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bhdnd"></meter>

      <menuitem id="bhdnd"></menuitem>

        <big id="bhdnd"></big>
        <add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font id="bhdnd"></font></thead></progress>
        <big id="bhdnd"></big>

        陳履生:“預約”成為問題



        時間:2023/7/14 20:46:22 文章來源:陳履生美術館 

        東莞博物館門前的現場預約

        法國巴黎大皇宮門前排隊的觀眾

        參觀意大利米蘭參觀圣瑪利亞感恩教堂中達芬奇的《最后的晚餐》要預約

          在中國參觀博物館要預約,這是近幾年的事;始于疫情時期,是為了防疫的需要。

          預約——讓很多想參觀博物館的觀眾感到尷尬和無奈,從北京到各省會的博物館,以及到地市級的博物館,都有這樣一種無奈,一票難求。

          過去曾經有一些博物館中的展覽很火,但是,博物館都沒有用“預約”的辦法來限制觀眾。毫無疑問,“預約”是限流的一種方式,但不是唯一的方式;“預約”也可以有多種方式?!邦A約”是雙刃劍,一方面它可以服務于博物館的限流,另一方面也會限制了觀眾的自由參觀。

          實際上在世界范圍之內,參觀博物館要“預約”的并不普遍,是極個別的——這或許是我的孤陋寡聞。能夠舉出的事例可能不多。在米蘭參觀圣瑪利亞感恩教堂中達芬奇的《最后的晚餐》一直是要預約,而且通常要提前數月,那不僅是限流,還為了秩序。還有在紐約參觀移民公寓博物館需要預約,這里的預約是一種經營的手段。還有就是像盧浮宮等一些著名博物館中的特展,因為它的特殊性要通過限流來控制展廳內的人數,比如像2017年盧浮宮的“維米爾大展”就是通過“預約”的方式來限流,并抬升人氣,因為盧浮宮當時需要消除前一年槍擊事件的影響。

          今天中國博物館事業的發展,好不容易幾經努力有了觀眾數量的突升,各個省市級博物館的觀眾量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而且場館面積也在不斷的增大。如今參觀“預約”的方式一方面表現為疫情時期所采取的特殊方式的延續,另一方面反映了各省市博物館以及一些專題博物館觀眾人數的激增,尤其是到了節假日,還有寒暑假期間。那么,用“預約”的方式來限流可能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然而,這種方式所帶來的是什么?最直接的就是公眾參觀的不便,能不能預約得上成為一種擔心,預約不上又成為一種焦慮。更為嚴重的是,這種“預約”的方式有下沉到地市級的博物館,如廣東東莞市博物館等,而這類博物館本來的觀眾就不多,這幾年剛剛度過了疫情而有點起色,這“預約”卻嚴重影響到公眾與博物館的關系?!邦A約”給公眾帶來的種種不便,對于公共文化服務單位來說可能是最大的問題。比如像很多人的行程計劃中原本沒有參觀博物館,可是,在具體的行程中會突然想到去參觀博物館,相信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歷。然而,過去的行程變化并不影響參觀博物館,說去就去,說走就走;現在因為“預約”,這種隨機性的參訪就成為問題,一般來說不可能預約到當天的門票。

          在這樣一種需要“預約”的參觀博物館的方式中,從某些方面來看,對于觀眾熱情的傷害是顯而易見的。這是一個矛盾,對于在中國為數不多的熱門博物館來說,是博物館每天接待人數的最高值與具體觀眾需求之間的矛盾。這種矛盾如何來解決?當然,也有像山東青州博物館那樣通過建新館擴大它的空間范圍來解決矛盾,但并不是每一家博物館都能用這樣的方式。博物館的“大”總是有一定的限度。面對這樣一種“預約”的方式,如何去保護觀眾的熱情,如何讓觀眾在這座城市中能夠滿足參觀博物館的文化需求,這是必須要考慮的。

          既然(有的)博物館的客流量很大,博物館是否可以考慮通過延長開放的時間,從8小時到10小時,甚至增加夜場(或每周一次夜場);或者于所在的城市給當地的居民在每周的某個時間段開設專場或特別的通道;或者是每天的某一個時間段給外地突然造訪的游客以具體的方便;或者是給那些能夠出示第二天機票或高鐵票的旅行者以特別的處理??傊k法總比困難多,可以用多樣的方式來解決觀眾的參觀需求,而不是像衙門那樣用一種不可破防的鐵律,用一種辦法來對待觀眾的不同需求。顯然,觀眾能夠自覺地走進博物館,在中國是一件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情,這是有著幾十年教育的累積,社會風氣的熏染,也有著無數博物館人多年來的辛苦努力?,F在的公眾有了對于博物館的依賴,他們想到博物館中去走一走,看一看,而面臨著“預約”這樣的問題,這和文物資源在城市中的配置有一定的關系,也和博物館的管理有關聯??陀^來看,免費開放是增大客流的主要原因,那么,為了讓更多需要參觀博物館的觀眾能走進博物館,對于一些熱門的特展,或者博物館內有著重要藏品的展廳,是否可以用收費的方式來緩解供需之間的矛盾,這是需要主管部門考慮的政策問題。在市場經濟為主導的社會發展中,用經濟的杠桿來解決公共文化服務的問題,應該是符合社會發展規律的。

