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bhdnd"></meter>

      <menuitem id="bhdnd"></menuitem>

        <big id="bhdnd"></big>
        <add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font id="bhdnd"></font></thead></progress>
        <big id="bhdnd"></big>

        疑義相與析

        時間:2010-7-10文章作者:陳履生

         
        陳履生




        不久前,上海同時舉辦了兩個關于林風眠的展覽,一在上海中國畫院,一在土山灣美術館,這是兩個具有內在關聯的特別的展覽。其內在關聯的點不是林風眠藝術的本體,而是與一收藏家相關的收藏。由此將關于林風眠的故事搬上了臺面,其中關于林風眠作品真偽的爭辯,不僅是一種利益的維護,更重要的是一個特殊的個案表現出了當下關于著名畫家作品真偽的鑒定,出現了與利益相關的巨大的差別。雖然其中的故事情節沒有什么變化,可是,為了圓場的種種辯解,卻越描越黑,甚至影響到林風眠的人品和公眾形象,實在難以視而不見。



        原定在上海中國畫院舉行的一藏家收藏的署名為林風眠的作品,因為作品的真偽存有爭議,原來聯合主辦方中的上海中國畫院和上海林風眠藝術研究會宣布退出,所以,只能異地舉辦。關于作品的真偽,說真的一方認為——藏家和林風眠數十年交往的故事,要編造起來頗有難度。從上世紀40年代末,該藏家與林風眠相識后,“一直以購買作品的方式接濟其生活”。因此,該藏家所藏作品,“幾乎涵蓋了林風眠從上世紀30年代至60年代的所有藝術歷程?!边@里的40年代末,如果以1948年到1949年為具體的時間,當時作為國立藝專教授的林風眠在生活上可能還沒有到需要別人“接濟”的地步,這一點只要看看他周圍的教授的生活,大致可以確認。50年代至60年代,這基本上是一個均貧富的時代,林風眠何以需要別人“接濟”,別人又是如何有能力來“接濟”林風眠,也是需要許多實證的。還有一種說法—— 藏家“本人其實并不懂畫”,“要他編造故事、制偽作品,不太可能”。很顯然,造假不一定都是親歷親為,所以,不一定是懂畫的才能造假,這一類事情我們經常會聽到的一個詞就是“組織”——這不是指該藏家,而是針對一種說法。



        回到作品本身來看,說這批作品“之所以引發軒然大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們不同于慣常所見的林風眠作品,甚至還有一些作品看似未完成的草圖”?!皬某WR來說,贗品只會去模仿大師成熟的作品”,該藏家“所藏的這些看似粗糙的則是‘標準件背后的實驗性的作品’。恰恰是這些不成熟的東西,有的被林風眠日后自我否定了,有的是今后成就的低層級階梯。從學術研究的角度看,不成熟的這些東西,比以往展現于世的標準件,更有價值”。再回到此前的“接濟”論上來說,實在又是與情理不合。人家好心“接濟”你林風眠,你林風眠非但沒有拿出代表作,或者一般性的作品,反而拿出“看似粗糙的”、“看似未完成的草圖”相贈或相售,真是難圓其說。另一方面,就林風眠對于藝術的熱情和嚴謹的為藝態度,他又是怎么可能將他的“看似粗糙的”、“看似未完成的草圖”贈送或售于他人?偶爾為之,或許可以解釋,成批就難以服眾。因此,需要指出的是,可以懷疑林風眠的作品,但不能懷疑林風眠的人品和藝德,更不能為了編造故事而敗壞林風眠的名聲。


         
        為了這個署名為林風眠的作品展覽,主辦方還舉辦了一個主題為“疑義相與析”的研討會。研討會之后,疑義非但沒有能夠廓清,反而又多了另外的疑義。

          
        乱人伦人妻无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在线视频,日韩精品无码自拍第15页,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 -藝術研究-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