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bhdnd"></meter>

      <menuitem id="bhdnd"></menuitem>

        <big id="bhdnd"></big>
        <add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thead></address>

        <progress id="bhdnd"><thead id="bhdnd"><font id="bhdnd"></font></thead></progress>
        <big id="bhdnd"></big>

        石雕

        上一頁
        1/23頁 共650

        這尊國寶級佛像每5年去日本展覽一次,有何傳奇故事?

        時間:2022/1/13 10:02:53 文章來源:佛像雕塑藝術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督饎偨洝?/p>

          1999年深冬,偌大的北京城寒意料峭。就在社科院考古所,一封神秘來信打碎了平靜。

          黃色的牛皮紙信封,用笨拙的鋼筆字寫著寄件人:宿白。

          信件寄給考古所專家,楊泓先生。

          楊先生放下信,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宿白先生作為北大著名的考古學者,又是自己的老師,一眼就能看出,信封絕對不是他的字,況且自己與老師同在北京,時常走動,從沒聽老師說寄了信過來。

        宿白先生著作

          更詭異的是,查了郵戳,這封信根本不是從北京寄出,而是來自萬里之遙的廣州。

          迷霧,漸漸云起。

          楊先生打開信封,里面裝了幾份奇怪的文件:

          一張日本美秀博物館的藏品照片,一頁1983年第7期《文物》雜志的復印件。

          此外還有一面白紙。

          令人匪夷所思,白紙上從右向左,用繁體寫了兩個字:“國寶”。

          楊先生火速聯系了老師,很快坐實了猜測:這封信根本不是來自宿白。

          而仔細辨認這“國寶”二字筆跡,倒是頗類似港臺地區或日本人的書寫習慣。

          既然如此,這封信為何假冒老師之名?背后藏著怎樣的圖謀?又究竟出自何人?

          這一切疑問,正如窗外驟起的北風,吹起了一段珍貴國寶的千年傳奇。

        01 何為蟬冠?

        繽紛組帶,蟬聯纓冠,或智或愚,能危能安 《北魏法師碑》

          那張日本美秀博物館的藏品照片,是一尊寶相莊嚴的石雕古佛。

          古佛笑顏輕啟,背后光輪如蓮花怒放,飄逸的天衣如微風輕靈,吹拂起瓔珞和項鏈,兩只手臂卻空空如也,不知所蹤。

          令人驚訝的是,拿起那頁1983年第7期《文物》雜志,上面赫然印著同一座古代佛像!

          怎么看出來的?除了造型風格和雕塑技法一模一樣,此外都缺失了手臂。

          更重要的是,兩張照片里的古佛,額頭都靜靜趴著一只雕琢精美的石蟬。

        額頭石蟬

          沒錯,這座古佛是一尊蟬冠菩薩:她秀骨清像,頭戴蟬冠,結合國內此前出土發現,完美吻合1500年前的中國南北朝時代造像特點,不可能是日本佛像。

          你一定想知道:何為蟬冠?為什么說這種蟬冠菩薩只會來自中國?

