技法進行分類并做了編年;上田恭輔糾正之前日本人普遍認為鐵銹花來源于朝鮮的錯誤,明確指出彭城就是磁州窯的故鄉;蓑豐則將磁州窯裝飾技法劃分為19類。這些學者的觀點和論述在很大程度上走在了磁州窯研究的前沿,推動著磁州窯的研究。1981年,日美英加等四國在美國印第安那州舉行“磁州窯國際討論會”,并將四國收藏的磁州窯精品在美國各地舉辦專題性巡回展,同時出版磁州窯圖錄和《國際磁州窯討論會論文集》,在國際上掀起了磁州窯研究的高潮。

        北宋 磁州窯瓶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至此,“磁州窯”這一名稱終于獲得國內外學者的普遍承認,歷史性地正式屹立于世人面前,還原它的本來面目,找回了它在中國陶瓷史上應有的歷史地位。1985年,中國由邯鄲市陶瓷公司牽頭,成立“磁州窯研究會”,先后舉行多次學術討論會,研究也取得豐碩成果?!?STRONG>磁州窯”新的名稱正式載入史冊,糾正了過去對我國北方民窯體系評價不公允、記載缺失、提法零散、描述混亂甚至錯誤的局面,給出了一個科學、符合實際的命名,對深入研究和闡述中國陶瓷文化,以及民窯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中的地位與作用,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磁州窯概述

          磁州窯作為一個在民間形成、“野蠻”生長、鮮有文獻記載的民間窯群,想探究其起源是一件很困難的事。由于磁州窯窯場大多處于北方中原地區,這些地區本來就是中華文明主要發祥地,其社會文明的發展,具有連續性特征。按照這一思路,我們可以從該地區遠古文明的發展脈絡中,尋找磁州窯的淵源。

        邯鄲地圖  磁山文化發掘區與磁州窯主要窯址,相距僅20公里

          我在《<中國陶瓷文化略談>(三)——誰是最早的陶器?》中提到,仰韶文化是新石器時期影響最廣的文化,而仰韶文化的祖先,是裴李崗文化和磁山文化。1972年發現的磁山文化遺址,位于河北邯鄲武安市西南20公里、磁山村東南部、與峰峰礦區的交界處,出土有陶器、石器、骨器、蚌器、動物骨骸、植物標本等約6000余種,被確認為是東方文明發祥地之一,是世界上糧食粟、家雞和中原核桃最早發現地,也是四大發明之一——指南針的發源地。根據出土文物分析,磁山文化距今8000年左右,早于仰韶文化約1000年。

          磁山文化遺址出土的陶器主要有橢圓口盂、鼎、爵、鳥頭形支座、三足缽、侈口式直口深腹罐等,制作工藝比較原始,原料以夾砂紅褐陶、灰褐陶為主、泥質紅陶次之,燒成溫度較低,且均系用手工制作。由于原料中摻入一定的砂質原料,質地較堅硬,因而磁山陶器具有很好的實用性,便于日常使用。

        磁山文化遺址出土的陶器

          磁山陶器雖未施釉,大部分素面,主要紋樣有淺細繩紋、蓖紋、編織紋附加堆紋、乳釘紋,剔劃紋和少數指甲紋,紋樣流暢優美。這都是先民們用靈巧的雙手及簡單的工器具完成的,顯示磁州先民高超的造型技巧和藝術審美觀。

        磁山文化紅陶深腹雙系罐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作為東方文明的發祥地之一,磁山地區先民創造的技術與文化,一定會被后世所繼承。上述磁山陶器中所創造的裝飾技法,如蓖紋、附加堆紋、剔劃紋等,在如今發現的仰韶陶器、殷商陶器、磁州窯瓷器中都有體現。

        商代刻紋白陶器 多為安陽殷墟出土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在殷商時期,殷王朝自盤庚遷都于安陽近三百年之久,直到商朝滅亡。在安陽殷墟定都期間燒造的陶器有白陶、灰陶、紅陶、黑陶、印紋硬陶等,其中灰陶是彩陶與黑陶文化相互融合的產物,產量最大,而白陶的原料是一種氧化鐵含量很低的粘土,燒成溫度在1000℃左右,胎質潔白細膩,形體規整,造型、紋飾均模仿同時期的青銅器,數量少,多出土于貴族墓葬,應屬貴族使用的尊貴品。磁州與安陽毗鄰,屬于殷商經濟、文化中心地帶,在陶的發展與制造過程里,磁州窯所在地區應參與其中。事實也證明的確如此,1974年在邯鄲磁縣下七垣村南曾發現殷商陶窯和大量印紋硬陶器,在峰峰礦區彭城鎮富田村的豆腐溝一帶,也發現商代硬質灰陶鼎。在歷年的考古發掘過程中,陸續在邯鄲地區發現春秋戰國時期、秦漢時期、魏晉南北朝時期的陶器,均具有鮮明的磁山文化風格遺留。這些考古發現可以說明,從磁山文化起到殷商止長達5000年歷史長河中,遠古磁州地區陶器的品種和工藝、造型、裝飾特征,均顯示磁州地區陶器的持續發展。同時表明,后世磁州窯的發育形成是有其歷史淵源的,也是有堅實社會、文化、技術基礎的。

        北齊 青釉直壁碗 磁縣孟莊村北齊元良墓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根據文物部門調查,磁縣境內有北朝時期古墓葬134座,在部分已挖掘的墓葬如齊外兵參軍元始宗墓、北齊元良墓中都發現了青瓷器陪葬品。1987年6月考古工作者對北齊元良墓進行發掘,出土文物中有青瓷大盤、碗、高足盤、罐、虎子等8件青瓷器。這說明,在北齊時期(公元550—577年)河北省磁縣這個地區已經有青瓷器。結合陳萬里、馮先銘在1959年6月對磁縣瓷窯窯址調查時,發現位于北賈壁村的賈壁窯就是一座北朝時期的青瓷窯。由此判斷,磁縣北朝墓葬中的青瓷器,主要應為磁縣當地生產,同時可判斷,在北朝(公元386—581年)時期,磁州地區已經在燒制青瓷瓷器。

        北齊 青釉碗 磁縣賈壁窯遺址出土 邯鄲市博物館藏

          那么,現在意義上磁州窯瓷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燒制的呢?這也是廣大文物工作者一直在探尋的問題。


        磁州窯觀臺窯址和彭城窯址及其主要窯場位置圖

          現在所謂磁州窯,有兩層涵義:一是狹義的磁州窯,指邯鄲地區分別以觀臺窯址和彭城窯址為中心的遍布周圍的一系列磁州窯窯場。二是廣義的磁州窯,也叫磁州窯系,泛指產品風格相似的廣大北方地區和一些南方地區的窯口,除觀臺窯、彭城窯外,一些學者認為應該包括河南當陽峪窯、鶴壁窯、禹州扒村窯、登封曲河窯、魯山窯、新密窯溝窯、山西介休窯、山東淄博窯、安徽蕭縣窯、江西吉州窯、陜西耀州窯,等等。

          由于觀臺鎮窯址顯得古老且未被嚴重破壞、保存相對較好,業界比較認同通過觀臺窯可以窺見磁州窯的基本發展脈絡和歷程,所以這里一直是考古工作者主要集中探尋的窯址。觀臺,相傳曹操在此建臺檢閱軍隊而得名,此前名叫“六河溝”。觀臺地處河北磁縣漳河流域出山口的沖擊扇平原頂部,春秋時期公元前422年,西門豹曾在此開渠引漳河水灌溉。此處河道長期穩定,資源豐富,有陶土和淺煤,十分適合于陶瓷業的發展??脊盘矫?,以觀臺窯址為中心,周圍集中分布包括冶子、東艾口、申家莊、觀兵臺、青碗窯、青碗河、南蓮花、榮華寨、白土、北賈壁等一系列窯場。其中北賈壁窯屬于北朝時期創燒的青瓷窯,有不少專家認為不應歸于磁州窯系列。

        觀臺窯址地貌全景

          為配合當地建設,研究磁州窯的發展歷史,考古工作者多次對磁縣觀臺窯址進行調查和發掘工作,一次比一次深入。尤其是1987年由北京大學考古系和河北省文物研究所、邯鄲地區文物保管所聯合對觀臺窯址進行的發掘,比較明確地搞清了窯址遺物分期,建立起了磁州窯的發展序列,確認觀臺窯創燒于五代后段到北宋初年(公元960年左右),停燒于元代末年。

        觀臺窯址發掘——連窯,2至6號,燃煤窯

          1987年由秦大樹、馬忠理等學者專家領導的這次發掘,根據地層疊壓關系、出土器物類型的演變和燒制工藝、釉色、胎質、裝飾技法的變化,結合同層出土的紀年器物和錢幣等紀年材料,將觀臺窯的發展過程劃分為四期:初創期、發展期、繁榮期和衰敗期。下面我以這次考古發掘報告為主要藍本,綜合其他文章和歷史資料,分四個時期介紹觀臺窯的發展歷程,來梳理磁州窯的發展脈絡。

        觀臺窯址發掘——石碾槽

          觀臺窯初創期從五代末到北宋的中后期,是觀臺窯的初創期。在初創期,觀臺窯主要著力于模仿先于它燒造的其他各窯如邢窯、定窯、鞏縣窯、魯山窯、耀州窯的工藝技術,生產老百姓最基本的日常生活用品,包括碗、盤、罐、瓶、水注、香爐、盒、枕、唾盂、盞托以及各種小型玩具或明器。

        觀臺窯初創期(1987年觀臺窯遺址出土,后面省略)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初創期觀臺窯所用的原料主要是附近煤系地層中的高嶺石質泥巖——大青土,品質不高,胎多呈灰或灰褐色,無法與當時邢窯和定窯的白度很高的瓷器相比。出土遺存顯示,這時期觀臺窯完全是一個面向平民百姓的民窯,似乎不需要下大力氣生產對原料進行白瓷般的精細化處理。為彌補胎土的不精細,觀臺窯從一開始就使用了北方窯場普遍采用的化妝土,這也是觀臺窯乃至磁州窯今后產生各種標志性裝飾風格與技法的基礎和條件。

        觀臺窯初創期 香爐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在裝飾方面,初期的觀臺窯模仿邢窯在晚唐、五代時期的印花裝飾并有所發展,模仿定窯的劃花和刻蓮瓣裝飾并有所創造,白釉醬彩、白釉綠彩、棕黃釉瓷器均模仿自當時已經流行的鞏縣窯、魯山窯、耀州窯的工藝技術。另外,觀臺窯還吸收金銀器上的魚子紋地彭花裝飾、金花銀器的裝飾手法,創造出珍珠地劃花和剔花裝飾。這說明初期的觀臺窯不僅模仿能力強,創新能力也比較強。

         觀臺窯初創期 珍珠地劃紋元寶型枕 長22.4、寬10、高9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時期觀臺窯產品的特點是器形較少,器物個體都比較小,部分器物器形明顯仿自金銀器,如花口或較深的瓜瓣形腹等,釉色主要以白釉、黑釉為主,有少量的棕黃釉瓷和鐵紅釉,釉色都晶瑩光亮。正燒的白釉大多略泛黃綠色,在器物的轉折處等釉層較厚處閃青綠色,這是由于在還原氣氛中,釉厚處含鐵量稍多造成的。

        觀臺窯初創期 白釉綠斑杯形托和棕黃釉杯形托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絕大部分器物有細碎開片。黑釉一般都漆黑光亮,釉面有極細小的棕眼。器壁較厚,胎色一般較深,呈灰、灰褐或灰黑色。因此,當劃花、剔花裝飾使胎色呈現出來時,對比很強烈,更映襯得釉色晶瑩光潤。胎質一般較細膩,燒結較堅致,但胎體上常有肉眼可見的小氣孔,在斷碎處有時可見胎體呈層狀。

        觀臺窯初創期 白釉綠斑扁腹罐 口徑12.5、足徑8.2、腹徑14.4、高8.1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一時期的裝燒方法主要以裸燒為主,極少量的精致器物使用匣缽單燒和對口套燒方式。燒制碗、盤等大宗常用器物主要用裸燒方法,用兩頭略細的窯柱或其他較細長的墊器與三足墊餅配合使用,這種方法疊燒的器物在內底都有三枚橫向的支釘痕。在部分器物外壁有黃綠色的斑痕,這是草木灰落在釉層上與釉反應的痕跡,結合胎釉的呈色和匣缽情況,表明觀臺窯初創期以木柴為燃料,此地豐富的淺層煤并沒有用于瓷器的燒制。

        觀臺窯初創期 醬黑釉小香爐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總體看,觀臺窯在初創時期的工藝水平不算高,有一些創新但更多的是模仿,在北方地區的諸窯場中屬于中等水平,尚未形成影響較大的獨特風格。

        觀臺窯初創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為什么觀臺窯在此階段創燒瓷器?分析可能有幾個原因。一是此時期邢窯已經衰落,定窯已經進入鼎盛期。因定窯更多走高端路線,使北方地區特別是邯鄲到邢臺一帶民間需求增加。此時期定窯已主要采用匣缽裝燒法,而觀臺窯模仿定窯卻以裸燒法為主,說明觀臺窯是為滿足民間百姓低端需求而去的。二是此時期戰亂趨于平靜,老百姓開始安居樂業,北宋商品經濟迅速發展,社會需求出現增加理所當然。三是邢窯衰落導致陶工帶著技術南下是有可能的,這也是觀臺窯初期與邢窯比較相似的原因,以至于國外部分學者如日本的小森忍和常石英明,片面將磁州窯的前期劃分為邢窯的一個支系,認為磁州窯應該由邢窯支系發育而來。四是從五代到宋初這段時期,朝廷因戰爭和鑄幣需要,在民間推行禁銅政策,銅器的使用受到嚴格的限制,使社會上對銅質器皿的需求轉向陶瓷,導致瓷器需求驟增。這可能就是觀臺窯初期的器物器形小,外形像銅器、金銀器的主要原因。這段時期河南河北山西陜西窯場如雨后春筍般發展起來,窯場數量迅速增加,陶瓷業快速發展,陶瓷工藝技術日趨成熟,也正是基于這個社會氛圍。

          觀臺窯發展期根據地層發掘所得器物、瓷片分析,從北宋中后期到金代前期,是觀臺窯的發展階段。這時期的特點是:瓷器胎質大大提升,達到磁州窯最好的階段,胎色變淺,呈灰白、灰褐或淺褐色,火候較高,細膩堅致,肉眼一般不見氣孔;開始出現一些個頭較大的器物,制作工整、造型柔和優美,其中出現花口長頸瓶、矮梅瓶、筒形罐、深腹缽等磁州窯特有的器形;仿造建窯盞、仿造定窯器增多,尤其仿定器出現精細的精白瓷;名傳遐邇的磁州窯瓷枕這時期的數量和種類都大量增加。

        觀臺窯發展期 白釉劃曲帶波濤紋深腹缽 口徑14.4、足徑7.4、腹徑18.2、高16.4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觀臺窯發展期 白釉珍珠地劃三欄十字大葉紋葉形枕 長30.2、寬27.5、后高17.5、前高7.5cm 私人收藏

          這一時期器物釉色仍以白釉、黑釉為主,開始出現低溫綠釉和黃綠琉璃器,初期的棕黃釉瓷器在這一階段消失。白釉呈直白或粉白色,多數產品帶有長條狀或大塊開片,也有一些有極細碎的米仔開片,十分光潤。

        觀臺窯發展期 白釉梅瓶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黑釉大多顏色不純,一件器物上往往是黑色和醬色間雜,在口、底部釉厚處,呈黑色,釉薄處呈醬色,在黑色與醬色相交處常有兔毫狀結晶,少量器物上也有油滴狀結晶。

        觀臺窯發展期 黑釉玳瑁斑雙系罐 口徑16.8、足徑12.5、高24.4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當時盛行在黑釉上灑斑花彩料的黑釉醬彩裝飾,與吉州窯風格相似。這一階段是黑釉器發展的一個高峰,不少黑釉器胎壁很薄,制作工整,很象黑定或紫定器。這期地層還出土不少仿建窯的黑釉茶盞,有兔毫盞也有油滴盞。此時期正好處于斗茶在北宋十分流行時期,相關情形我已經在《因斗茶而興的宋代名窯——建窯》一文中詳細講述。作為最活躍的民間瓷窯,磁州窯自然不會放過“蹭熱度、趕時髦、賺利益”的機會。

        觀臺窯發展期 黑釉兔毫盞(仿建盞) 口徑13.6、足徑4.4、高5.4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一時期觀臺窯在努力燒制仿定窯的精白瓷,數量多,制作精致,胎壁很薄,修坯又非常工整,器形顯得纖細而挺拔。按說,觀臺窯附近及磁州一帶的原料并不適合生產定窯那種不施化妝土的精品瓷器,但窯工們對瓷土進行特別的漂洗加工,使仿定器的胎色比一般的白化妝瓷要潔白,胎質更細膩,又使用了一種略乳濁釉,使得透明度低于普通白瓷外層的透明釉,已達到不施化妝土的目的。但仔細觀察,在器物釉層較厚處可以看到大量懸浮于釉中的微細氣泡,這是用乳濁釉代替化妝土來掩蓋胎土不精細的直接證據。