          在一座城市中,比如在長沙,馬王堆漢墓的影響力是顯而易見的,也是客觀存在的,而其他博物館并非有那么火爆。如果我們用“預約”的方式來籠而統之的對待社會、對待觀眾,這種一刀切的辦法是不可取的。博物館以人為中心、以觀眾為中心的服務理念,要求研究、關注這之中的不同需求。如何應對不同的需求,需要用不同的方法,用多樣的方法,而不僅僅是一種簡單的方法來對待復雜的觀眾需求。在我們的城市中,或許觀眾還不適應去參觀各種不同門類的博物館,他們所知道的只是舉世聞名的那些重要發現和重要藏品,因此,這就造成了展覽資源失衡的這樣一種獨特的景象。比如中國的很多旅行者到了倫敦,只知道去聞名于世的大英博物館,可是,卻忽略了國家美術館、V&A、泰特等著名的博物館;而巴黎的博物館很多,卻都擠在盧浮宮。

          因為是慕名而來,人們到了西安就是想看兵馬俑,就是想看歷史博物館,這是可以理解的,如同到了北京要去長城一樣。實際上西安也有很多值得看的博物館。那么,如何解決這樣的一個問題?通過“預約”來調劑確實是為博物館的管理解決了一些問題,但這只是解決了博物館的問題,卻沒有完全能解決觀眾的問題。實際上在一個具體的工作日或者具體的開放時間之內,也并不是每一個時間段都有很多的觀眾,那么,如何解決這樣一個“預約”的問題,需要更精細化的設置來預約不同的時間段,或者是隨時調劑一些特別的需要。事實上,制度設計往往有一些疏漏,所以,最近爆出黃牛倒票的事件,則讓人們看到了“預約”的疏漏,盡管難以理解,卻是真實的存在。其核心是供求關系,其本質是管理問題。因為人們現在看不到倒高鐵票的。

          在國外參觀博物館,偶爾也會遇到“預約”的問題,然而,當你告知是來自遠方的中國,因為“預約”不上,或沒有辦法解決票務的問題,也是可以通融和商量的。這就如同在東莞博物館,老人是可以不受“預約”限制的。對于一些熱門的博物館來說,每天需要通融的參觀者并不是太多,并不普遍。而這些博物館通常都比較大,多三五十人于展廳中是看不出來的。再就是,熱門博物館一般都有常設展和臨時展,也可以在館內用人工的方法來調劑那些人數較多的展廳,先讓觀眾進來看看其它展覽。在這座城市中,如果讓那些預約不上的觀眾失望而歸的話,關鍵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要預約,但已經到了門口,失之交臂對他們來說,可能就是一輩子的失望。比如說有觀眾從外地到西安旅游,他可能是一輩子第一回,也許以后很難有機會再來,那么,這一次失望可能就是伴隨終生。館方應該考慮到多種可能性,應該做一些問卷調查,應該了解到這些失望而歸者的具體訴求。

          總之,以觀眾為中心的博物館服務,就是需要用多樣的方法來面對多樣的需求,而不是簡單的用“預約”兩個字來解決全部的所有問題。公共服務應該用非常人性化的方式來對待這個“預約”的問題,其本質并非是要攔住觀眾,而是在敞開大門的同時更好的為公眾服務。

        公眾號ID:chenartmuseum


        用文化的步履陳說平生的堅守

        研究 | 交流 | 分享

        陳履生美術館群:油燈博物館:江蘇常州市武進區環湖北);陳履生美術館:江蘇常州市武進區環湖北路,江蘇揚中市新壩鎮新治路,海南三亞海棠花開,合肥斌鋒文化中心;漢文化博物館&竹器博物館:江蘇揚中市新壩鎮新治路;陳履生美術館研習基地:貴州貴陽市開陽縣王車村

        The End

        【陳履生博物館群開放時間】

        上午9:00-11:30(11:00停止入場)   

        下午2:00-5:00(4:30停止入場)

        免費參觀  

        周一閉館

        地址:江蘇省揚中市新壩鎮新治路199號

        電話:0511-88225018  郵箱:clsgm@qq.com

        乱人伦人妻无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在线视频,日韩精品无码自拍第15页,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