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bhdnd"></meter>

      <menuitem id="bhdnd"></menuitem>

        <big id="bhdnd"></big>
        <add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font id="bhdnd"></font></thead></progress>
        <big id="bhdnd"></big>

        陳履生:“歴”“暦”辨正



        時間:2023/10/1 9:01:39 文章來源:陳履生美術館 

          3月31日,因為在深圳畫院開“慶祝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深圳美術大展”的策展會議,下午,被院領導叫去參加在畫院一樓展廳舉辦的“第四屆深圳市青年書法藝術雙年展”開幕式,這種順水人情的事情經常發生。沒想到深圳有500多名50歲以下的青年書法家參加了這一展覽的征稿,而展出的作品也有相當的水平,類似于小型的全國書法展。深圳青年書法家協會的一位領導(這里隱去其姓名)在致辭中說,甄選中特別注意到錯別字的問題,當時我的內心就感嘆基層文化工作者能有這樣的文化自覺,其維護中國文字和中國書法的尊嚴是值得敬重的。此后,他又說像故宮這樣的單位出版的《故宮日歷》的書名都錯,可想而知當代中國在文字方面問題的嚴重性。聽到這里,心中一愣,不會又是抹黑故宮吧。立馬拿出手機查了一下(抱歉,這是對臺上致辭者的不尊重),還真是如此——“故宮日歴”。相信在當下能夠看出其中之錯的人有很多,不要說領導,就是故宮的一般工作人員也能夠看出。那又是何以如此呢?

          我的文化自覺,又像順水人情一樣拉著我探討其中的原委以及其中的對與錯。

          在網上可以查到不斷有人指出“故宮日歷”書名的“歴”之錯,所以,早在2013年1月5日《北京晚報》就發表了《故宮日歷所用“歴”字引爭議故宮釋緣由》,但質疑聲還是不斷,2016年1月7日《新民晚報》發表的陳茗屋《也說“故宮日歷”》;2016年1月5日《新民晚報》發表的丹長江《<故宮日歷>又被找出硬傷》,有的還拉出了“咬文嚼字”的專家來論證。本來其中的對錯是一目了然的,不需要多費口舌。

          而堅持對的官方的一些解釋如果說圓了,公眾不僅可以釋疑解惑,而且還可以增長知識;可是,要把錯的說成是對的,是有相當的難度,而有些說法則是混淆視聽。還記得那個“撼”(捍)字嗎?

          為了以正視聽,先理清來由:

          1933至1937年,“國立北平故宮博物館院”出版了《故宮日歷》。2010年,以1937年版的《故宮日歷》為藍本,故宮博物院又重新出版了《故宮日歷》,一直延續到2017年出版了2018年的《故宮日歷》,形成了故宮的傳統產品。作為年貨,還是深受歡迎的。

          為了弄清緣由,先從版本上來考證:

          1933年,《故宮月歷》書名題字中是“厤”,而“厤”是“曆”的異體字;年份中用的是“曆”,兩者皆對。

          1934年,書名中篆書題字的“曆”是對的,年代中的“西歷一九三四年”錯。由此可以看出這一時期客觀存在著混用的問題。這也可以從1931年1月1日北平《世界日報》蔡元培推行國歷報道的“暦”“歴”二字混用中看出。但這不代表“歴”等同于“暦”。

          1935年,書名題字和年份中的“歷”(曆)都錯,封面開始用漢《史晨碑》集字書名“故宮日歷”,1936年、1937年沿用其錯。自2010年重新出版以來,書名題字一直沿用至今,一錯再錯。

          再以2009年的《故宮日歷》的版權頁作為例證來談這兩個字的問題,版權頁首先存在著簡繁混用的問題,不符合國家規范,其中的書名與出版時間用的是繁體,而編輯、出版、發行等等都是簡體。但是,書名與出版時間用的都是“曆”,也就是說,出版社是認同“曆”和“歷”是有差別的。

          實際的問題之根本是出在集字之上。

          《故宮日歷》的編者在2015版的編纂說明中強調:《故宮日歷》封面上的四字,“是沿用1935年和1937年版《故宮日歷》所用《史晨碑》漢隸集字……合乎集字規矩。這里出現了“規矩”二字。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但是,集字的規矩是什么?

          就集字而言,為了某一名稱,出于對某一名人或某一字體的敬重,而將其手跡中的相關的字集合到一起而成為自己所需要的某一名稱。集字的無奈,還因為找不到合適的人書寫,通過集合前代名家的手跡而達到超于當代書寫的目的。集字比較多的出現在牌匾或名稱之上。也有像吳昌碩那樣,出于對石鼓文的愛好而經常集石鼓文而成自己所書的對聯;在書法界還有專好甲骨文而集甲骨文書法對聯的。當然,還有出于對偉人的崇敬而集字成為校名、報刊名等的,其中以當代的“毛體”居多。

        吳昌碩集阮刻天一閣北宋本石鼓文,“以樸為秀古原樹  其真自寫斜陽花”

          不能籠統的說集字的“規矩”,重要的是要說清楚、說明白“規矩”是什么?規矩都是人定的,又是什么人定的規矩?集字通常是合于自己的需要,若干個字集合到一起要比例勻稱,和諧而如同出于一人之手。就常識所知,集字如同書寫,不能有錯別字,尤其是招牌和書名等具有標識性的內容,如果是錯別字那意思就全然不對。不要說錯別字,就是書寫的不易辨識,也會成為坊間的笑話,如用行草書寫“博物館”而成了辨識誤讀中的“情婦館”。中國人對于真實、準確的追求是一絲不茍的,有??睂W不斷訂正前人的錯誤,逐字逐句;而在外文翻譯的“信達雅”的準則上,“信”是放在首位的,因為準確是至高無上。