        觀臺窯發展期 白釉仿定窯小盒 口徑10.8、腹徑12.4、底徑10、高10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與定窯相比,觀臺窯仿定器釉色略泛青灰色,略帶影青色調,白度明顯不如同期定窯產品。但這種略泛青灰色調,配以薄俏的器形,別具韻味,更顯雅潔典麗。這類產品過去一向不為人們所了解,是這次發掘的一項新發現。在人們的印象中,磁州窯的產品都是粗瓷大碗大路貨,這種細瓷如果不是在窯址地層被發掘出來,一定會被歸于定窯產品。

        觀臺窯發展期 白釉仿定窯折腹花口盤和敞口高足碗 左盤口徑13.2、右碗口徑19.2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根據發掘所得器物分析,此時期觀臺窯雖然有不少創新技法和創燒產品,但主產品還停留在仿燒其他窯口產品、其精品也主要集中在仿燒品上。由此可以判斷,磁州窯在這個階段還處在以仿燒為主,尚未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根據歷次考古調查發掘,此時期的漳河流域,沿河慢慢形成以觀臺窯為中心,向周圍的冶子、東艾口、觀兵臺等地點擴散,陸續建成了一系列窯場,使窯業在整個區域內得到發展。磁州窯的范圍和影響正在擴大。


        觀臺窯發展期 窯具:匣缽和支釘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在裝燒工藝方面,從本期開始,從三足墊餅裸燒和三角形支釘、匣缽裝燒并行,逐漸過渡到全部采用匣缽裝燒,有漏斗形匣缽一器一缽單燒法和支圈覆燒法兩種。使用細小的三角形支釘間隔,在器物內底都留有三至五枚細小的縱向支釘痕。匣缽的普遍使用提高了產品質量和美觀程度。支圈覆燒工藝使薄胎瓷器避免變形,既能提高成品率,又能提高單窯產量,降低了能耗和成本,提升了產品競爭力。支圈覆燒法與煤的使用、大量燒制薄胎仿定器等生產行為是互為因果的。


        觀臺窯址發掘——3號燃煤窯

          結合地層一些器物外壁呈焦褐色并粘有粉塵和火刺痕跡,可以分析,這個階段開始使用煤做燃料,并從煤、柴并用逐步過渡到后段完全以煤為燃料。此時用煤還有一個直接佐證,就是在觀臺窯址東北方向不遠,發現有一個同時期的煤礦遺址。用煤代替木材,既解決因北方地區木材短缺對瓷窯發展的制約問題,又能使窯溫升高、窯爐擴大,提高產品燒成質量的同時,可以極大提升產能。

        觀臺窯發展期 白地劃曲帶大葉篦紋筒形罐??趶?5.4、底徑11.1、高13.7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在裝飾技法方面,觀臺窯這一階段顯示出重大的發展和變化,早期流行的白釉綠彩和珍珠地劃花在本期逐漸減少并消失,白釉醬彩和剔花先后成為這階段流行的裝飾技法,新出現了白釉蓖地劃花、黑剔花、白地黑花、白地繪劃花和半浮雕式的模印花,黑釉凸線紋、黑釉醬彩、綠釉剔花、綠釉黑剔花等。這些技法將逐漸成為磁州窯裝飾典型的獨特風格。

        觀臺窯發展期 綠釉繪劃花折枝牡丹紋大口瓶??趶?0、底徑9.1、腹徑19.7、高25.6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特別是反差更為強烈的黑剔花裝飾,配合這一時期開始流行花型較大的花朵和變形枝葉的纏枝花紋,構成一種工整而不拘謹、既生動明快又樸素典雅的視覺沖擊效果,給人耳目一新、極具魅力的感覺。黑剔花裝飾在制作時極費工本。

        觀臺窯發展期 白地黑剔花纏枝牡丹矮腹瓶 口徑6.3、底徑16、腹徑20、高19.3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受黑剔花強烈黑白對比的啟發,采用中國水墨畫的技法,磁州窯創造出白地黑花裝飾,成功將中國國畫和書法藝術應用到瓷器裝飾上。白地黑花成為磁州窯最典型的風格標志。

        觀臺窯發展期 缽和白地黑花瓷片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在成形工藝方面,由于薄胎仿定器的精細化需要,修坯技術大大提高。同時,從這個時期起,觀臺窯開始使用模范制坯,并且很快成為主要的成形方法之一。這些工藝技術的改進和提高,對觀臺窯的發展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觀臺窯發展期 蹲獅脊飾模范(模子)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觀臺窯之所以在北宋中后期進入大發展時期,是與當時北宋社會經濟文化科技快速發展、逐漸超越大唐盛世、達到我國古代最發達水平這一時代背景是息息相關的,詳細情況我在《中國瓷器的巔峰——汝窯》、《因斗茶而興的宋代名窯——建窯》等文章中均有講述。百姓安居樂業,人口增加,生活逐漸富足,催生了民間對陶瓷業的需求。同時,北宋晚期商品經濟蓬勃發展,商品貿易高度活躍和發達,商品競爭非常激烈,優勝劣汰是常態。在商品經濟的競爭法則下,北宋各地的窯場不僅模仿其他窯高水平受歡迎的產品、學習先進技術工藝,還不斷鉆研創新。磁州窯就是這樣脫穎而出的。

        北宋末期 磁州窯發展期 白地黑花劃花牡丹紋八角枕 長29、寬20.5、高11.4cm 磁縣南開河朱莊村宋墓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社會風尚對觀臺窯發展有一定的導引作用。北宋在科技文化發達的同時,士大夫階層崇尚素雅清麗的藝術風格,尤其北宋末年在宋徽宗期間,統治階層競相奢靡,文人士大夫大行其道,刺激各地窯場角逐生產精品,創新裝飾工藝。這一時期,單色釉器物成為當時許多名窯最突出的主要產品,如汝窯、定窯、龍泉窯、建窯等,極力追求產品的精致和完美性。同期的觀臺窯也在追求這種風格,以素面白化妝瓷為主要產品,帶裝飾器物所占的比例很小。

        北宋末期 磁州窯發展期 白地黑花束蓮紋八角枕 長30.5、寬22.2、高12.3cm 磁縣都黨鄉冶子村宋墓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觀臺窯在這個時期進入大發展與磁州當地經濟環境改善也有很大關系。據《宋史》卷三百、列傳五十九記載,北宋后期,太常博士王沿力排眾議,上書建議并實施磁州地區農業戰略,整修糧田,種植水稻,引漳河水灌溉良田萬頃,既富民又鞏固國防。

        《宋史》卷三百 列傳第五十九中記載太常博士王沿在磁州附近屯田種水稻事跡 載于《四庫全書》

          另據《宋史》卷四百六十八、列傳第二百二十七記載,宋神宗熙寧四年即公元1071年,北宋宦官、水利專家程昉頂住壓力,在王安石支持、司馬光附和、蘇東坡反對的氛圍中,向皇帝請命,領銜治理黃河水患,并在漳河流域興修水利,終于造福一方。在王沿、程昉等官員的治理之下,到北宋末年,遠離契丹侵擾的磁州地區,經濟發達、百姓安居樂業,磁州陶瓷業大發展也成為理所當然。

        《宋史》卷四百六十八 列傳第二百二十七中記載宦官程昉在漳河興修水利事跡 載于《四庫全書》

          根據秦大樹、馬忠理等專家學者在發掘觀臺窯址的同時,對周圍漳河流域其他遺址的調查,發現在觀臺窯處于發展期之時,觀兵臺窯址、冶子窯址已開始燒制產品,東艾口也開始建窯燒瓷。

          觀臺窯繁榮期從地層發掘分析,從金代中期開始到金代末期,是觀臺窯的繁榮時期。這時期呈現的特點:產品多樣;裝飾豐富;紋飾的復雜;風格瀟灑飄逸、自由豪放;典型風格突出。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纏枝花荷口喇叭足大瓶 金代 口徑11.4、底徑17.3、腹徑20.2、高49.6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早期觀臺窯產品主要以日常生活用瓷為主,從金代中期開始大量出現陳設用瓷、宗教用瓷和建筑用瓷,既有碗、盤、缽、盞托、注壺、盒、瓶、罐、盆、枕等生活用具,也有花盆、薰爐、花瓶、各種形狀的瓷塑人物等藝術性陳設用瓷,還有佛像、菩薩像、佛龕、佛座、香爐、塔等宗教用瓷以及各類瓦件、鴟吻、寶珠、脊剎寶座、脊飾(包括脊側貼飾和蹲獸)等建筑構件。據發掘統計,觀臺窯繁榮期即第三期,出土各種形式和種類的器物、窯具共有416種,初創期即第一期僅有184種。繁榮期的觀臺窯,其生產及產品豐富程度是初創期的2.3倍,達到最高峰。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纏枝牡丹紋梅瓶 金代 口徑3.8、底徑7.6、腹徑18.4、高31.8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器物上碗、盤的比例下降,具有磁州典型窯風格的筒形罐、梅瓶、花口長頸瓶、盆、枕的數量增加,比例很大,不少器物體型特大。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鷺鷥紋八角枕 金代 長27、寬17.8、高17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時期觀臺窯器物形態呈現多姿多彩,器型上變得圓曲高瘦,挺拔而秀美,令人賞心悅目。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繪劃花折牡丹紋大口瓶 金代 口徑10.3、底徑8.9、腹徑19.9、高24.8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盆、碗、盤類器物大部分內圜底、曲腹,有一些曲口器。各種器物胎壁均比較厚,流行玉環形足,挖足過肩,但制作不如前期工整。繁榮期器物的胎色主要呈棕灰、棕褐和灰褐色,胎質一般較細,但燒成溫度大多不高,不少器物胎體很疏松。一些器物的胎還呈黃灰或棕紅色,十分疏松,說明這類器物燒成溫度很低,基本還達不到瓷器的標準。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卷草紋直壁罐 金代 口徑12.7、底徑9.4、高14.3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時期觀臺窯大部分器物施半釉,有的僅施及器物外壁的口邊?;居陨€是以白釉為多,但釉色種類變得琳瑯滿目、豐富多彩,有施化妝土的普通白瓷,也有不施化妝土的薄胎仿定器。與前期相比,普通白瓷比例下降,已低于半數,仿定器比例增加。白釉仿定器質量有所下降,胎體變厚、變粗,釉色也不夠瑩潤,大部分使用三角形支釘疊燒。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纏枝芍藥紋梅瓶 金代 口徑3.6、底徑9.2、腹徑18.1、高38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黑瓷的比例下降,質量也遠不如上一時期,以黑褐色和醬褐色為主,大部分釉色晦暗、裝飾單調,這是斗茶文化在此時不再流行的一個佐證。大量出現施低溫釉的黃釉、綠釉瓷和黃綠琉璃產品,如建筑構件等,新出現紅綠彩瓷制品。

        觀臺窯繁榮期 三彩伽棱頻迦(一種寺廟屋頂構件)金代 通高45.1、基座徑13.2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在裝飾技法方面,以白地黑花、白地繪劃花、浮雕式的模印花、模制器物(捏塑)和鏤孔技法為主流,基本手法是蓖地劃花。此外還有一些剔花、黑剔花,精美的黑剔花刻填、白釉醬彩、綠釉劃花、綠釉黑花、綠釉剔花、綠釉黑剔花和黑釉凸線紋、黑釉鐵銹花、紅綠彩繪等裝飾方式。磁州窯最典型的裝飾技法——白地黑花、白地繪劃花在這一時期發展成熟。世界各大博物館、收藏家收藏的磁州窯白地黑花、白地繪劃花精品,大部分都在這一時期燒制。這些精品的裝飾繪法流暢,呈色穩定,紋飾多種多樣,其瀟灑自由的畫風、明快生動的色彩和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題材令人耳目一新。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折枝牡丹紋喇叭口小瓶 金代 口徑6.3、底徑6.8、腹徑8.8、高18.8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時期觀臺窯器物的紋飾圖案豐富多彩。在大件器物上流行小碎葉纏枝牡丹、芍藥等紋飾,小件器物上流行大葉折枝牡丹、纏枝蓮花或單株草葉紋,邊飾則流行連續回紋、流暢卷草紋、連續忍冬紋以及各種變形草葉、團花和花瓣紋。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鶴蘆紋橢圓枕 金代 長20.4、寬30.1、前高9.7、后高7.7、端高11.2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時期觀臺窯器物的紋飾題材內容非常豐富、形式多種多樣,在同期天下所有窯場中獨樹一幟,在歷史上也絕無僅有。如福祿壽題材,在枕或花盆上用“?!弊?、小鹿、壽星、蕉葉、鶴紋、龜紋及忍冬紋組合表示“福祿壽”;大量的詩、詞、曲、吉語、警語等書法題材;山石、嬰戲和人物題材;山水畫題材;魚、兔、鶴、鴨、蘆雁、鶴鶉、花草蜂蝶動物題材;龍、鳳、怪獸圖騰題材等等。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花瓷枕殘片 金代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繁榮期觀臺窯的裝燒方法主要有三角形支釘支墊疊燒、匣缽單燒、覆燒、器物搭燒。三角形支釘疊燒普遍地應用,包括精致的仿定器。這時期都是以煤為燃料的,窯室普遍增大,窯溫提高,使窯內的粉塵也較多,匣缽的外壁均粘有一層厚厚的褐色落砂。

        觀臺窯繁榮期 窯具:匣缽和支釘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從出土數量眾多、形態各異的各種各樣的模范,表明觀臺窯在這個時期模制成形技術已經發展成熟并大量使用。

        觀臺窯繁榮期 模具:菩薩頭母范、菩薩頭母范、抱嬰女像模范、摩羯脊飾模范 金代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綜上所述,觀臺窯在金代中后期,盡管從胎、釉的整體情況看,瓷器的質量有所下降,不如北宋中后段到金代前段的發展期,但從總體上看,本期給人一種豐富多彩、繁榮興旺的面貌,生產欣欣向榮,磁州窯那種瀟灑飄逸、自由豪放、帶有濃郁民間氣息的典型風格已滲透到各種產品中。說明磁州窯的獨特風格到此時已完全成熟和完善。判斷這時期是磁州窯的繁榮期是十分恰當的。

        觀臺窯繁榮期 白地黑繪劃花龍紋大盆 金代 口徑63、底徑40.1、高22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觀臺窯為什么在金代中后期達到全面繁榮?大概有五大原因:一是金國滅亡北宋之后,金國的經濟開始恢復,到金世宗大定年間(公元1161-1189年,即金中期)達到全面繁榮,墾田面積增加,磁州一帶的人口數與北宋末相比大大增加,作為民間百姓生活的必需品,瓷器的需求必然大幅提升,這是觀臺窯興盛的社會條件;二是磁州地區受邊境戰爭影響小,宋遼戰爭期間邢窯衰敗、宋金戰爭期間定窯衰敗,而磁州窯作為民窯地處又偏僻,不僅沒有受到影響,還可能接受不少從邢窯、定窯南遷的窯工,力量得到加強;三是金國與南宋長期對峙,影響南方廉價瓷器進入北方民間市場,客觀加強了磁州窯的市場地位,同時,也造成主產于南方的銅等金屬,不能順暢流通于北方,可能造成本來應該用銅制造的諸如佛像等宗教用器轉而用瓷制造,這就是觀臺窯陳設瓷、藝術瓷、宗教瓷大量增加的原因;四是北宋滅亡之后,原來在士大夫階層盛行的、名揚天下的、庶民階層難以項背的清雅藝術和生活方式,在金國統治的北方地區受到沉重打擊,庶民文化因束縛減少而得以向高雅發展,使得此時磁州窯在瓷器裝飾上大放藝術異彩,如詩文、書法、水墨畫等;五是此時的磁州窯有受到金國朝廷青睞的跡象,如發現不少帶有龍、鳳紋等只有皇族才使用的器物,還有從地層出土大量包括瓦件、鴟吻、寶剎脊座和脊飾等在內建筑構件,這些構件顯然不為民間百姓所使用,偶見于山西的一些大型宗教建筑和金代王陵之中,這可以佐證磁州窯此時期在為金國朝廷或皇族供應瓷器或建筑產品,即所謂的“貢御”。

        觀臺窯繁榮期 建筑構件:素胎寶剎正脊基座、“天德”款佛龕 金代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根據考古工作者的擴大調查,在觀臺窯進入金代中后期繁榮階段,漳河流域除觀臺、觀兵臺、冶子、東艾口等窯外,又出現申家莊窯,同時在漳河支流上的古窯——白土窯、北賈壁窯也開始重新燒造。此時的七個窯場普遍呈現出繁榮景象,產品風格類似且裝飾技法豐富多彩,器物類型多種多樣,都從單一日常生活用瓷的生產,過渡到兼燒陳設瓷、藝術瓷、宗教瓷、建筑瓷??梢哉f,磁州窯窯場的影響和范圍都進一步擴大了。專家們分析認為,北賈壁窯原在隋朝燒過青瓷,后荒廢,經過500多年后,在此地重新建設的以燒白瓷為主的窯,即使建在原址之上,也不應該認定為隋代青瓷瓷窯的延續。這是對的。

