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bhdnd"></meter>

      <menuitem id="bhdnd"></menuitem>

        <big id="bhdnd"></big>
        <add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font id="bhdnd"></font></thead></progress>
        <big id="bhdnd"></big>
         

        兩個極端

        時間:2015/10/25 16:43:47文章作者:新民晚報 林明杰
          其一

          如今的美術評論有兩個極端,一種是學院派的,主要功能是寫得讓人看不懂和昏昏欲睡;另一種是微信微博上的,基本上以說滑稽清口的路數講美術“八卦”,誘粉為目的。

          若二者間非要我做個選擇,我倒有點傾向后者,與其思想貧乏還裝神弄鬼,倒不如用說學逗唱普及點美術知識來得可愛和有點營養。

          不過,如果我們的興奮點只會停留在畫家的情人和世界名作上的豐乳肥臀之類,那又何必做美術評論?隨便一個二線明星的八卦魅力和粉絲量都超過一個一線畫家,這就是現狀。要八卦,美術領域的八卦潛力有限,還不如直接做娛樂八卦。

          有個有趣的情況,我發現微信微博上寫美術史和評論的作者,不乏才情出眾者。娛樂八卦圈倒少這樣的寫手。用這么高的才情,傳播些美術八卦,真有點大材小用了。

          藝術不僅有皮毛,還有靈魂。這靈魂是人類不斷進步的根源。

          其二

          美術家的穿著打扮也有兩個極端,一種乞丐派,蓬頭垢面、毫不考究;另一種是演藝派,打扮得像演戲。我算是對美術界比較熟悉的,有時候初見一些人也會猶豫:他是和尚?是道士?是變戲法的?還是混道上的?

          畫家、雕塑家等在創作時,不能排除個別的高人能西裝革履戴著領帶站在羊毛地毯上畫油畫,大多人往往都像工人和農民在勞動時一樣,體力活,還是臟活,顧不得形象。

          但是,縱然是以畫室臟亂差著稱的英國畫家弗洛伊德,他在出席畫展等重要場合時,衣著打扮還是不會有失英國紳士體面的。哪像我們這里的畫展,從畫展主角到來捧場的畫家同行,就像是農村集市趕集的。過去陳逸飛在上海舉辦畫展,請柬上要求來賓穿正裝,被美術界“丐幫”在背后罵了個天昏地暗。

          美術家總還是從事美的工作者,給人類造美的同時,也不要一點都不顧自己的形象對吧。同樣是畫家,不妨找出些老照片,看看劉海粟當年創辦的上海美專里的畫家們,對比對比。

          把自己搞得像演戲似的另一種極端,也很奇葩。藝術精神離不開一個真字,你把自己整得你媽都不認識你了,忽悠誰呢?
        乱人伦人妻无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在线视频,日韩精品无码自拍第15页,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