          之所以用“歴”而不用“暦”,如果解釋為“實為以集古字表追仰古風之需要,實為以古體正字為雅致之需要”,那就完全破壞了規矩——為了“古風”和“雅致”而不管對錯,如此,如果從某碑中集“故宮”二字,因找不到“宮”字而有字形相近的“官”字,將其集為“故官”,不知道合于規矩否?不知道故宮的官人認同否?社會文化的公共性表現在很多方面,所以,不能用“書法”和“藝術”來搪塞,更不能用混淆是非來狡辯。

          集字可以用一位書家的一件碑帖中的字,如果能找全而且合適的話,那是最好的。也可以用一位書家不同的碑或帖,還可以用同一時代、相同風格的不同的碑或帖,出現這種情況通常是因為同一碑或帖中找不到全部所需的字,如“油燈博物館”就是用了王羲之不同碑帖中的字。而“中國漢畫學會”中的每一個字都有不同的來源,其中的“中”為泰射簡;“國”為張騫碑;“漢”為漢印印文;“畫”為景云叔碑;“學”為小子殘碑;“會”為華山廟碑。

          發生在本案中口口相傳的集漢代《史晨碑》的《故宮日歷》,又有幾位去研究《史晨碑》呢?

          立于山東曲阜孔廟、建于公元前478年的《史晨碑》,全碑有1116字,但只有一個“歷”字,語出“大漢延期,彌歷億萬”。這里的“彌歷”,指久經;經歷,其“歷”而非“曆”,這是無疑的。如果這里的“歷”為“曆”的意思,那么,將其集成“故宮日歷”則可以說得通,但顯然不是。1935年的集字者完全忽視了對與錯,而將它們拼湊到了一起。出現這樣的問題可能有多方面的原因,可能也和當時客觀存在的對這兩個字不管或忽視對錯相關,也與容易混淆有關。

          至于《故宮日歷》編纂說明中稱“歴”為“曆”的異體字,這就不對了。1955年10月,在北京召開的全國文字改革會議上通過了《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草案》,同年12月,文化部和文改會聯合發布了《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要求從1956年2月起在全國實施。該表收異體字810組,根據從簡從俗的原則,從中選出810個作為正體,淘汰了1055個異體字。其中的歷〔嚦〕、暦〔厤〕是兩個字,是810個字中的兩個字,這是很明確的。其中“暦”的異體字為“厤”,也符合1933年第一本“故宮日歷”中書名字的用法。所以,不能拿異體字來說事,更不可沒有依據的隨便一說。如果“歴”為“曆”的異體字,那在國家公布的《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中應該表述為曆〔歴〕。

          還有一種解釋:“民國時期的《故宮日歷》出版時,擔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馬衡先生正是古文字學、金石學大家,對古代碑帖研究頗有造詣。如果日歷封面的漢隸集字有錯,當時就應該不會被放過了?!蔽也粦岩神R衡先生的造詣,但可以試想如果有人對馬先生說“這是集字做法的規矩”,那馬先生還能說什么?

          “至于‘歴’字的寫法,漢碑中出現很多?!薄诲e,是有很多,要看其具體的字義,正如同《史晨碑》中“大漢延期,彌歷億萬”,其“歷”字不是“日暦”的“暦”?!啊豆蕦m日歷》既是日歷,也是藝術品,封面采用漢隸集字并忠實于《史晨碑》原作。這是集字做法的規矩?!边@種解釋就更讓人無語,“藝術品”就可以不管對錯和是非,這是誰家的規矩。還是想想那深圳基層組織的領導都知道的是非問題,怎么到了京城,到了國字頭的單位就沒有了是非,而成了“規矩”。這難道是詮釋什么叫“店大欺客”嗎?

          不管怎么說,現在不是“中華民國”,現在也沒有了“北平”,我們所面對的也不是“國立北平故宮博物館院”。時代不同了,到什么山唱什么歌。過去錯了就改正,沒有必要堅守,更沒有必要死守。當然,在今天的法治社會,有法更不能不依。

          那我們就看看“規矩”吧——2000年10月31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修訂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于2001年1月1日起施行。此法確立了普通話和規范漢字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法定地位。其“總則”的第四條明確“公民有學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權利?!薄皣覟楣駥W習和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提供條件?!钡诙隆皣彝ㄓ谜Z言文字的使用”中的第十一條漢語文出版物應當符合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規范和標準。第十三條 公共服務行業以規范漢字為基本的服務用字。

          國家為什么要立法,就是要從根本上解決混亂的問題,就是要在法律的高度明辨是非,樹立中國文字的尊嚴?;诖?,不管是“公共服務行業”,還是“漢語文出版物”,都應該遵守該法?;诖?,所有的解釋都不能凌駕于國家大法之上,而所有的解釋都不能繞開這一國家法律。明確是非,中國文字的正確表述,是公共服務行業的基本立場和態度,也是博物館應有的公共文化服務的作為。

          一個單位不管大小,做好小事很重要。而有些事雖小,卻反映大問題。

        公眾號ID:chenartmuseum

        敬請關注

        用文化的步履陳說平生的堅守

        研究 | 交流 | 分享

        陳履生美術館 & 油燈博物館地址: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環湖北路88號花博園北大門東出口  雅集園

        乱人伦人妻无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在线视频,日韩精品无码自拍第15页,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