        金代 白地黑花花字竹紋八角枕 帶“張家造”窯戳印 長28.5、寬18、高9cm 磁縣東艾口村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金代 白地黑花仙鶴紋如意頭枕 帶“張家造”窯戳印模糊 長32、寬23、高13cm 磁縣東艾口村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金代 白地黑花篦劃水波紋如意頭枕 長31、寬23、高13.2cm 磁縣都黨鄉冶子村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觀臺窯衰敗期從地層發掘分析,元代是觀臺窯的衰敗期。從元初開始,觀臺窯一反金代后期那種豐富多彩的狀態,重新又變得單調起來,回到只生產日常生活用瓷的窯口,產品只有碗、盤、瓶、罐、盆、盒、枕等寥寥幾種,其中大多為粗厚笨重的大碗。而世人所熟知的、能代表元代磁州窯標志性的器物,如一些個體較大的瓶、罐、盆,在觀臺窯和周圍幾個窯址卻幾乎看不到。一種合理的判斷,是此時期彭城窯區已經發展起來,已經代替觀臺窯區作為磁州窯的代表。

        觀臺窯衰敗期(1987年觀臺窯址出土的衰敗期器物,以下省略)盤、罐、碗 元代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時期觀臺窯釉色以白釉、黑釉占絕大多數,趨勢是白釉越來越少、黑釉越來越多。綠釉和黃綠琉璃只在本時期前段還有少量遺存,新出現翠藍釉和鈞釉器。白釉一般泛黃色,發木光或半木光,胎體粗而厚重,呈灰褐或褐色,露胎部分常見棕黃色的鐵銹斑,胎質較粗,有些甚至可見小砂粒,多有大個的氣孔,但火候高,十分堅硬。仿定窯的精白瓷已經停燒。

        觀臺窯衰敗期 白地黑花花鳥紋長方形枕 長29、寬15.2、高13.5cm 元代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這時期裝燒采用石英砂堆支燒為主,這是粗制濫造的表現之一,會在碗、盤的底部留下五、六塊粉狀的石英砂堆痕。一些精致的黑瓷則采用漏斗形匣缽單燒。裝飾技法也比較單調,主流除少量白釉劃花外、絕大部分是白地黑花,其中前段還有極少量的黑剔花和鏤孔,后段則有些黑釉醬彩和鐵銹花。

        觀臺窯衰敗期 窯具:匣缽、支頂缽 元代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紋飾圖案出現程式化,制作上顯示粗陋和草率跡象,這是大規模生產的佐證之一。題材繼承了金代流暢、豐富、寫實風格,較多地出現程式化龍鳳紋和魚藻紋,還有戲曲故事、歷史故事、大型山水人物畫、長篇詩詞歌賦等題材,圖案變得更加復雜繁縟,表現力也更強。此外還有少量用大葉纏枝太陽花、動物紋和吉祥圖案來表現諸如“連生貴子”、“福祿壽”等題材的。

        觀臺窯址 元代 Y8大窯

          這時期觀臺窯盡管表現出產品質量的急劇下降,產品單調、制做粗率,但從發掘中根據窯爐大小和裝燒方法研究發現,此時期特別強調生產的規范化和分工合作,這是規?;a和產量提高的有力佐證。

        觀臺窯窯址復原圖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展示

          然而,窯址考古發掘清楚表明,到元代末年,觀臺窯正式停燒,觀臺窯附近漳河流域其他各窯場,也在元代末年最遲明代初年相繼停燒,觀臺附近窯業正式消亡。停燒的直接原因是什么?目前尚無確切定論。專家分析可能三方面原因:一是彭城窯址發展起來,行業中心發生了轉移;二是經過幾百年燒窯,觀臺周圍易于開采的資源已經枯竭;三是漳河水流或水源的變化,造成條件改變。

          觀臺窯區衰敗后,彭城窯區繼續燒造觀臺窯區衰敗之后,磁州窯并沒有就此衰敗,彭城窯區接過“接力棒”,成為磁州窯的核心窯區。事實上,現在各大博物館、收藏家手中的磁州窯瓷器,只要不是直接出土于窯區發掘現場,一般很難判斷出自于哪個具體窯口。

        元代 白地黑花龍鳳紋大壇 口徑23、底徑14.8、高37.8cm 邯鄲峰峰礦區彭城鎮出土 私人收藏

          彭城窯區有著與觀臺窯區相似的瓷土、煤炭、水源等燒窯自然條件。自北宋開始建窯燒瓷,窯火至今不斷,延綿近千年??上У氖?,彭城窯區由于對一些廢棄古窯址保護不夠,不少窯址已經深埋于現代建筑之下,或者被嚴重破壞,沒有組織像觀臺窯窯址那樣深入的考古發掘,也就無法像觀臺窯那樣了解窯址的詳細發展過程。

        元代 白地黑花《西江月》詞元寶枕 長24.8、寬23.2、前高9、后高14.5cm 邯鄲峰峰礦區彭城窯火神廟出土 私人收藏

          盡管彭城窯區在元末接過接力棒成為磁州窯核心窯區,但器物質量在下降,釉色、裝飾和紋飾都沒有宋、金時期鮮活和豐富,裝燒簡單粗暴,整個磁州窯在走下坡路已是個不爭的事實。為什么磁州窯在元代走下坡路?主要原因是慘烈戰爭和蒙古的野蠻統治,給全國特別是北方工農業造成破壞。人口減少、土地荒蕪、窯工流失,社會生產力下降,社會需求驟減,是元代磁州窯乃致整個北方地區制瓷業衰落的社會原因。

        元代 白地黑花《山坡里羊》曲四系瓶 口徑7、底徑8.2、高36.1cm 邯鄲峰峰礦區彭城鎮出土 邯鄲峰峰礦區文物保管所藏

          元代磁州窯走下坡路第二個原因是元朝取得政權之后,打破了原金國與南宋相互封鎖而貿易不暢的隔閡,商品大規模流動加快,南方質優價廉的瓷器得以源源不斷銷往北方民間,磁州窯在市場上遇到了的競爭者陡增,競爭激烈程度加劇,市場受到擠壓。

        元代 白地黑花雙鳳紋四系大瓶 口徑14、底徑22、高51.5cm 邯鄲峰峰礦區出土 邯鄲市博物館藏

          元代磁州窯走下路第三個原因是自元代之后,元青花得到發展,中國的制瓷中心,逐步轉移到以青花瓷為主打的景德鎮窯,磁州窯在市場上的地位和重要性發生了顯著改變。

        元代 白地褐花龍鳳紋直口豐肩罐 口徑21.5、底徑14.5、高36.3cm 邯鄲峰峰礦區彭城鎮出土 邯鄲市博物館藏

          但是,根據調查,雖然磁州窯在元代已經在走下坡路,但此時的產量卻大大增加,產品運銷的范圍還迅速擴大,影響也更加廣遠。主要依據是整個磁州窯區在元代轟轟烈烈生產過,遺留痕跡多、瓷片堆積驚人、窯區活躍,觀臺窯區除原有七個窯場外,漳河支流上在元代又新出現了南蓮花、榮華寨、青碗河、青碗窯等窯場。彭城窯區也在迅速擴大,富田、張家樓、二里溝等窯場開始燒造。不僅窯場數量增加,各窯場的地盤也在急速擴展。

        磁州窯富田窯址(峰峰礦區彭城窯區)

          元代磁州窯產量大影響遠、產品大量供應外地、貿易流通活躍還有以下依據:李知宴、張寧等學者對元大都居民區瓷器坑進行考古發掘,出土瓷片數萬件,其中40%是磁州窯瓷器;李德金根據元代宮城和官衙中曾出土許多磁州窯瓷器分析磁州窯的瓷器曾成批供應元大都,并為官府、宮廷和平民所廣泛使用;張威在《遼寧綏中元代沉船調查述要》中分析,遼寧綏中沿海發現的一條滿載觀臺窯產品的沉船,出水了碗、盤、罐等各類產品,每一主要種類都達十余件或數十件之多,如相同的龍鳳罐就有15個,充分表明磁州窯產品外銷量巨大;日本、韓國等多處發現元代磁州窯瓷器。

        元代 白地黑花《山坡里羊》曲方枕 底部有“張家造”窯戳 邯鄲峰峰礦區出土 私人收藏


          進入明初,由于朝代更迭和戰亂影響,以彭城為中心的磁州窯,又經歷了一段十分消沉的時間,這時期的產品質地很差,因此曹昭在《格古要論》中說“古磁器 好者與定相類但無淚痕,亦有劃花繡花,素者價低于定器,新者不足論”。

        明代 白地褐彩開光人物畫罐 口徑10.7、底徑12、高14.9cm 彭城窯址發掘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但隨著社會逐漸安定和明朝廷一系列經濟振興政策之后,磁州窯又起死回生,迎來一些小高潮。磁州為促進瓷器對外運輸,在明永樂初年專門實施滏陽河疏通工程,此后滏陽河兩岸工業生產和商品貿易又繁榮起來。明成祖三子朱高燧在彰德被封趙王,可見朝廷之重視。而趙王府所用瓷器均由磁州窯生產,可見磁州窯這時的產品質量不低。

        明代 白地褐花”春“字盤 口徑16.2、底徑5.7cm 邯鄲峰峰礦區私人收藏


        明 徐溥 李東陽編纂《明會典》 卷一百五十七 工部十一《陶器》載于《四庫全書》

          根據徐溥、李東陽、劉健等編纂,于明孝宗弘治十五年(公元1502)成書的《大明會典》卷一百五十七 工部十一《陶器》記載,光祿寺每年缸壇瓶共該51850只,分派河南彰德府17284只。而成書更晚的、由申時行等編纂的萬歷本《大明會典》卷一百九十四 工部十四《陶器》則記載得更詳細:“宣德間題準,光祿寺每年缸壇瓶共該五萬一千八百五十只個。分派河南布政司,鈞磁二州,酒缸二百三十三只,十瓶壇八千五百二十六個,七瓶壇一萬一千六百個,五瓶壇一萬一千六百六十個,酒瓶二千六十六個?!闭f明朝廷從磁州窯訂購不少的各式實用瓷器,也就是“貢御”,貢御品以笨重的酒缸和瓶、壇為主。我在《中國陶瓷文化略談》附一中講過,有貢御任務的窯口并不能據此稱為官窯。

        明 申時行撰《大明會典》(萬歷本)卷一百九十四 工部十四《陶器》載于《續四庫全書》

          但記載也明確顯示,景德鎮窯在宣德八年的貢御數量是443500件,相比之下磁州窯分派的任務也就一萬余件,僅為景德鎮窯的2%左右,可見此時磁州窯對朝廷來說并不是很重要的窯口。有文章講明代朝廷曾在彭城窯區設立過“彭城官壇廠”,經認真查證并無記載,應為道聽途說,因為明朝的“廠”相當于如今的國家部委,是一個級別很高的國家管理機構,如東廠、西廠、景德鎮御窯廠等,而制造的場所現在叫工廠,那時就叫“XX窯”。


        明代 磁州窯白釉雙鋪首耳方瓶 口徑11、底徑12、腹徑16、高32cm 底部有墨書款“洪武二年” 私人收藏

        明代 磁州窯褐彩山石劃菊紋葫蘆瓶 口徑3、底徑13、高31.5cm 彭城窯產 邯鄲市博物館藏

          明代彭城窯區規模有較大規模的擴大,現在已發現的明代建設的窯口有河泉窯、陶研所、老槐樹、半壁街、小街的、下沿店、后寨窯等,幾乎遍及整個彭城鎮地區。早期產品仍延續元代風格,到明代中期才豐富起來并有一些時代特點。因飲茶風尚改變,宋制茶具產品絕跡。瓷器造型豐富并有所改變,紋飾除傳統吉祥圖案外,還有許多宗教紋飾,如道教、佛教圖案等。文字書法、龍鳳圖案消失,表現對高尚幸福美好、事業愛情如意等憧憬祝愿之意增多。建筑陶瓷有較大發展,出現很多采用鮮艷釉彩裝飾的琉璃瓦滴水、走獸、傭人、武士、神仙人、琉璃瓦屋脊及鏤空琉璃瓦件等。

        明代 磁州窯白地柿紅彩人物罐 口徑13.5、底徑11、腹徑19.7、高17cm 邯鄲峰峰礦區彭城鎮私人收藏

          明代彭城窯產品裝飾仍以白地黑花為主,同時出現多彩化發展趨勢,如白地黑花褐彩、白地黑花紅彩、白地黑彩蓖花、灰地白彩、灰地白彩劃花、黑釉、孔雀藍釉下黑花、五彩、明三彩、法花等裝飾技法。還出現仿制其它名窯制品,如仿制景德鎮“大明成化年制”款青花瓷器及青花五彩制品等。

        明代 磁州窯白底黑花瑞獸云紋五足爐 口徑27.6、底徑24、腹徑27.6、高21.4cm 邯鄲峰峰礦區文物保管所藏

          郭學雷的《明代磁州窯瓷器》也對以彭城窯為中心的明代磁州窯成就做了一個客觀評價,傳世的一些明代器物也表明,其裝飾曾又一度變得繁縟華麗和細膩。但不可否認的是,到明朝末期,磁州窯經過短暫小繁榮之后,慢慢被其他窯超越而失去往日風采,逐漸淹沒于大江南北眾多土窯之林中。

        明代 磁州窯白地褐彩草葉紋碗 口徑14.4、底徑4.6、高10cm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明代 磁州窯黑加柿紅彩八卦紋花草盤 口徑24.7、底徑8.3、高6cm 底部有砂堆支燒痕 私人收藏


          進入清代,以彭城窯區為中心的磁州窯繼續燒造滿足人民群眾需要的生活必需品、陳設用瓷和宗教用瓷,雖有動蕩起伏,生產得以維持一定的規模,其表現并無太多可圈可點之處。


        清代 磁州窯白地褐彩開光花鳥紋繡墩一對 高53.4cm 有褐彩款“大清乾隆一十五年”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清代 磁州窯白地褐彩花鳥紋三足爐 口徑10.5、腹徑10.5、高9.5cm 1973年邯鄲峰峰礦區和村鎮八特村出土 邯鄲峰峰礦區文物保管所藏

          在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年),磁州地區發生強烈地震,彭城周圍的瓷窯場均被夷為平地,磁州窯受到毀滅性打擊。震后雖有一定的艱難恢復,終因元氣大傷,加上社會風尚的變化和恢復過程中朝廷的誤導,以彭城為中心的磁州窯不光難以再現輝煌,而且風格盡失。

        清代 磁州窯米黃釉褐彩草龍紋壇 口徑12、底徑14.5、高30cm 邯鄲峰峰礦區彭城窯產 邯鄲市博物館藏

        清末 磁州窯白地褐彩持蓮喜字童子像 高20.3cm 私人收藏

          說到磁州窯風格盡失問題,不得不說說清末時期的磁州窯改良問題。伴隨著清末光緒“新政”,由袁世凱主導的直隸工藝總局具體組織過對磁州窯的恢復和改良工作,具體的做法是全面學習和仿造景德鎮瓷器。磁州窯第一批就派了60人前往景德鎮學習,景德鎮窯也一直派技術窯工到磁州窯傳道授業。改良工作一直持續到中華民國,于抗日戰爭開始才結束。改良的結果是磁州窯雖然提升了胎釉制作水平,但完全用青花裝飾代替傳統的白地黑繪裝飾,傳統磁州窯風格喪失殆盡!

        清末 磁州窯青花“辛亥”年款垂柳雙燕紋弧頂長方形枕 長32.2、寬13.8、高15.5cm 有款“歲在辛亥 石泉涂“(清宣統三年,1911年)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民國 磁州窯青旅山水畫單瓶 口徑16、底徑13、腹徑19、高37cm 背面墨書款“時在民國二十二年(1933)桂月初二日,口口于彭城鎮民生瓷窯出品,志軒王凌云涂題” 私人收藏

          民國初期,磁州窯一直保存著一個相對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雖然飽受軍閥、當權者的盤剝,但生產始終沒有停止過。根據中華直隸省《地理志》記載,到民國十二年(公元1923年),彭城窯區有瓷窯235座、缸窯30座之多,有窯工5000余人,年產碗1000萬件、缸70萬件,行銷東北、西北、華北13個省及京津地區??谷諔馉幤陂g磁州窯飽受日寇摧殘,廣大窯工積極反抗并參與八路軍組織的對日作戰。



        1946年 磁州窯綠彩文字繪雄雞蓋罐  背面墨書款“富貴春色,一九四六年冬月彭城制”,蓋上書寫“一片冰心”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1945年彭城解放,1946年晉冀魯豫邊區政府組織千余窯業工人成立彭城瓷廠,重新恢復陶瓷生產。新中國成立之后,當地政府積極組織美術家、當地傳統陶瓷藝人進行磁州窯藝術的恢復和重整工作,讓磁州窯源源不斷向提供人民群眾所需品的同時推陳出新,使古老的磁州窯藝術煥發新姿。1956年,彭城瓷廠有工人3657人,當年生產陶瓷6623萬件。在剛剛改革開放的1979年,磁州窯完成了一項在全國還沒有的新創舉——為首都國際機場制作“科學的春天”、“獅子舞”兩幅大型花釉刻劃陶板壁畫。如今,磁州窯的藝術陶瓷已經在國內外市場大放異彩。

        現代磁州窯——拉坯、修坯(來源于網絡搜索)

        現代磁州窯——修坯(來源于網絡搜索)

        現代磁州窯——在化妝土上剔花(來源于網絡搜索)

        現代磁州窯——成品(來源于網絡搜索)

          如果您對古老的磁州窯感興趣,不妨到河北省邯鄲市實地參觀觀臺窯遺址、彭城窯窯區和中國磁州窯博物館。
        綜上,比較準確的描述應為:磁州地區燒制瓷器的歷史,應從北朝時期算起,至今已有1600余年。而現代意義的磁州窯歷史,應從五代末宋初時期算起,至今已有1000余年!狹義磁州窯的概述完畢,對廣義的磁州窯系,在下后面的章節介紹。

          磁州窯的成就和影響

          前面提到過,歷史上磁州窯的文獻記載很少,即便有也大多評價不公、認識不清。事實上,磁州窯在中國陶瓷歷史長河中成就巨大、影響深遠。

          扎根民間為百姓,得以致遠  

          根據現有的考古證據證實,磁州窯是我國所有古代瓷窯中,生命力最頑強、延續時間最長的瓷窯之一,至今還窯火不斷,什么原因?很多專家、學者總結有諸多原因。但我認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磁州窯作為純粹的民窯,自初創以來,就一直扎根民間以服務當地、服務百姓為主,并持續保持這一定位。


        宋代 磁州窯黑剔花纏枝牡丹紋罐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很多收藏界人士,總喜歡動輒給一些窯口冠以“官窯”頭銜,或者總想找些蛛絲馬跡來跟官窯扯上關系,如邢窯、定窯、汝窯等等,其用意是什么?始作俑者的目的不外乎為提升手中藏品的市場價值,是銅臭味在作怪,而跟風者大多源于不加考證的道聽途說、人云亦云。然而事實并非如此。我在之前的文章,對此有過講述。


        北宋 磁州窯白地褐彩梅花點紋長頸瓶 高21.4、口徑8.9、腹徑12.8、底徑7.1cm 日本東京富士美術館藏

          事實上,瓷器自誕生起,在生活用器方面,主要以仿青銅器、金銀器為主,初期的質量還相當粗糙,并不為上層社會尤其皇族器重并首先使用,除明器外其主要使用人群是中下層人士或民間百姓。一些瓷窯隨著制作水平和產品質量的提高,逐漸為上層社會所青睞,有些開始有“貢御”,如邢窯、定窯、越窯、建窯等。有些瓷窯,因為有特殊需要由朝廷親自建立,如南宋官窯、景德鎮御窯等。而磁州窯,在1000余年的燒制歷史中,僅僅在明朝有過短暫的貢御記錄,除此之外,和朝廷并無密切關聯,即使有一些官府使用磁州窯瓷器也無外乎正常貿易所得。


        北宋 磁州窯白地黑剔花熊戲紋葉形枕 面寬33cm 英國大英博物館藏

          磁州窯這種服務當地、服務市場的純民窯風格,使它與統治階層保持著一定距離。這樣做的好處有兩方面,一是避免因朝代更迭、政權傾覆帶來的大起大落甚至毀滅風險,如越窯、汝窯等;二是避免因受皇權的盤剝、壓迫而影響瓷窯的發展和運轉。


        北宋 磁州窯白地黑剔花錢紋深腹缽 高15.2cm 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當年越窯因受南方割據的吳越錢氏政權指派,大量生產進貢中央朝廷的“秘色瓷”而進入鼎盛時期。但自從錢氏政權歸順中央之后便失去了這塊最重要的需求,由盛而衰,一蹶不振。而河南汝州清涼寺汝窯,因宋徽宗青睞,不惜成本“瑪瑙為油”提升品質,產品都要供皇帝挑選,皇帝挑剩下的才準予市場出售。與朝廷關系如此密切的汝窯,自然難逃給朝廷“殉葬”的命運,當北宋被金攻滅,汝窯也很快衰亡。作為中國瓷器的巔峰——汝窯,前后只燒制了區區20余年的時間。南宋官窯也一樣,南宋滅亡南宋官窯自然也隨之消失。所以,攀附權貴是有巨大風險和代價的,在中國陶瓷歷史長河中,凡是與皇權走得很近的瓷窯,其曲折起伏都比較大,難以維持久遠。


        元代 磁州窯白釉“急”字碗 高4、口徑16.2、底徑6.5cm  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那么,作為瓷窯來說,真像收藏人士那樣認為的都喜歡攀附朝廷嗎?我看未必。前面講過,根據《大明會典》記載,宣德期間,朝廷曾向磁州窯訂購過一萬多件大壇子和大酒缸,這也是收藏家人士津津樂道的“經歷”。且不說同時期朝廷向景德鎮窯訂購的瓷器量是四十四萬件,單說磁州窯這點“貢御”就已經引起磁州人的反感。據記載,因為給朝廷這點“納罐貢”已經成為當地瓷民的一個嚴重負擔,也是瓷窯的災難,所以明朝的磁州知州任塾記載“磁州有三害:徒馬、嘈糧、磁罐”!另外,我在《中國陶瓷文化略談之十一:明代——瓷都景德鎮》中講過,明代景德鎮御窯窯工因難以忍受朝廷對瓷品“百里挑一”的苛刻標準以及殘酷管理和盤剝壓榨,十萬窯民生活難以為繼,被迫奮起反抗,爆發過多次武裝暴動??梢?,對于瓷窯來說,成為“貢御”、“官窯”、“御窯”未必就是件好事。


        清 《光緒重修廣平府志》卷十八 磁州物產(依據康熙四十二年版本修訂)

          磁州窯始終扎根民間,堅持服務百姓,其產品種類繁多、裝飾風格豐富多彩、裝飾內容來源于百姓生活,所以磁州窯贏得民間百姓的好評,不僅銷量巨大而且影響深遠。服務百姓并不等于產品粗制濫造。事實上,磁州窯經過廣泛學習、博采眾長、精心制作,精品也不斷涌現。正因為如此,王佐在增補曹昭所著《格古要論》一書時把磁州窯描述修改為:“古磁器 出河南彰德府磁州,好者與定相似但無淚痕,亦有劃花繡花,素者價高于定器,新者不足論也”。也正因為如此,在明代磁州窯有向朝廷進貢大磁罐的經歷。而根據清朝《磁州志》載:磁州窯在“彭城鎮燒造缸、盆、碗、爐,諸種,有黃、綠、翠、白、黑各色,質厚而粗,只可供肆店莊農之用”,清楚說明,磁州窯始終沒有改變將民間百姓作為服務對象。


        元代 磁州窯白地褐彩孔雀舞牡丹紋大罐 高24.5、口徑16.9、底徑11.7cm 日本東京松岡美術館藏

          磁州窯所在地區——黃河流域中原地區,是中華民族最重要的發祥地,無論朝代皇權如何更迭,中華民族在此生生不息,歷史的車輪在此滾滾向前。作為與人民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用具——磁器,會隨著社會一起向前發展。長期以來,磁州窯就是這樣,依附在中國北方大地上,低調前行。正是這種低調,才讓磁州窯得以躲過一個又一個因朝代傾覆更迭而帶來的毀滅性災難,也正是這種低調,讓磁州窯在上流社會、士大夫階層,長期不被關注、重視,甚至文字記載蹤跡難尋。所以,磁州窯的一大成就,就是用他的發展經歷告訴世界,只有準確的戰略定位——服務市場和老百姓,才能讓自己走得最遠、笑到最后。

          就地取材成本低,覆蓋民間  

          與幾大宋代名窯珍貴莊重、深得皇親國戚及貴族士大夫階層青睞形成鮮明對照,磁州窯不為上層社會所關注,宋、金、元文獻對磁州窯鮮有記載,但老百姓卻是口口相傳、譽滿天下,以至于在廣袤的北方民間,老百姓只要看到瓷器,都認為是磁州生產的。把所有瓷器都稱為“磁器”的,都因此而來。


        元代 白地褐彩行書“大都春”四系瓶 高27.5、口徑4、底徑8.3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在我國陶瓷發展歷史長河中,不論窯口、不論類型,把瓷器都稱作“磁器”可不是一個偶然錯誤或小眾的稱謂,而是一個經歷時間非常長、接受范圍非常廣、影響非常深遠的稱謂,包括史書、文獻、歌詞詩賦里都存在。在元代之前,各種歷史文獻中,瓷器的稱謂有陶、瓦、甌、瓷等,偶爾有叫磁器的也是有專指“磁州器物”之特稱。但是到元朝,出現把所有磁器都稱作“磁器”的現象,如元朝廷在景德鎮設立“浮梁磁局”就是一個典型例子,此時景德鎮地區把瓷器就叫做磁器。日本到現在,依然把瓷器都稱作磁器。從前文分析可知,金、元時期是磁州窯的鼎盛時期,此時的磁州窯不僅水平達到頂峰,而且產能也獲得巨大提升,元代是產量最大時期。磁州窯在此時流傳十分廣泛,多個貿易港口、多艘海底沉船遺址發掘、多處瓷器窖藏考古等都顯示磁州窯瓷器是當時民間和中外貿易流通中的活躍商品,也充分說明磁州窯廣受市場歡迎,且需求量大。


        元代 白地褐彩行書“焦家用”四系瓶 高29.4、口徑10.6、底徑4.4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那么,磁州窯為什么這么受市場歡迎呢?磁州窯之所以需求量大,廣受市場歡迎,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認為最主要有兩大原因。

        北宋 黑釉六曲素胎紀年盤 高3.5、口徑17.8、底徑6.4cm 楷書“元祐四年,五月戊辰,李貴刊造”(公元1089年) 日本大阪東洋陶磁美術館藏

          一是就地取材,成本低價格低廉,民間百姓消費得起。其實,磁州地區的瓷土主要是青土、缸土,資源非常豐富,但品質不高,含鐵量非常高,瓷胎多呈灰色或灰褐色,并不適合制作白瓷。但磁州窯工卻創造性的以低劣原料外加少量白化妝土,粗料細作,生產出了化妝白瓷。這樣做的好處是成本低廉,適合大規模生產,滿足整個社會的大量需求。還有使用當地易于開采的豐富的淺層煤炭做原料,也非常有利于降低成本。

        金代 磁州窯紅綠彩持蓮童子立像 高30.8、底寬8.2cm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藏

          二是產品品種十分貼近當地社會百姓生活需要。磁州窯產品主要以瓶、盆、罐、壇、碗、盤、枕、盒、水注、香爐、唾盂、盞托和各式玩具、佛像等為主,有典型的民眾實用型特點,都是老百姓最基本的日常生活用品。大量的盛酒壇子還顯示著當地民間濃郁的生活氣息。

        北宋 白釉墨書“宣和二年”款大盆 高7.9、口徑25.2、底徑16cm  日本大阪和泉市久保紀念美術館藏

          因此,磁州窯器物作為民間生活必需品,如果民間百姓消費得起,那么它的市場需求是巨大的,傳播也是十分廣泛的。


          廣泛巧用化妝土,獨具特色  

          磁州窯由于瓷土原料比較劣質,瓷胎灰色或灰褐色,難以制作像樣的白瓷。為彌補這個缺陷,磁州窯窯工使用一種白色化妝土將瓷胎掩蓋——化妝白瓷誕生?;瘖y白瓷往往顯得十分恬靜、高雅,日本業界把它叫做“白無地”?;瘖y白瓷的大致工藝是,待青坯干燥到一定程度時,或澆、或蘸、或浸、或涂,在器物外表施上一定厚度的、經過精心調配的化妝土漿液,工藝方式及厚度會根據器物不同要求進行調整,待干燥后再在外面罩上白色透明釉,最后入窯燒制。


        磁州窯白地劃花裝飾工藝流程示意圖 摘自葉喆民主編、馬忠理副主編《中國磁州窯(上)》

          然而,聰明的窯工沒有停步于掩蓋坯胎的瑕疵,而是在此基礎上,利用坯胎的深色和化妝土白色的反差,待化妝土干燥但未變硬之前,對化妝土進行刻花,露出深胎色,或者直接在干透的白胎上用毛筆繪畫,形成裝飾圖案,創造出磁州窯獨具特色的裝飾——白地黑花裝飾。

        隋代 白地黑花武士瓷俑 高71cm 1959年河南省安陽張盛墓(隋代)出土 河南省博物院藏

          磁州窯白地黑花裝飾到底誕生于哪一個具體窯口,尚不得而知。目前發現最早的白地黑花瓷器,是1959年,河南省安陽豫北紗廠附近發掘的隋開皇十五年(公元595年)張盛墓出土的白地黑花武士瓷俑。

        磁州窯化妝白瓷裝飾分類表 摘自《中國磁州窯(上)》

          這種巧用化妝土裝飾的“白地黑花”技術,猶如中國傳統的水墨畫,具有自然、隨意的韻味,深得民間百姓喜愛,更是讓磁州窯窯工們“腦洞大開”,由此一發而不可收,創造出多種多樣、豐富多彩的裝飾技法,成為磁州窯的主要特色,如上表。磁州窯的裝飾技法細分起來有百種之多,這在中國陶瓷歷史長河中是絕無僅有的!這些裝飾技法多成熟于北宋—金這段磁州窯輝煌時期。學者們按工藝差別把磁州窯裝飾技法劃分為化妝白瓷、黑釉瓷、低溫釉陶、其他裝飾等四個系列,而最重要、最具特征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化妝白瓷裝飾系列。 


        磁州窯白釉黑剔花工藝流程示意圖 摘自《中國磁州窯(上)》

        磁州窯白地黑花裝飾多種多樣、豐富多彩——繪畫瓷枕制作示意圖 摘自《中國磁州窯(上)》

          白化妝土技法既是磁州窯的特色,也遍及于我國北方許多民窯,顯示以磁州窯為代表的北方民窯生產群共同的工藝特征。眾多國外學者給予磁州窯白化妝土技術以很高評價,日本素木洋一認為“磁州窯的白化妝土是最有名的”,內藤匡更是贊譽道:“沒有這種白化妝土,就不會產生磁州窯”。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劃纏枝牡丹荷雁紋梅瓶 口徑5.4、底徑11.7、高54cm 河北省文物保護中心藏

          磁州窯的裝飾工藝技法比較自由靈活,方式多種多樣,要完全準確的進行歸類總結是比較困難的事情。很多研究人員將磁州窯的裝飾工藝技法大體歸納為劃花、刻花、剔花、印塑、繪畫及彩釉六大類,每一種技法也方式靈活多樣。比如劃花,有使用單片的竹、木獸角進行劃花的,也有用篦形器聯排劃花的,有施用化妝土之前在素胎上劃花的,也有在施用化妝土之后劃花的,每一種方式制成的器物,其風格和韻味都大不相同。

        元代 磁州窯白地褐彩草書“風花雪月”四系扁壺 高26.6、口徑5、底徑20.6cm  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裝飾題材接地氣,廣受歡迎  

          磁州窯器物的裝飾題材概括起來主要有花卉紋、飛禽走獸紋、魚草紋、嬰戲紋、人物山水紋、文字圖案紋、珍珠地紋、抽象形紋、浮雕紋等9種類型。這些紋樣多取材于民間生活,富有濃郁的民間色彩。


        金 磁州窯留白折枝牡丹紋八角枕 高11.2、寬20.4、長28cm 底有“張家造”窯戳 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藏

          花卉紋,是磁州窯美化裝飾大小器物的主要紋樣之一。畫師選用民間喜聞樂見的牡丹、荷花、菊花、竹子、向日葵、梅花等圖案,按照器形的面積大小,分別使用不同工具,運用刻剔、劃、填、繪等手法,在瓶、罐、壺、碗、盤等器物上進行裝飾。

        北宋 磁州窯白地黑花“鎮宅”銘獅紋枕 高12、面橫24.5、面縱17.6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飛禽走獸紋主要有喜鵲、仙鶴、翠鳥、雞、鹿、虎、獅等,以表達喜慶、長壽、驅邪等寓意。如上圖故宮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瓷枕,仰面繪獅子,墨書“鎮宅”,表達用雄獅、猛虎來鎮宅驅邪,是民間百姓喜歡的產品。

        宋末金初 白地黑花劃魚藻紋深腹缽 高16.2、口徑12.5、腹徑17.3、底徑10.5cm 日本東京出光美術館藏

          魚草紋是磁州窯常紋樣之一,多裝飾在日常用具中,種類豐富、十分美觀。有的還把草葉略為變化一下,組成圖案,變為卷草紋,裝飾在瓷罐和瓷枕的周壁,顯得古樸大方、雅而不俗。這與磁州窯位于漳河和滏陽河兩岸、這里魚美草豐有關,也是生活的再現和寫照。

        宋末金初 磁州窯白地黑花童子釣魚豆形枕 高11.8、面寬22.1、面長29cm 底印有“張家造”窯戳 1954年邢臺縣出土 河北省文物保護中心藏

          嬰戲紋是磁州窯瓷枕、瓷罐上常見的一種裝飾紋樣,有騎竹馬、釣魚、放風箏、踢足球、打陀螺、踢毽子等,紋樣簡單、構圖嚴謹、主題突出、筆法嫻熟、鄉土氣息濃郁,充分體現了磁州窯畫師的深厚功力,群眾十分喜歡。這些畫面反映了當時社會兒童的生活服飾及活動場面,歷史價值極其珍貴。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山水渡口圖》長方形枕 高14、面寬16.1、面長32.2cm 底印“張家造”窯戳 日本岡山林原美術館藏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文姬歸漢圖》長方形枕 底印“古相張家造”窯戳 英國大英博物館藏

          人物山水紋多見于瓷枕,有深山古剎、江河船渡、園林美景、歷史人物等,每一個紋樣都是一幅美麗的畫卷,十分賞心悅目。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詩文盤 高2.1、口徑16.2、底徑16.6cm  楷書“清風明月笙歌地,有云無雨筑球天” 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北宋末期 磁州窯白地篦劃花五言詩葉形枕 高17、面寬28.4、面長27.9cm 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藏

          文字、圖案并用是磁州窯一大創新,極具特色。窯工用線條或圖案做邊框,將古詩詞名句、名段、名篇文字和花卉組合在一塊,用來表達一種寓意、思想或人生格言警句。如上圖的瓷枕上有五言詩:“在處(外)與人和,人生得己(幾)何,長修君子行,由自是非多”,雖有兩個錯字,對世人也有一定的勸誡作用。這種將文字用在陶瓷的裝飾紋樣上,不僅美化瓷器,而且還傳播文化和知識。

        北宋 磁州窯白釉珍珠地團花紋行爐 1987年觀臺窯址發掘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珍珠地紋,意在表現富貴,古時是在金銀器上常用的一種裝飾,后來移植在瓷器上做襯地。磁州窯北宋時期在壺、爐、枕、燈、仕女圖上不斷出現珍珠地紋飾器物,把圓圓的珍珠撒在花叢圖案之間,給人以美觀高雅之感。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花卉紋盤 口徑12.5、底徑6.2、高3.3cm 1976年磁縣南開河村元代一號木船出土 磁縣中國磁州窯博物館藏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散草紋四系瓶 口徑4.7、底徑9、高27、最大腹徑14.5cm 1976年邯鄲峰峰礦區彭城鎮中街出土 河北邯鄲峰峰礦區私人收藏

          抽象紋樣裝飾是磁州窯瓷器上的一種特殊的紋樣,說字非字、說花非花、說草非草,但也包含著一種吉祥祝福寓意,也能起到美化器物的妙用,常見于盤、罐、瓶、小碗等器物上,是窯工即興揮毫而作,隨意、概括、簡練、運筆嫻熟,顯示出高超的繪畫技巧。

        北宋 磁州窯白釉模印臥獅枕 高16.4、長37.7cm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浮雕紋樣裝飾是磁州窯生產的一種進步表現。窯工先將設計好的紋樣制成模具,然后壓印成帶有圖案花紋的分部,修平內壁,再拼裝成瓷枕、花盆、花瓶、建筑構件等器物,最后施釉入窯燒制。這樣就可以實現生產的標準化,并且可以大規模生產,大大提高生產率和器物的美觀程度。

        金代 磁州窯黃綠釉模印臥獅枕 高13.2、寬32.4、長17cm 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藏

        元代 磁州窯翠藍釉黑花罐 河北邯鄲市博物館藏

          雖然磁州窯器大多以黑白色調為主,但也有不少彩釉,一般都是在經過成型、基本裝飾(含模?。?、施化妝土之后的素白胎上,經彩繪、低溫燒制而成,有點類似唐三彩。特點是對比強烈、喜慶、艷而不俗,老百姓喜聞樂見。

          總之,磁州窯器物裝飾紋樣豐富,繪畫粗獷,筆法嫻熟,對比鮮明醒目,取材貼近百姓生活,極大豐富了中國陶瓷裝飾文化藝術,更符合勞動人民的意愿,千百年來深受民間百姓歡迎和喜愛。

          琳瑯滿目磁州枕,文化遺存  

          瓷枕的流行主要是因為中國古代玉枕的流行。崇尚玉器是中華民族自新石器時代以來持續不斷的傳統文化風俗習慣,不僅如此,還把玉對人的醫用健康功效都寫入了《神農本草經》(漢代)、《唐本草》(唐代)、《本草綱目》(明代)等醫學巨著中。中國古代皇帝用玉做枕頭的文字記載已超過千年,幾位高壽皇帝如武則天、康熙、乾隆以及近代的慈禧太后等,均終生以玉為枕,死后也以玉枕陪葬。受此文化傳統影響,在玉料供應不足年代或平民百姓階層,用便宜得多的瓷枕代替玉枕并在全社會形成流行風尚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

        北宋 磁州窯黑地白剔花“清凈道生”文字葉形枕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

          有人也許會感覺奇怪,這么硬的枕頭枕著會舒服嗎?我們現代人覺得肯定會很累很不舒服,那么古人為何還對其情有獨鐘?其實這就是傳統文化的力量!我們可以從儒家文化禮教(睡姿儒雅)、提神勵志(古人認為枕頭硬才能骨頭硬)、康健身體(治病驅邪)、身份象征(平民百姓用不起玉枕也得用瓷枕)、文化品味(瓷枕上的詩書警句、歷史故事、游戲雜耍、風景名勝等均能代表使用者的品味和追求)、消費潮流(你家怎么能夠連一個像樣的瓷枕都沒有?。┑确矫嫒ダ斫?。作為一個賦予如此之多內涵的瓷枕,即使有些不舒服,老百姓也是樂意為之的,更何況,古代人都是滿頭長發,頭與瓷枕之間,還隔著厚厚的一大堆頭發呢。所以,不適感應該很少甚至沒有。

        北宋 磁州窯黑地白剔花折枝牡丹紋葉形枕 高19.5、面寬29.5、面長27cm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瓷枕既是人們日常生活用具,也是人死后常見的陪葬明器。迄今為止,我國從墓葬出土大量瓷枕,其中許多都帶有日常生活使用痕跡,如有的帶有銘文“長命鎖”、“崇寧二年新婚之慶”等。這說明,一般情況下,瓷枕多是生前使用的,使用者死后瓷枕就會隨葬。

        北宋末期 磁州窯白地黑剔花卷草紋折枝高臺牡丹葉形枕 高19、面寬30.4、面長29.2cm 日本東京出光美術館藏

          從考古資料看,瓷枕始見于隋代,在唐代有較大的發展,宋、金是鼎盛時期。我在《中國白瓷的拐點——定窯》一文中講到,陶瓷枕在北方的河南、河北、山西、江西、浙江等地都有大量出土,自唐代開始較多出現,到宋朝已經發展到數量驚人,質地有陶質、半陶半瓷、瓷質,種類有唐三彩、唐綠彩、唐青釉、唐褐釉、宋三彩、宋白釉、宋青釉、宋綠釉、宋白地黑花、宋褐釉、宋黃黑釉等十四種。其中流行最早、做工精湛、美術價值高的,當然要算定窯系列瓷枕、特別是定窯白瓷孩兒枕,而數量最多、種類最豐富、民間覆蓋面最廣的,卻是以白地黑花系列為主流的磁州窯瓷枕。

        北宋末期 磁州窯白地黑剔花折枝高臺牡丹紋葉形枕 高19.4、面寬30、面長26.5、臺徑16.2X15.3cm 日本靜嘉堂文庫美術館藏

          磁州窯在宋、金時期大量燒制瓷枕,還設有專門燒制瓷枕的窯場,這些窯場常常在瓷枕底部印上帶有窯場名稱的戳記。到元代后,窯場和產品的數量都在銳減,明清以后瓷枕幾乎停產了。

        北宋明道元年 磁州窯虎紋瓷枕 蘭州市出土 甘肅省博物館藏

          磁州窯瓷枕帶有明確年款的并不多。目前發現帶紀年款最早的瓷枕,是1999年在蘭州市出土的北宋明道元年虎紋枕。該枕枕面上方題寫“明道元年巧月造,青山道人醉筆于沙陽”十六字,枕底有“張家造”印戳。北宋宋仁宗(趙禎)明道元年即公元1032年,巧月就是農歷七月。

        宋末金初 磁州窯白底黑花《馬戲雜技圖》八角枕 高11.2、面寬21.3、面長29cm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瓷枕在宋、金時期,被廣大民間百姓普遍使用,社會需求巨大,因而燒造瓷枕的窯場越來越多。僅磁州窯燒制瓷枕的窯場就非常多,據不完全考古統計,僅傳世枕、墓葬出土枕、瓷枕殘片上的印戳,就有“張家”“王家”“李家”“趙家”“劉家”“陳家”“常家”等。其中“張家”窯燒制瓷枕最早,規模最大,時間最長,聲譽最好,品質普遍較高,是磁州窯的名牌產品?!皬埣摇痹齑烧沓鐾梁芏?,國內外很多博物館均有收藏。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人物紋枕 高14.1、面橫39.1、面縱17.2、底橫37.7、底縱11.8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然而,燒制“張家”瓷枕的窯場到底有多少個,也是個未解之謎。但從目前考古資料看,絕不是由一家燒造,而是好幾個張姓窯場競相燒造。從“張家”瓷枕底部印戳的種類看,有“張家造”“張家枕”“張家記”“張家窯”“張大家造”“張大家枕”“古相張家造”等等。這些印戳規格大小不一,橫豎有別,有陽文、陰文豎式雙欄配蓮葉荷花的,有陽文豎式單欄配蓮葉荷花的,有豎式無欄陽文、反文的,有橫式無欄陽文、墨書的,有橫式、豎式兩戳并用的,也有在瓷枕背面左右兩端墨書款式的。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岸邊觀魚圖》長方形枕 高14、面寬15.4、面長31.8cm 底部印“張家造”窯戳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瓷枕的發展經歷過一個有小到大、由窄到寬、由短到長的發展過程。唐代瓷枕尺寸較小,以至于被專家、學者叫做“脈枕”,似乎只能擱得下手腕以供醫生把脈之用。宋、金時期瓷枕一般在20厘米以上,元代瓷枕的體積較之宋金個頭更大一些。因此瓷枕尺寸的大小便成為瓷枕斷代的重要依據。

        宋末金初 磁州窯白地黑花八方枕 高12、枕面長32、寬23、底長31、寬21.5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鷺鷥飛翔圖》八角枕 高8.3、面寬13.5、面長21.1cm 底部印“張家造”窯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公雞啄蟲圖》八角枕 高7.4、面寬12.4、面長26.6cm 底部窯戳不清 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藏

          在外形方面,北宋時期葉形枕、方形枕居多,宋金時期八角枕、豆形枕、如意枕占有很大比例,而元代主要以長形枕為主,其他形狀已經很少了。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獅子滾繡球圖》豆形枕 高10、面寬18、面長23.8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雙鵝戲水》如意頭形枕 高12.8、面寬23、面長30.8cm 河北省文化保護中心藏

        金末元初 磁州窯白底黑花《童子伏鼓圖》豆形枕 高9.6、面寬22.8、面長17.1cm 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藏

          磁州窯瓷枕枕面圖案裝飾內容豐富,題材廣泛,生動活潑,線條簡練,多以生活題材為主,具有濃郁的民間文化生活氣息。常見有人物山水、歷史典故、詩詞畫作、吉語警句以及嬰戲、花卉、飛鳥魚蟲、猛虎禽獸等,記載的是當時民間百姓的生活場景或文化崇尚,是非常珍貴的古代民間文化遺存,更是我們了解古代民間生活、體育、游戲和審美的珍稀資料。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雙童戲雀圖豆形枕 高11.2、面寬28.9、長22.5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宋末金初 磁州窯白底黑花《童子蹴鞠圖》 前: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后:河北省博物館藏

        金代 磁州窯詩文書法枕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金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泰和元年”款《雙鴨戲水圖》豆形枕 高12.5、面寬17.6、面長24.4cm 日本東京靜嘉堂文庫美術館藏

          這件《雙鴨戲水圖》豆形枕的底部印有“張家造”窯戳,并墨書:“枕兒里水兒,胡大哥兒胡大嫂,價錢四十省謹記。泰和元年六月十九日置并亞。奴兒沒道好枕兒嬌兒也沒,胡鉦餅家記亞。鴛鴦戲水鴨兒?!苯鹫伦谔┖驮昙垂?201年。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楷書《小桃紅》元曲長方形枕 高14.2、面寬15.8、面長30cm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金末元初 磁州窯白地黑花篆書《月中仙》詞長方形枕 高15.2、面寬18、面長44.2cm 底部印“張家造”窯戳 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藏

        元代 磁州窯白地黑花楷書《枕賦》長方形枕 高14.4、面寬15.7、面長42cm 底部印“王氏壽明”窯戳 廣州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藏


         

          廣學天下增技藝,博采眾長  

          磁州窯作為純粹的民間瓷窯,并不具有越窯、邢窯、定窯、汝窯那樣的名窯在社會上層的影響力,因而不可能得到來自朝廷或官府衙門的幫助和庇護,也難以獲得額外的發展資源。一句話,磁州窯的地位是卑微的,他只有靠自身的努力,生產出滿足民間老百姓生活真正需要的產品,獲得老百姓和市場的真正青睞,才能有生存的機會。

        北宋 磁州窯白剔花嬰戲紋八角枕 高16.6、面寬27、面長47.6cm 日本兵庫白鶴美術館藏

          正是由于這種卑微的民窯地位,才使得磁州窯不受官府、朝廷的束縛、限制和綁架,能夠完全依照民間的需求和市場的方式來設計、制作和營銷產品。老百姓生活需要什么,就生產什么;社會流行什么,哪個產品好賣,就生產什么;哪個地方富裕、瓷器賣的價格高,就賣到哪里去。不僅要滿足需求,還要注意降低成本、增加利潤,不賺錢的事是不干的。這是磁州窯最明顯、最典型的民窯特性,也是磁州窯產品及工藝紋飾琳瑯滿目、豐富多彩且不斷創新的主要原因。

        北宋 磁州窯白釉剔小兔紋劃“長命枕壹只”八角枕 前高8.8、后高12.8、面寬23.5、面長31.9cm 天津市歷史博物館藏

          也正是這種卑微的地位和生存的壓力,才使得磁州窯沒那些名窯的架子,放下身段,向各窯學習,學習器物制作、學習工藝、學習造型、學習紋飾,大量仿制名窯的名優產品。磁州窯可以說是廣學天下名窯的典范。

        北宋 白地篦劃花曲帶牡丹紋大盆 高9.8、口徑30.7、底徑22cm  日本京都國立博物館藏

          磁州窯與長沙窯。有不少學者認為,磁州窯學習長沙窯的釉下彩并加以創新,理由是磁州窯釉下白地黑花、褐花彩器與長沙窯極其相似。當然對于這一點,反對者也不少,如日本的學者弓場紀知等,其理由就是長沙窯消失比磁州窯初創期還要早200-300年,兩者聯系過于牽強。

        北宋 磁州窯白地喇叭口注壺 高23、腹徑12.4、底徑7.8cm  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磁州窯與邢窯。我在《中華白瓷的鼻祖——邢窯》中講過,中國白瓷于南北朝末期到隋代初期的邢窯,經過粗白瓷到精白瓷的發展,于唐代中期到達鼎盛,形成北方邢窯白瓷與南方越窯青瓷“南青北白”分庭抗禮局面。到唐末至五代時期,邢窯衰退、定窯興起,這時期也正是磁州窯的初創期。磁州窯的白瓷無論風格與造型,與邢窯相似度最大,應該深受邢窯的影響。按照時間順序,邢窯的衰敗期與磁州窯的創始期能夠銜接,他們二者同在如今的河北省,相距并不遠。磁州窯可能就是以邢窯技術為基礎建立的,也可能是邢窯由于外敵入侵等原因,導致窯工南逃,將技術帶入磁州窯。在磁州窯研究的早期,日本學者小森忍甚至在中國陶瓷編年史中將磁州窯劃為邢窯的一個支派。邢窯在元代完全衰敗之前,也有過一段學習磁州窯燒制白地黑花瓷器的經歷,但終究未能挽回徹底衰亡的命運。

        北宋 磁州窯白釉瓜棱荷口小瓶 高22.5cm 日本東京松岡美術館藏

          磁州窯與定窯。我在《中華白瓷的拐點——定窯》中講過,鼎盛時期的定窯瓷器無論胎釉還是裝飾、燒制工藝已經超越了南方青瓷,成為白瓷勝過青瓷的拐點。天下瓷器開始進入以白為崇階段,定窯聲譽達到頂峰,磁州窯向定窯學習理所當然。從產品特征看,磁州窯向定窯的學習非常廣泛,在裝燒技術、器型、裝飾方法與紋飾、窯爐形式與用煤做燃料等方面,都有明顯的學習、繼承、仿制與創新的痕跡。磁州窯在經歷學習和器型仿定器之后,技術、工藝和產品質量水平有明顯提高,有的甚至超過定窯。這就是《格古要論》(增訂)中為什么講磁州窯“好者與定相似但無淚痕,亦有劃花繡花,素者價高于定器”原因。有意思的是,后來發展磁州窯、定窯之間相互學習,定窯主要學習磁州窯的白釉醬彩梅花點、珍珠地劃花填彩、白釉剔花(黑剔花和黑花)、豎線刻劃、白釉模印花、低溫綠釉、低溫紅綠彩等裝飾技術。更有意思的是,定窯在元代進入衰敗期時,已處于完全接受磁州窯技術,其產品風格已全盤“磁州窯”化,但最終還是回天無力。

        北宋 磁州窯瓷枕 日本大阪市美術館藏

          磁州窯與景德鎮窯。金末元初大量磁州窯窯工遷徙到景德鎮,給景德鎮帶去人才和技術,成為景德鎮窯起步、騰飛和元青花走紅的基礎。元、明時期磁州窯走下坡路,到清代已淪為非常普通的地方土窯,而此時期景德鎮窯風生水起。據記載,清末光緒帝推出工業改良計劃,彭城窯欲重整旗鼓,專門派遣技術、管理團隊到景德鎮學習取經。之后,彭城窯產品均帶有景德鎮青花瓷風格了。

        北宋 磁州窯瓷枕 日本東京富士美術館藏

        北宋 磁州窯瓷枕 日本大阪正木美術館藏

          磁州窯與河南、河北、山西、山東、安徽的一些窯口也有這十分密切的相互學習交流、借鑒仿制的關系,這些窯口在器型、裝飾方法、紋飾風格等方面,都或多或少存在相似之處。如當陽峪窯的絞胎、紅綠彩、白地黑花工藝;鶴壁窯的白釉刻劃剔印花、白釉紅綠彩及白地黑花工藝;扒村窯器型工藝與磁州窯核心窯區觀臺窯、彭城窯相似度特別大;登封窯珍珠地劃剔刻花工藝以及白釉、黑釉工藝;魯山段店窯白釉黑花、珍珠地劃花工藝;窯溝窯白地黑劃剔刻花工藝;介休窯化妝土及白地黑花工藝;淄博窯白釉黑花、黑釉白線紋工藝;蕭縣窯白黃黑釉墨彩畫花、劃印花工藝;……等等。有的還被一些專家、學者歸類為“磁州窯系”。

          磁州窯的對外傳播  

          磁州窯作為開放性的民窯,不僅廣學天下民窯技藝,而且將自己的風格、特色廣為傳播,影響深遠。磁州窯技藝的傳播主要有三類方式:一是隨著磁州窯瓷器遠銷各地市場,被各地窯場獲得并進而模仿。這是主要傳播渠道,也是各地許多窯口在器型、紋飾風格與磁州窯似曾相識的主要原因。二是各地窯場派人來取經學習交流。從本文上一節講述可知,磁州窯向來不保守,自己風格形成也是從別的窯口學到的經驗,更何況,磁州窯在大部分歲月里,本來就是一個松散的集合體,一個窯場消失、另一個窯場又興起,如此生生不息,在學習交流中生存。三是因磁州窯窯工跳槽或外遷而導致的技藝傳播。比較典型的例子是在金末元初,因戰亂慘烈,磁州窯所在的北方民不聊生,出現各窯大量窯工南遷現象,相當一部分窯工遷到江西吉州、景德鎮,為景德鎮陶瓷業發展作出過特殊貢獻。這個時期磁州窯正處在繁榮期,南遷窯工中必定有大量磁州窯窯工。

        元代 磁州窯白地褐花龍鳳紋梅瓶 口徑4.4、腹徑13.8、底徑11.8、高36.6cm 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

          正如“磁州窯”這一稱謂最初是歐美收藏家研究并提出一樣,磁州窯的收藏同樣具有世界性特點,美國、法國、德國、日本、英國、加拿大等國的博物館都藏均有不少磁州窯精品瓷器,而日本更是以數量多、藏品精美成為磁州窯收藏大國。這與磁州窯的遠銷和傳播密切相關。

        元代 磁州窯黑彩人物雙兔紋罐 口徑14.6、底徑16.6、高27.4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歷年來在各地出水、出土的沉船和瓷器庫存堆積遺址可以印證磁州窯在市場上流通的火爆程度。1970年代,在河北大名縣東部漳河故道上挖掘出一艘沉船,船上裝滿金代觀臺窯外運的瓷器;1970年代,北京元大都遺址多處發現磁州窯瓷器;1976 年,在韓國新安海底發現一艘元代沉船,隨后經過多次打撈,出水瓷器近2萬余件,其中有不少磁州窯白地褐彩、白地黑花和黑釉瓷器;1976 年,河北磁縣南開河、滏陽河交匯處故道發掘元代沉船 6 艘,出土瓷器 379 件,其中磁州窯瓷器363 件;1990 年,遼寧綏中縣大南鋪村漁民在渤海灣三道崗海域打漁時,經常打撈出瓷器和碎船板,文物部門聞訊進行征集,陸續征集到出水的磁州窯完整瓷器 584 件,隨后國家文物局成立綏中沉船水下考古隊,在1991-1994年間,先后4次水下發掘,出水磁州窯完整瓷器 225 件;1997年,在河北獻縣境內的滏陽河上發現一條沉船,船上滿載磁州窯瓷器;1998 年,河北滄州東光縣碼頭鎮出土一艘元代沉船,出土磁州窯瓷器 160 件;2002年,內蒙古集寧等地陸陸續續發現有許多磁州窯瓷器的窖藏……從北宋到明代,磁州窯的產品通過漳河、滏陽河等水路和其他陸路運出,銷售到全國各地市場,也通過渤海灣遠銷到東南亞各國,并受到各地、各國人民的喜愛。

        北宋末 磁州窯黑釉書“宣和元年五月二十二日張造”款矮腹瓶 高23.1、口徑7.8、腹徑18.9、底徑12.2cm 日本東京出光美術館藏(宣和元年即公元1119年)

          隨著磁州窯產品的廣為銷售和窯工的遷徙,許多窯場都受到磁州窯技藝的影響。景德鎮窯元代后開始生產大件釉下彩瓷,并使用毛筆書畫裝飾工藝;江西吉州窯從南宋時期開始,就使用毛筆書畫裝飾工藝,黑釉及鐵銹花器終成特色;陜西耀州窯元代之后也大量生產白地黑花瓷器;井陘窯也仿燒磁州窯裝飾風格的器物,等等。
        不僅國內,在世界陶瓷歷史上,磁州窯也做出了卓越貢獻,如泰國、日本、越南、朝鮮、馬來西亞等國的陶瓷中,有很多吸取磁州窯技法之例。

        14~15世紀 泰國宋胡錄器物

          據史料記載,元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泰國國王堪摩亨到元大都拜見元朝皇帝元成宗時,贈送了金條、象牙、犀牛角、琥珀等禮物,提出招聘磁州窯工的請求,經元成宗同意,帶回一批磁州窯工匠,創辦了著名的宋加洛制陶業,生產出一種叫“宋胡錄”的泰國陶瓷,其裝飾效仿磁州窯白地黑花技法,并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

        高麗繪器物

          磁州窯的影響還出現在朝鮮。在一些高麗青瓷上以鐵顏料繪畫,再施青釉燒成制品,被稱作“高麗繪”,其器型和紋樣明顯模仿磁州窯的白地黑花工藝。

          日本繪唐津四系罐高麗人在掌握磁州窯的制瓷技術后,又將這種工藝傳到日本。磁州窯那粗獷豪放的風格和大和民族勇猛強悍的氣質相結合,深受日本人民喜愛,于是他們很快就將磁州窯技法融入到自己的陶瓷制作之中,創造出“繪唐津”“繪志野”等一系列本土風格作品。日本著名的陶瓷鑒賞家石英明說:“在日本,早在桃山時代,以古唐津為首,包括志野的黑花紋樣技法,都模仿了磁州窯?!?BR>

        日本繪志野茶碗

          就像建窯天目茶盞一樣,日本甚至還將磁州窯的一些珍品認定為“日本重要文化財”,如永青東京文庫收藏的宋代磁州窯黑剔花折枝牡丹紋瓶、兵庫白鶴美術館收藏的磁州窯龍紋瓶。

          關于磁州窯系

          關于磁州窯系的劃分,到目前為止,還存在一些爭議。以歐美、日本和我國大部分權威專家、學者認為,凡是與白地黑花、剔刻劃花裝飾風格相似的廣大北方地區和一些南方地區的窯口,包括核心窯口觀臺窯、彭城窯,還有河南當陽峪窯(也稱焦作窯、修武窯)、鶴壁窯、禹州扒村窯、魯山段店窯、登封曲河窯、新密窯溝窯(密縣窯)、河北井陘窯、山西介休窯(也稱洪山窯)、榆次窯、山東淄博窯、安徽蕭縣窯(也稱白土窯)、江西吉州窯、陜西耀州窯,等等,都應該歸入“磁州窯系”,并將此寫入1983年版的《中國陶瓷史》中。

        北宋 “磁州窯系”瓷器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

          然而,對這個分類,少數專家、學者和一些窯口研究人員持反對觀點,認為不論窯口的發展脈絡和傳承,僅憑裝飾風格進行分類,未免過于狹隘。磁州窯產品的造型、裝飾題材均來自民間,也有仿自名窯,深受民間喜愛之后自然受到同行的仿效。不能把窯口之間技藝的相互學習、借鑒就當成“窯系”,也不能片面夸大磁州窯白地黑花及剔刻劃花工藝的單向傳播性,有些窯口如當陽峪窯、扒村窯等,其白地黑花與剔刻劃花工藝可能更早、更精致。還有吉州窯,因遷徙而來的窯工帶來磁州窯技藝,對吉州窯有巨大影響,如果吉州窯因此屬于“磁州窯系”的話,那么景德鎮窯也存在同樣的情況,總不能把景德鎮窯也算成“磁州窯系”吧?

        “磁州窯系”瓷器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

          我覺得這種觀點有一些許的道理。事實上,磁州窯由于歷史文獻記載太少,研究起步晚,除觀臺窯外,其他窯口均沒有進行過系統深入的發掘,眾窯口之間的相互關系尚未清晰,在這種條件下定義“磁州窯系”確實有點為時尚早。

        金代 磁州窯黑釉密凸線紋梅瓶 口徑5.9、腹徑12.3、底徑7.1、高25.4cm 日本東京松岡美術館藏

          但同時,我認為目前的窯系歸類又十分必要,否則,當前許多存世瓷器無法進行歸檔。我在本文中展示的中國及世界各地著名博物館收藏的器物中,除能夠與觀臺窯的發掘進行準確比對外,其他大部分器物都無法找到精確的窯口。特別是日本的博物館中,有些應該是當陽峪窯或扒村窯的器物直接寫成了磁州窯。因此,磁州窯及磁州窯系的深入研究工作,依然任重道遠。


          修武當陽峪窯

          當陽峪窯,位于河南省北部的焦作市修武縣西村鄉當陽峪村,也稱“碌武窯”“焦作窯”或“修武窯”,距磁州窯約260公里車程。當陽峪窯是一個以當陽峪村為中心、在周圍幾個縣市范圍內分布有70多座生產同類陶瓷器物的龐大民窯窯群。

          將當陽峪窯納入“磁州窯系”,主要是因為其風格與磁州窯相似度比較高。但事實上,當陽峪窯的歷史不一定比觀臺窯晚,部分技藝還在觀臺窯之上。日本人小山富士夫在1940年代撰寫的文章《北宋的修武窯》中談到:“修武窯在北宋窯中卻是風格變化最多、做工特別精細的窯,修武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藝術美感、清新簡明的風格,并且洋溢著近代的感覺。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修武窯比定窯、汝窯更有魅力。但是從古至今卻完全不被世人所知,真是不可思議!今后修武窯的重要性一定會被世人所認可,并且能夠得到全世界的關注?!?

        北宋 當陽峪窯白釉剔花瓶 高27、口徑5.5、足徑7.5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北宋 磁州窯白剔花方格纏枝紋直璧罐 高13.8、口徑14.4、底徑14.4cm  日本東京根津美術館藏

        當陽峪窯剔花筒形罐

          當陽峪窯始燒于唐代。由于得天獨厚的優質瓷土、充足的煤燃料、發達的社會經濟、充足的人口及其生活需求、便利的外運水路和距離京城——東京汴梁很近的地理優勢,當陽峪窯在北宋晚期發展到規模最大、擁有70多座窯場的窯群。和磁州窯類似,金元時期當陽峪窯繼續燒造,明代走向衰落,其中個別窯口如清化柏山窯,一直延續到民國。

        北宋 當陽峪窯剔花缸 高34.5、口徑16、足徑12.6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元代 白地黑花雁草紋玉壺春瓶 高28、口徑6.5、底徑7.8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當陽峪窯群柏山窯白地黑花劃纏枝玉壺春瓶下部當陽峪窯最主要的大宗產品和磁州窯很類似,是白地黑花系列,與磁州窯比所不同的是,當陽峪窯產品胎質比較疏松,陶土含鐵量低、胎色發灰,釉層較薄,裝飾工藝要遜色一些。

        北宋 磁州窯(實為當陽峪窯?)瓷器 日本靜岡●MOA美術館藏

          細分上,當陽峪窯產品按照其裝飾工藝和用途可以分為18個大類100多個品種, 主要有高溫單色釉、高溫窯變釉、單色釉描金、青瓷、鈞瓷、絞胎、釉下絞彩、釉下彩繪、釉上彩繪(紅綠彩)、斗彩、剔劃花、低溫綠釉、低溫黃釉、三彩、文字裝飾、小件制品、窯具、模具等18個大類。日常生活用品有碗、盤、盞、盞托、盆、罐、缸、梅瓶、嘟嚕瓶、缽、注子、勺、盒、唾盂、渣斗、枕、燈、燭臺、研磨器等。奉佛用器有佛像、佛塔、梅瓶、舍利罐、葫蘆、平爐、熏爐、花瓶等。陳設器有瓶、花盆、人物俑、動物俑、神像等。文房用品有水丞、水注、筆洗、硯、研滴、鎮紙等。文體娛樂用品有捶丸、烏食罐、口哨、小動物、小壺、小瓶、小罐、小碗、小盆、小枕、小提梁桶、小提梁籃、鈴鐺、象棋子、圍棋子、骰子等。建筑構件有磚、瓦、板瓦、筒瓦、低溫色釉力士、鴟吻以及脊飾上的摩羯、卷尾獸、妙音鳥等。

        當陽峪窯窯群礦山窯器物及殘件

          當陽峪窯的裝飾技法有繪花、劃花、篦劃、刻花、剔花、飛刀、印花、貼花、凸線、錐刺、珍珠地、填彩、鏤空、絞胎、絞彩、斗彩、模塑、雕塑等,以及它們的組合。其中廣為人知的裝飾技法有絞胎、絞彩、紅綠彩、剔刻花四種,而最有顯著特色的,就是絞胎。


        絞胎工藝流程示意圖

          所謂絞胎,就是用褐白、黑白或棕白兩色瓷泥交替迭摞、互相揉和,再用折迭、盤卷、切刮等方法制成各種絞樣,然后拉坯成型或模壓成型,胎上就出現兩色相間、紋理變化多端、十分美麗的圖案,再罩以晶瑩玉潤的透明釉、綠釉、黃釉,將如花似錦的花紋表現得淋漓盡致,給人一種流動變幻的美感,北方民間俗稱“ 透花瓷”。

        北宋 修武窯絞胎瓷罐 高9、口徑3.6、足徑5.1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當陽峪窯絞胎罐(示意圖)

          絞胎工藝復雜,制作難度極高,所以流傳下來的絞胎瓷十分稀少名貴。同時由于絞胎的胎生紋理表里如一、內外相通、紋理各異、一胎一面,具有不可復制性,其藝術價值極高,歷來成為收藏人士炙手可熱之極品。

        當陽峪窯絞胎瓷片

          絞胎誕生于唐代。就目前所知,唐代河南的鞏縣窯、登封曲河窯以及陜西的耀州窯均發現絞胎瓷,以鞏縣窯為較早。當陽峪窯在北宋時期學習引入絞胎技術,在北宋末年當陽峪窯進入繁榮期之時,將絞胎技術發揚光大。

        當陽峪窯絞彩罐 河南省陶瓷委員會藏

          絢麗多彩的當陽峪窯絞彩瓷片

          除了絞胎,當陽峪窯群還有釉下絞彩。就是在胎體外面的化妝土上或者直接在胎體上,施以兩種以上的彩釉,形成絞紋,再在外面覆蓋上透明釉,然后入窯燒制。絞彩器多為玉壺春瓶、花口瓶、帶座瓶、碗、盤、爐、盒、水注、枕、罐、水盂等。

        北宋 當陽峪窯白釉褐彩剔花尊 高25、口徑20、足徑8.7cm 河南褐煤博物館藏

          當陽峪窯的剔刻花瓷器也很有特色,主要制作技法有胎地剔白、白地剔黑、白地剔褐、白地剔紫等,大多數瓷器胎質較粗,足、底不施釉,圖案立體感強,色彩對比強烈,紋飾繁縟典雅,釉光瑩潤;通常以人物、動物、花卉紋為主體紋飾,以細致的唐草紋作地子,以幾何紋為邊飾, 給人以很強的藝術震撼力。

        金代 “磁州窯”三彩刻劃花紋瓷枕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當陽峪窯三彩刻劃花鳳穿牡丹紋枕


        當陽峪窯紅綠彩碗 河南省陶瓷委員會藏

          當陽峪窯的紅綠彩器也鮮艷奪目。其工藝方法類似唐三彩的制作,在白瓷或白地黑花瓷燒成后,用筆蘸紅、綠、黃等彩料,在釉上描繪出圖案花紋,再入窯低溫二次焙燒而成。宋金時期的紅綠彩也常稱為“宋加彩”或“金加彩”。耿寶昌先生曾經說過:“當陽峪白釉紅綠彩繪亦較突出,以人物塑像、盤碗為常,繪以荷蓮、菊花、魚藻,生動活潑,開拓了五彩瓷的歷史先聲?!?BR>看了以上當陽峪窯簡介,您對把當陽峪窯納入磁州窯系有何看法?歡迎在文后留言。

          鶴壁窯

          鶴壁窯,位于河南省北部鶴壁市鶴山區鶴壁集鎮,也稱鶴壁集窯。鶴壁窯是一個龐大的古窯址群,主要分布在北起鄧家村和四礦工人村,南至曹家村和陳家村,東至鐵橋,西至龍家和李家村一帶,東西長約1200米,南北寬650米,窯址面積80余萬平方米,是我國正式考古勘察、發掘最早的古窯址。

          鶴壁窯始燒于唐代,在北宋進入發展期,宋金時期全面繁榮,于元代因戰爭和元朝殘酷統治而衰落。


          在閱讀關于鶴壁窯書籍、文章時,我能感覺到,河南的文物工作者特別是參與鶴壁窯發掘、研究的專家學者,似乎對將鶴壁窯歸入“磁州窯系”有一些反對情緒。書籍文章中都似乎在刻意引證鶴壁窯比觀臺窯創燒時間早、發掘早、品種類別更豐富,描述了唐代到金代鶴壁窯分別與邢窯、定窯、壽州窯、耀州窯、建窯、汝窯、鈞窯的關系,只字不提磁州窯;只描述了元代處于衰落期的鶴壁窯與磁州窯有不少相似之處。個中原因,除了缺乏對古窯址的更科學、更深入、更細致的發掘與研究之外,還有什么其他原因呢?

          鶴壁窯以燒造白地帶花瓷器為主,品種有白地剔花、刻花、劃花、印花、紅綠彩以及白地黑(畫)花、白地褐(畫)彩等,另外兼燒白釉、黑釉、黃釉、青釉、茶葉末釉等單色釉瓷器。其中白地黑(畫)花是鶴壁窯貫穿始終、歷時最長、最富有特色的品種。

          繁榮時期的鶴壁窯,產品和器型非常豐富多彩,有各種各樣的碗、盤、盆、罐、盂、壺、盒、壇、龕、缸、蓋、瓶、豆、燈、枕、座、爐、人俑、紡輪、馬、羊、鴨、狗、猴、吹哨、鈴鐺、象棋、圍棋、骰子、骨牌等,既有大量的生活日用瓷,也有宗教用瓷與供器,還有玩具和形態生動逼真的瓷塑藝術品。

          鶴壁窯的裝飾技法與磁州窯基本相同,以剔刻劃花、繪畫、文字及詩文裝飾為主,圖案裝飾內容也和磁州窯一樣非常貼近民間百姓生活。所不同的是鶴壁窯在北宋之后大多數器物的胎釉及裝飾技法,與觀臺窯比,更顯粗糙、滯后,似乎在努力學習磁州窯又不得要領。

          你對鶴壁窯歸入“磁州窯系”有何看法?歡迎留言。

          禹州扒村窯  

          扒村窯,位于河南省中部的許昌市轄禹州市淺井鎮扒村,距磁州窯約290公里車程。古窯址位于村北,東西約2500米、南北約800米,窯址面積170萬平方米左右,是禹州最大的古窯址。

          扒村窯大致始燒于五代末或宋初,繁榮于金代,于金末元初戛然而止。原因是蒙古大軍與金國最慘烈的戰爭就發生在窯址不遠的三峰山地區,史稱“三峰山之戰”,隨后金國滅亡,扒村窯在戰爭中被毀。

        扒村窯蓋罐

        扒村窯荷葉紋盆

          扒村窯以燒造白地黑花瓷器為主,兼燒三彩、加彩和鈞瓷,產品豐富。在產品器型、紋飾、工藝、風格方面,扒村窯是除磁州窯核心窯口之外,與磁州窯最相似的窯口之一。將扒村窯歸入“磁州窯系”的爭議也較少。

        扒村窯魚盤

        扒村窯枕

          扒村窯的產品主要有三類:一是日常生活用器,以盤、碗、盆最多,其次是瓶、壺、罐、盃、枕等;二是陳設或玩具,如燭臺、動物、人物及各類玩具等;三是宗教用瓷,如香爐、神像俑及各種供器等。

        扒村窯草葉紋梅瓶

        扒村窯動物梅瓶殘件 高57cm

          扒村窯的裝飾技法與磁州窯相同,以剔刻劃花、繪畫、文字及詩文裝飾為主。所不同的是扒村窯在剔刻劃花時,有時不僅剔刻掉表層化妝土,還剔刻去一層胎,所以扒村窯的剔刻花產品往往給人一種更濃烈、立體感更強的感覺。另一個特點是,扒村窯的人物造型,舉手投足間更貼近河南當地的風俗習慣。圖案裝飾內容也和磁州窯一樣非常接地氣,貼近民間百姓生活。

        扒村窯“平安童子”人物供具

        扒村窯帶文字的瓷器殘片

          準確地講,縱觀世界各大博物館標注為“磁州窯”的藏品中,確實有不少其實是扒村窯產品。

          登封曲河窯  

          曲河窯,位于河南省鄭州市轄登封市告城鎮曲河村,是登封窯群的核心窯場,也是登封名聲最響亮、規模最大的窯場。當然,登封窯群不僅包括曲河窯,也包括隋、唐、宋、金、元時期的“神前窯”,還包括宋、金元時期的白坪程窯以及大冶、徐莊、君召等地的古瓷窯。

        登封曲河窯遺址出土瓷片及器物

          曲河窯始燒于晚唐、五代時期,繁榮于北宋、金國,終燒于金末元初。產品類別主要有黑白釉、青釉、白釉綠彩、白釉褐彩、白釉刻劃花、白釉珍珠地劃花、白地黑花、宋三彩、宋加彩、小型瓷塑等。裝飾方式主要有細線劃花、珍珠地劃花、刻花、繪花、鑲嵌、鏤雕、貼塑等。裝飾題材豐富,有花鳥、人物、動物、蟲魚等五大類、五十多個品種。

        北宋早期 珍珠地卷草紋六嘴花插 高22.9、管徑口徑2、底徑9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登封曲河窯珍珠地劃花人物橄欖瓶 高39.7、口徑7、底徑10.1cm 上海博物館藏

          曲河窯最有特色的裝飾是珍珠地劃花。所謂珍珠地劃花,主要是模仿金銀器上的魚子狀珍珠紋飾而成。具體做法是在用劃線勾畫出來的圖案之外,用管狀工具戳印小圓圈,是花紋以外形成布滿小圓圈的地紋(有些器物也在花紋以內戳印小圈)這樣可以烘托和突出主題花紋,使裝飾具有不同于簡單的劃線裝飾的韻味。

        登封曲河窯珍珠地人物橄欖瓶 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

          珍珠地劃花裝飾創始于河南密縣,北宋時已傳播到河北、山西,以登封曲河窯產量最多,以觀臺窯色調最紅。

        北宋 白釉珍珠地劃花雙虎紋橄欖瓶 高32.3、口徑7.3、足徑9.5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現存故宮博物院的北宋曲河窯珍珠地刻劃花“雙虎紋橄欖瓶”、日本出光美術館的白地刻劃花執壺精美絕倫,是磁州窯系的經典之作。

          河南密縣窯  

          密縣窯,位于河南省鄭州市轄新密市,分為西關窯和窯溝窯兩處窯場,密縣是古縣名。西關窯位于密縣老城西關廣濟橋(現名惠政橋),窯址面積25萬平方米左右。西關窯燒造于唐代、五代和北宋。產品以白釉為主,兼燒黃釉、黑釉、青釉、白釉綠彩、三彩器。晚唐、五代時期,把唐代金銀器上鑿花裝飾應用于瓷器裝飾工藝,創造了珍珠地劃花技術,成為磁州窯及其他北方窯場學習仿制的樣板。


        唐代 密縣窯珍珠地鸚鵡紋枕 長17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窯溝窯位于新密市大隗鎮,北距西關窯18公里,南距禹州扒村窯18公里,其產品風格與西關窯基本一致,只是有一點色差。窯溝窯的白釉珍珠地劃花瓷器也非常有特色。

          山西介休窯


          介休窯,位于山西省晉中介休市洪山鎮洪山村,所以也稱“洪山窯”。窯址以洪山村古窯址為中心,東西約250米、南北約100米,窯址面積2.5萬平方米,是山西乃至北方一個比較有名的窯場。

          介休窯主要生產白瓷、黑瓷兩大類產品。白瓷以施化妝土類產品為主,裝飾手法有印花、黑畫花、刻劃等,器形多樣,幾乎涵蓋了當時社會所有日用器形。

        介休窯瓷器 介休市博物館藏


        白地畫花瓷片、瓷器(示意圖)

          介休窯深受磁州窯的影響,其白釉劃花、剔花、釉下黑彩劃花及釉下褐彩等器物,風格與磁州窯非常相似。介休窯有一種白地紅花的畫花裝飾器,色彩異常美麗,為絕精特色之作。

          淄博窯


          淄博古瓷窯群,分布于山東淄博南部的淄川、博山境內,共有二十多處,經考古調查發掘的有寨里窯、磁村窯、西坡地窯、大街窯四處。淄博窯的燒瓷歷史悠久,從北朝晚期始,經隋唐宋金,元明清,延至民國,歷時1400余年,至今“博山陶瓷”制品仍然活躍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淄博窯的磁村、西坡地、大街等窯在北宋末年,受到磁州窯的影響,開始生產具有磁州窯風格的產品,這大概是有人將淄博窯歸入“磁州窯系”的主要原因吧。

        淄博陶瓷博物館部分藏品

        黑釉起白線花口瓶 高32、口徑12、足徑12cm淄博陶瓷博物館藏

        宋代 絞胎碗 淄博窯遺址出土

          淄博窯生產的磁州窯風格產品包括黑釉、黑釉起線紋、白地黑花、鐵銹花、絞胎等器物,品種和磁州窯類似,以生活用器為主。其中黑釉起線紋產品比較有特色。

          蕭縣窯  


          蕭縣窯,位于安徽蕭縣白土鎮白土寨,也稱“蕭窯”或“白土窯”。蕭縣窯始燒于隋代,在北宋發展到繁榮期時具有72座窯場,是安徽一個較大規模的古窯群。

          蕭縣窯在宋金時期大量生產磁州窯風格的白釉器,也有少量黑釉產品,有壇、缸、花瓶等,大多胎體厚重、裝飾粗獷,制作一般。

        金代 蕭縣窯生產的部分實用型器皿 1985年白土窯窯址出土

          井陘窯


          井陘窯,位于河北省井陘縣中北部和井陘礦區,于1989年被發現,目前調查、勘探遺址12處,總分布面積約102萬平方米,規模較大。井陘窯歷史悠久,創燒于隋代,歷經唐宋金,元明清,延至民國,是繼邢窯、定窯、磁州窯之后河北省第四大名窯。

          井陘窯是民窯,以白瓷為主,兼燒絳釉、黑褐釉、黑釉瓷次之,也見有少量的天目釉、綠釉、黃釉器。裝飾手法以劃花、刻花、印花、鏤空為主。井陘窯出土的12件印花模子顯示了金代印花的精湛藝術,其圖案反映內容豐富,技法多樣。

        金代 井陘窯出土的四季花卉紋碗模子,制作精美

          井陘窯產品以各式的碗盤為主,其次為缽、盂、瓶、壺、尊、罐、盒、盆、爐、燈、枕、建筑構件及人物、動物小塑玩具等。

        金代 井陘窯白釉戳印花枕

          井陘窯在宋金時期達到繁榮。其風格與定窯、磁州窯非常接近,故有人建議歸入“磁州窯系”。

          由于篇幅原因,還有不少“磁州窯系”窯口,不在此一一羅列。特別是一些重要窯口,如吉州窯、耀州窯等,我將來可能要進行重點講解的。

          結束語

          毛主席說過:“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在寫作本文的過程中,我深深感到,磁州窯扎根民間,以服務市場和百姓為主要方向,與時代同步,推動我國陶瓷歷史前行。他打破傳統的束縛,以開放的學習姿態,兼收并蓄,砥礪創新,把一切認為美好的東西,吸收并創造性地融入瓷器的設計、制造和裝飾中,裝扮著人民群眾的美好生活,成為中華民族優秀歷史文化的一部分;他仿造金銀器器型、學習名窯的精品之作,并將其平民化、市場化,推動陶瓷在大江南北乃至東南亞民間廣為傳播;他像一名中國陶瓷的耕耘者,行進于河邊與田間地頭,低調又充滿生活智慧,隨意而不失嚴謹韻味,粗簡卻不失精致雕琢;他以白地黑花為主要載體,將北方民間藝術、審美、民俗、體育、競技、舞蹈、詩文、諺語、警示、樂曲、傳說、故事、游戲、教育、花卉、風景等元素,創造性應用于瓷器的裝飾,使一件瓷器猶如一段歷史、一篇教材、一首樂曲、一個寫意素描、一副瓷上水墨畫,承載著中華民族文化和審美,像千年的行者一般,沾溉天下,造福百姓;他以“民間網紅”的姿態,不計“名利”地將深受人民群眾喜愛的器型、紋飾、圖案題材以及制瓷技術、裝飾方法傳播到大江南北和東南亞,間接地推動著中國水墨畫的傳播,也推動著釉下彩、青花瓷、斗彩等裝飾工藝的產生和發展,更提升了中國陶瓷技術、文化和藝術的整體水平。在文章的結尾,我想再說一句:低調、偉大的磁州窯,就是中國陶瓷歷史長河中的一顆璀璨、耀眼的明珠!本文初稿“十一”長假期間在北戴河完成。感謝夫人及親戚為本文的修飾與修改!

          當您讀到此處,說明您已真正閱讀了本文,您的閱讀已經給我帶來莫大的欣慰,謝謝您!感謝文后“參考書籍、資料”欄所列的所有古籍、現代書籍、專業雜志文章的作者,這是我大部分思路、知識、觀點的來源,盡管我有些觀點和所列專家、學者可能不一致,但我亦從中受益良多。文中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搜索。在此一并致謝!
        如讀者對這些古籍、現代書籍、專業雜志文章感興趣,請聯系我。

          本文版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用于商業目的請聯系作者本人。

        程彥林2019年10月12日夜寫于北京

          參考書籍、資料:
        1. 葉麟趾著《古今中外陶瓷匯編》1934年出版
        2. 陳萬里《調查平原、河北二省古代窰址報告》載于《文物參考資料》1952年1期

        3. 陳萬里著《陶枕》朝花美術出版社1954年8月出版

        4. 楊寶順《湯陰縣鶴壁古瓷窯遺址》載于《文物參考資料》1956年7期

        5. 陳萬里《鶴壁集印象》載于《文物參考資料》1957年10期

        6. 陳萬里《磁州窯的過去及未來》載于《裝飾》1959年2期

        7. 張諤《漫談磁州窯新產品》載于《裝飾》1959年2期

        8. 馮先銘《瓷器淺說》(續)載于《文物》1959年5期

        9. 武寄琦《河南安陽西郊唐、宋墓的發掘》載于《考古》1959年5期

        10. 劉來成《觀臺窯址發掘報告》載于《文物》1959年6期

        11. 馮先銘《河北磁縣賈璧村隋青瓷窯址初探》載于《考古》1959年10期

        12. 陳萬里《故宮博物院十年來對古窯址的調查》載于《故宮博物院院刊》1960年2期

        13. 宋伯胤《蕭窯調查記略》載于《考古》1962年3期

        14. 陳萬里《中國瓷器史上存在著的問題》載于《文物》1963年1期

        15. 陳萬里《中國歷代燒制瓷器的成就與特點》載于《文物》1963年6期

        16. 胡悅謙《安徽蕭縣白土窯》載于《考古》1963年12期

        17. 馮先銘《河南密縣登封唐宋古窯址調查》載于《文物》1964年3期

        18. 李輝柄《磁州窯遺址調查》載于《文物》1964年8期

        19. 馮先銘《新中國陶瓷考古的主要收獲》載于《文物》1965年9期

        20. 張寧《記元大都出土文物》載于《考古》1972年6期

        21. 山東淄博陶瓷史編寫組《山東淄博市淄川區磁村古窯址試掘簡報》載于《文物》1978年6期

        22. 王振鐸《試論出土元代磁州窯器中所繪磁針》載于《中國歷史博物館館刊》1979年0期

        23. 馮先銘《宋磁州窯綜論》載于《人文雜志》1980年1期

        24. 葉喆民《論當陽峪窯與磁州窯系(一、二)》載于《中國陶瓷》1982年1、2期

        25. 中國硅酸鹽學會主編《中國陶瓷史》馮先銘等著 文物出版社1982年9月出版

        26. 劉志國《磁州窯研究綜述》載于《河北陶瓷》1984年2期

        27. 李文明《揚州出土的磁州窯龍鳳瓷罐》載于《文物》1984年6期

        28. 李德金《宋元彩繪瓷》載于《景德鎮陶瓷》1984年S1期

        29. 張子英《磁州與磁州窯》載于《陶瓷研究與職業教育》1985年4期

        30. 耿青巖《金代磁州窯系臥女瓷枕》載于《文物》1985年10期

        31. 劉志國《磁州窯的起源、發育與形成_》載于《河北陶瓷》1986年4期

        32. 葉喆民《磁州窯新得》載于《中國陶瓷》1987年4期

        33. 劉禮純《江西瑞昌宋墓出土磁州窯系瓷瓶》載于《文物》1987年8期

        34. 賈振國《淄博市博山大街窯址》載于《文物》1987年9期

        35. 長谷部樂爾《磁州窯的歷史及其影響》載于《陶瓷研究》1988年3期

        36. 劉荷英《河南鶴壁集宋代瓷枕》載于《考古》1988年9期

        37. 楊靜榮《有關磁州窯起源和發展的幾個問題》載于《故宮博物院院刊》1989年2期

        38. 劉志國《金代磁州窯的特征》載于《河北陶瓷》1989年2期

        39. 邯鄲地區文管所《觀臺窯考古發掘的新收獲》載于《文物春秋》1989年4期

        40. 劉善沂《山東聊城地區出土的磁州窯瓷器》載于《考古》1989年8期

        41. 劉志國《關于磁州窯原料的研究》載于《陶瓷研究》1990年2期

        42. 葉喆民《磁州窯書法欣賞》載于《裝飾》1990年4期

        43. 秦大樹《磁州窯的研究史》載于《文物春秋》1990年4期

        44. 秦大樹《河北省磁縣觀臺磁州窯遺址發掘簡報》載于《文物》1990年4期

        45. 秦大樹《河北省磁縣觀兵臺古瓷窯遺址調查》載于《文物》1990年4期

        46. 陳堯成《鶴壁集窯黑、紅彩陶瓷的顯微結構特征》載于《硅酸鹽學報》1990年6期

        47. 張子英《磁縣發現北宋漏澤園叢葬地》載于《文物春秋》1992年2期

        48. 張子英《磁縣古代陶瓷工業燒造的三個區域》載于《文物春秋》1992年3期

        49. 劉志國《磁州窯的饅頭窯與燒成技術》載于《陶瓷研究》1992年4期

        50. 張子英《解放前的彭城陶瓷工業》載于《陶瓷研究與職業教育》1992年5期

        51. 劉志國《古代磁州窯陶瓷商品初探》載于《河北陶瓷》1993年1期

        52. 張子英《磁州窯瓷枕》載于《陶瓷研究與職業教育》1993年2期

        53. 張子英《磁州窯燒造的文字枕》載于《文物春秋》1993年4期

        54. 張子英《淺議磁州窯“張家”造枕》載于《中原文物》1994年1期

        55. 葉佩蘭《故宮博物院藏銘文枕》載于《故宮博物院院刊》1994年1期

        56. 于文榮《漫談磁州窯陶枕工藝》載于《中國歷史博物館館刊》1994年2期

        57. 秦大樹《試論磁州窯的民窯特色》載于《文物春秋》1994年3期

        58. 馮先銘《淺談白釉綠彩瓷器》載于《收藏家》1994年4期

        59. 秦大樹《磁州窯白地黑花裝飾的產生與發展》載于《文物》1994年10期

        60. 馬忠理《磁縣北朝墓群_東魏北齊陵墓兆域考》載于《文物》1994年11期

        61. 李輝柄《磁州窯及其瓷枕》載于《紫禁城》1995年1期

        62. 張威《遼寧綏中元代沉船調查述要》載于《中國歷史博物館館刊》1995年1期

        63. 張子英《磁州窯觀臺遺址出土的瓷枕》載于《華夏考古》1995年1期

        64. 龐昊《翁牛特旗發現元代磁州窯龍鳳紋瓷罐》載于《文物》1995年3期

        65. 劉天鷹《淺談磁州窯的裝飾主要技法與特點》載于《文物春秋》1995年3期

        66. 周軍《河南密縣西關瓷窯遺址發掘簡報》載于《考古》1995年6期

        67. 郝亞山《鶴壁集瓷窯遺址淺說》載于《中原文物》1996年3期

        68. 秦大樹《論磁州觀臺窯制瓷工藝、技術的發展》載于《華夏考古》1996年3期

        69. 秦大樹《觀臺磁州窯遺址繁榮階段述論》載于《中原文物》1997年1期

        70. 張子英《河北磁縣北齊元良墓》載于《考古》1997年3期

        71. 北京大學考古系等著《觀臺磁州窯址》文物出版社1997年3月出版

        72. 葉佩蘭《元代磁州窯的幾點新成就》載于《收藏家》1997年5期

        73. 陳萬里著《陳萬里陶瓷考古文集》紫禁城出版社1997年9月出版

        74. 秦大樹《論紅綠彩瓷器》載于《文物》1997年10期

        75. 秦大樹《邯鄲市峰峰礦區出土的兩批紅綠彩瓷器》載于《文物》1997年10期)

        76. 秦大樹《簡論觀臺窯的興衰史》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77. 趙青云《磁州窯與河南各地的民窯》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78. 馬忠理《磁州窯的裝飾品種及其流行時代》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79. 雪生《試論磁州窯的文化現象》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80. 陳堯成《磁州窯古陶瓷裝飾技術成就》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81. 吳志紅《從釉下彩繪瓷看磁州窯與吉州窯之區別》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82. 周淑蘭《磁州窯的鐵銹花裝飾》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83. 張增午《淺析豫北磁州窯系與河北諸窯的關系》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84. 楊貴金《當陽峪窯新探》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85. 王文強《鶴壁窯白地黑花瓷的創燒與發展》載于《文物春秋》1997年S1期

        86. 陳潤民《清宮藏宋代磁州窯瓷器》載于《收藏家》1998年6期

        87. 于榮麗《記兩件帶墨書題記的磁州窯瓷器》載于《收藏家》1998年6期

        88. 李知宴《評<觀臺磁州窯址>》載于《文物》1998年8期

        89. 劉濤《絞胎器與“絞釉”器》載于《中原文物》1999年1期

        90. 張子英《磁州窯及紋樣裝飾》載于《河北陶瓷》1999年2期

        91. 張玉《芳洛陽出土的宋代瓷器漫談》載于《中州今古》1999年3期

        92. 秦大樹《試論翠藍釉瓷器的產生、發展與傳播》載于《文物世界》1999年3期

        93. 秦大樹《論磁州窯與定窯的聯系和相互影響》載于《故宮博物院院刊》1999年4期

        94. 劉濤《當陽峪窯剔劃花瓷器》載于《中原文物》 2000年1期

        95. 長谷部樂爾《元代磁州窯的特征》劉志國譯 載于《陶瓷研究》2000年2期

        96. 陳銀鳳《正定縣收藏的幾件井陘窯瓷器》載于《文物春秋》2000年2期

        97. 秦大樹《宋元時期磁州窯瓶類器物的發展及其使用功能探討》載于《南方文物》2000年4期

        98. 張子英《磁州窯歷代燒造述略》載于《邯鄲師專學報》2000年4期

        99. 王興《磁州窯的書法藝術》載于《邯鄲師專學報》2000年4期

        100. 馬忠理《磁州窯獨特裝飾藝術研究(上)》載于《邯鄲師專學報》2000年4期

        101. 馬忠理《磁州窯獨特裝飾藝術(下)》載于《邯鄲師專學報》2001年1期

        102. 弓場紀知《談宋代磁州窯》劉志國譯 載于《陶瓷研究》2001年1期

        103. 詹嘉《古代瓷枕民俗文化探析》載于《江蘇陶瓷》2001年1期

        104. 長谷部樂爾《論金代磁州窯》劉志國譯 載于《陶瓷研究》2001年2期

        105. 馬小青《磁州窯白地黑花元曲枕》載于《文物春秋》2001年2期

        106. 張子英《試論觀臺金代磁州窯》載于《華夏考古》2001年2期

        107. 郭濟橋《井陘窯的發現和研究》載于《中國陶瓷》2001年2期

        108. 陳景順《禹州扒村窯白地黑花瓷藝術鑒賞》載于《文物天地》2001年5期

        109. 李文杰《河南密縣西關窯五代珍珠地劃花白釉瓷缽工藝分析》載于《文物春秋》2001年5期

        110. 秦大樹《白釉剔花裝飾的產生、發展及相關問題》載于《文物》2001年11期

        111. 馮先銘主編《中國陶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12月出版

        112. 陳力軍《磁州窯系陶瓷裝飾繪畫中的寫意格局》載于《裝飾》2002年2期

        113. 戴書田《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藏磁州窯題字瓷器》載于《文物春秋》2002年3期

        114. 劉濤《珍珠地劃花瓷器的類型與年代》載于《中原文物》2002年3期

        115. 孫傳波《大連地區出土的元代磁州窯白釉褐花罐》載于《北方文物》2002年3期

        116. 王興《磁州窯與瀟湘八景》載于《邯鄲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2年3期

        117. 馬小青《磁州窯四系瓶新證》載于《文物春秋》2002年4期

        118. 劉志國《酒文化與磁州窯》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2年5期

        119. 郝良真《磁州窯臼地黑繪花酒壇及相關問題探析》載于《文物春秋》2002年5期

        120. 陳杰《淺析宋元時期磁州窯彩繪牡丹紋》載于《文物春秋》2002年6期

        121. 劉濤《磁州窯類型—幾種瓷器的年代與產地》載于《故宮博物院院刊》2003年2期

        122. 劉志國《磁州窯瓷枕詩情畫意賞析》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3年2期

        123. 張長安《河南鶴壁古代陶窯遺址淺析》載于《華夏考古》2003年3期

        124. 馬小青《磁州窯枕上的蘇軾詞》載于《邯鄲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3年4期

        125. 徐巍《從磁州窯枕看宋代民間體育》載于《中國文化研究》2003年4期

        126. 楊貴金《中國絞胎藝術瓷研究》載于《焦作大學學報》2004年1期

        127. 楊棟《冀南出土磁窯器物上的金元詞曲》載于《文藝研究》2004年1期

        128. 徐巍《從磁州窯枕看宋代民間體育(續)》載于《中國陶瓷》2004年2期

        129. 郭守齡《朝鮮粉青砂器與中國宋代磁州窯的關聯性》載于《裝飾》2004年4期

        130. 劉志國《磁州窯魚藻紋盆藝術鑒賞》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5年3期

        131. 劉志國《磁州窯陶瓷繪畫藝術鑒賞》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5年4期

        132. 陳杰《從磁州窯彩繪嬰戲紋看宋金時期的兒童—兼談磁州窯彩繪嬰戲紋的風格特點》載于《四川文物》2005年5期

        133. 郭學雷著《明代磁州窯瓷器》文物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

        134. 馮小琦《宋代如意形瓷枕》載于《文物》2005年9期

        135. 馬小青《磁州窯瓷器裝飾藝術賞析(連載)》載于《收藏界》2005年10-12期

        136. 張偉英《磁州窯白地黑繪裝飾藝術研究》系《蘇州大學》2006年碩士論文

        137. 傅瀛瑩《試論金代扒村窯白地黑花瓷人物圖案》載于《華夏考古》2006年1期

        138. 劉志國《磁州窯四系瓶藝術賞析》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6年1期

        139. 劉志國《磁州窯錦地開光裝飾藝術》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6年2期

        140. 馬小青《河北境內磁州窯的內河運輸》載于《邯鄲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6年2期

        141. 張燕《走近山西榆次窯》載于《收藏界》2006年3期

        142. 原雪輝《當陽峪窯研究中幾個需要澄清的問題》載于《焦作大學學報》2006年3期

        143. 陳杰《略談宋元時期山東地區瓷器手工業的磁州窯因素》載于《華夏考古》2006年4期

        144. 王鴻新《當陽峪窯與磁州窯的黑白刻剔花和鐵繡花》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6年4期

        145. 馬小青《宋元磁州窯文字枕概述及斷代(上、下)》載于《收藏界》2006年4、5期

        146. 馬小青《磁州窯瓷枕上書寫的蘇東坡詞》載于《收藏界》2006年11期

        147. 王興《磁州窯的白地黑花嬰戲枕》載于《收藏家》2007年1期

        148. 劉志國《明代磁州窯藝術(上、下)》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7年2、3期

        149. 王鴻新《北宋時期當陽峪的陶瓷制造業》載于《焦作大學學報》2007年3期

        150. 汪東《宋代磁州窯裝飾藝術研究》載于《巢湖學院學報》2007年4期

        151. 張偉英《磁州窯白地黑繪紋飾的裝飾性研究》載于《中國陶瓷》2007年7期

        152. 王興《磁州窯元雜劇畫枕》載于《收藏家》2007年8期

        153. 許婷婷《古磁州境內宋元時期磁州窯系瓷器繪畫研究》系《南京航空航天大學》 2007年碩士論文

        154. 劉敬華《磁州窯瓷枕造型藝術研究》系《河北師范大學》2007年碩士論文

        155. 劉慶慶《扒村窯瓷繪藝術研究》系《河南大學》2007年碩士論文

        156. 李少穎等著《瓷上水墨  中國扒村窯藝術》中州古籍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

        157. 郝良真《磁州窯瓷塑玩具芻議》載于《文物春秋》2008年1期

        158. 潘軍《磁州窯“瓷詩文化”評析》載于《文博》2008年2期

        159. 北朝《當陽峪窯群概述》載于《收藏界》2008年2期

        160. 郭畫曉《洛陽宋代瓷枕賞析》載于《文物世界》2008年2期

        161. 龐洪奇《“清末新政”與磁州窯瓷業改良》載于《邯鄲學院學報》2008年4期

        162. 劉濤《<明代磁州窯瓷器(郭學雷著)>讀后》載于《文物》 2008年7期

        163. 康煜 曾瓊《芻議磁州窯和吉州窯釉下白地彩繪裝飾紋樣》載于《中國陶瓷》2008年9期

        164. 張曉燕《從磁州窯瓷枕看宋元市井文化的勃興》載于《文物世界》2009年2期

        165. 劉潔《瓷枕的文化》載于《浙江工藝美術》2009年3期

        166. 原雪輝《論當陽峪窯》載于《焦作大學學報》2009年4期

        167. 原雪輝《當陽峪窯、焦作窯或修武窯“供御”等若干重要問題的研究》載于《焦作大學學報》2009年4期

        168. 張偉英《磁州窯裝飾藝術探源》載于《中國陶瓷》2009年5期

        169. 劉志國《金代磁州窯雕塑藝術》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09年6期

        170. 鶴壁市文物工作隊編《鶴壁窯》中州古籍出版社2009年9月出版

        171. 葉喆民、馬忠理編《中國磁州窯》上、下 河北美術出版社2009年12月出版

        172. 劉志國《磁州窯釉裝飾藝術》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10年3期

        173. 陳斌《淺談磁州窯文化的藝術特色》載于《邯鄲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0年3期

        174. 陳馨《磁州窯系瓷枕制作工藝初探》載于《考古與文物》2010年3期

        175. 董健麗《山東淄博磁村窯址調查》載于《中原文物》2010年3期

        176. 陳敏《當陽峪窯的裝飾藝術》載于《中原文物》2010年4期

        177. 丁珊《當陽峪窯器物裝飾形式初探》載于《裝飾》2010年8期

        178. 李明琴《豐富多彩的彭城窯瓷器》載于《收藏界》2010年10期

        179. 王建?!洞胖莞G考察紀略》載于《陶瓷學報》2011年1期

        180. 王建?!懂旉栍G址群考察紀略》載于《中國陶瓷》2011年1期

        181. 高巖  等《淄博陶瓷“當代國窯”一試論淄博窯的歷史內涵(一、二)》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11年2、4期

        182. 葉喆民著《中國陶瓷史》增訂版 三聯書店2011年3月出版

        183. 趙會軍《試論登封窯》載于《中原文物》2011年4期

        184. 魏傳來《巧手精工、神韻天成—山東淄博窯宋金絞胎瓷器淺說》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11年9期

        185. 劉志國《磁州窯對日本陶瓷的深遠影響》載于《東方收藏》2012年8期

        186. 劉立忠《磁州窯陶瓷的藝術價值與成就》載于《陶瓷研究》2013年3期

        187. 孔六慶《論北方陶瓷繪畫的宋代磁州窯系瓷繪》載于《陶瓷學報》2013年3期

        188. 董健麗《論金代介休窯及相關問題》載于《華夏考古》2013年4期

        189. 中國藝術博物館編《中國登封窯》中國華僑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

        190. 魏傳來《山東淄博古窯址出土陶瓷欣賞(一、二)》載于《陶瓷科學與藝術》2014年5、7期

        191. 劉志國《試析磁州窯對韓國陶瓷的影響》載于《東方收藏》2015年6期

        192. 劉志國《瑰麗的玄色之美—談彭城窯黑釉天目茶具藝術》載于《東方收藏》2015年12期

        193. 鄭以墨《圖像與知識的建構—宋元時期磁州窯瓷枕研究》載于《中國美術研究》 2017年4期

        194. 米向軍《淺述磁州窯對外交流》載于《收藏界》2019年1期

        195. 元代 托克托主編《宋史》卷六十一、八十六、三百、三百四十八、四百六十八 收錄于《四庫全書》

        196. 明初 曹昭著《格古要論》卷下 收錄于《四庫全書》

        197. 明初 曹昭著 王佐增補《增訂格古要論》卷七 收錄于《續四庫全書》

        198. 明代 徐溥、李東陽撰《明會典》卷一百五十七 工部十一《陶器》載于《四庫全書》

        199. 明代 申時行撰《大明會典》卷一百九十四 工部十四《陶器》載于《續四庫全書》

        200. 明代 湯顯祖著《邯鄲記》第三折《入夢》 刊于明萬歷刻的《新編繡像》

        201. 明代 謝肇淛著《五雜俎》卷十二“物部四” 列《四庫全書》禁書

        202. 明代 張萱《疑耀》卷七“磁器” 收錄于《四庫全書》

        203. 清代 藍浦原著 鄭廷桂補輯《景德鎮陶錄》卷七 古窯考即附錄

        204. 清代《光緒重修廣平府志》卷十八“磁州物產”

        205. 民國 許之衡著《飲流齋說瓷》說窯第一

        206. 民國 張厚璜、李詳耆著《鉅鹿宋器叢錄》天津博物院 1923年出版

          
        -工藝百科-中國藝術品 乱人伦人妻无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在线视频,日韩精品无码自拍第15页,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