          蟬,就是俗稱的“知了”。

          這種昆蟲的習性很特別:幼蟲蟄伏于土中,成長到一定階段后結成蟬蛹,隨后羽化成蟲,丟下蟬蛻,飛上枝頭響徹云霄。

          正因為此,早在3千多年前的商朝,華夏文化鴻蒙初開之時,先民就留意到蟬這種神奇技能。

          于是在昆蟲界的小伙伴里,知了率先擺脫平凡,被賦予了“復育”的神圣涵義,象征著神靈重生,生命不息。

        青銅器上蟬紋

          被神化的蟬,隨后被藝術加工成“蟬紋”或“人面蟬紋”,爬上了貴族祭祀禮儀的青銅器。

          當時常見的青銅蟬紋,包括三角的垂葉形狀等,有的腹部還形象表現出一節節條紋。

          比如這件商代晚期的“射女鼎”(現藏上海博物館),在鼎的下部,就精細刻畫了蟬紋的復育圖案。

        射女鼎,商代晚期,腹部裝飾蟬紋

          時光奔流不息。到了神仙方術盛行的漢朝,知了更是飛上神壇,被人們視作登仙的吉祥物。作為玉器的黃金時代,漢朝人用技藝精湛的玉雕,讓蟬陪伴著眾生的起落。

        玉蟬,漢代

          像是當時的玉蟬,以這件現藏四川博物館的為例:雙目突起,翅膀收斂,上面還細致刻出條紋,可以說還原度非常高了。

          在2千多年前的漢朝,這種玉蟬或被人系于腰間,表明主人如玉蟬般品質潔凈,或是放入亡者口中,稱之為“玉琀”或“琀蟬”,寄托羽化復活,早豋仙界的期許。

          就這樣,無論青銅器還是玉器,悠悠蟬鳴,如同映襯著忘川的彼岸之花,見證了無數人在生命長河里來來往往。

        蟬冠復原

          與此同時,被視作自然靈物的蟬,從此時起也飛入皇家宮廷,出現在大臣權貴頭戴的帽子上,也就是所謂的“冠”。

          就這樣,蟬冠誕生了。

          蟬冠,顧名思義就是裝飾蟬紋的帽子,事實上,除了蟬紋外,有的還會裝飾貂尾。

          根據《漢官儀》:“侍中,左蟬右貂,本秦丞相史,往來殿中,故謂之侍中?!?/p>

          即是說,秦朝官方就有了稱作“貂蟬”的冠服,戴在丞相史官的頭上。

          可見此時的“貂蟬”還不是后來的四大美女,而是朝廷男人們穿在身上的工作服。

          為什么叫“貂蟬”呢?那是因為這種帽子右邊掛著貂尾,左邊裝飾金蟬。

          顯而易見,又是貂又是蟬——此等豪華拉風的冠服,注定不是普通的皇家打工人能享受。

        蟬冠復原示意

          歷史確實如此,在漢朝,只有陪伴皇帝左右的侍從官才能佩戴“貂蟬冠”,這些人深受帝王信任,約等于皇家的高級顧問。

          蟬冠到了他們的頭上,還多了一層含義:當時人認為蟬“居高飲絜(同潔),口在掖下”,嘴巴藏在身子下面,所以還有韜光養晦、奉獻生命的意思。

          而漢朝后進入動蕩分裂的三國魏晉,各路割據勢力各占山頭,曾經的禮制被踐踏在地,如此一來,眾多稱雄一時的權臣經常隨意授予高官。

          作為顯貴標配,“貂蟬冠”迅速迎來一波通貨膨脹。

          根據《晉書》記載:“每朝會,貂、蟬盈坐?!鄙铣瘯r,皇帝往下一看,滿屋子大臣頭上都帶著貂蟬冠。

          發展到后面,甚至因為貂尾形狀跟狗尾巴差不多,連老百姓都忍不住吐槽:“貂不足,狗尾續”,成了一句成語“狗尾續貂”。

          這段歷史從文物來看,雖然紡織品和毛皮容易腐爛,目前沒有出土完整的貂蟬冠實物,但其中“蟬冠”的熠熠光彩倒是留存了下來。

        東晉金珰附蟬

          比如這件東晉泰和6年的金珰附蟬(現藏南京市博物館),普遍認為是蟬冠上的裝飾。金珰圓肩優美,透雕著精細的蟬紋,還以寶珠修飾出眼睛。

          而除了保存下來的蟬紋金鐺,如果想一睹蟬冠的完整面貌,就只能看看蟬冠菩薩了。

          到這里,另一個問題來了:佛教來源自古印度恒河,這種蟬冠,為什么戴到了菩薩的頭上?

          這就不得不佩服華夏文明強大的漢化能力:蟬冠菩薩像一座燈塔,照亮了那段佛教中華化的歷程。

          回望2千年前的漢朝,西域的大地晴空蔚藍,花雨繽紛,踏著黃沙迎著東方,佛教傳入中原,當東土神祇遇上西方佛陀,源源不斷的中華文化開啟了對佛教長達千年的進化。

        殘佛頭,洛陽出土

          這段時間里,從漢朝到魏晉南北朝的300多年,古印度佛像藝術迅速向中華佛像藝術轉變。

          簡單來看,印度佛教的菩薩絕大多數為男性,中國佛像則改變為女性,印度佛像多在肩上熊熊燃燒著火焰,而在中國則演變為身后燦爛的背光……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在這段漢化的歲月,強大的中華基因不斷植入古老的印度佛教,中國人獨具匠心的處理手法,不斷賦予佛教藝術新的光華。

        蟬冠菩薩細節

          正因為此,在佛像中國化的過程里,象征重生的蟬紋,與佛祖世界的永恒輪回完美印證。雕琢的工匠想象著高門大族頭上的蟬冠,將蟬紋復刻到菩薩頭上,把這些星辰般的華夏點滴融入石頭的佛像,定格在千年前佛光初現的前夜。

          藝術的共鳴跨越了文化,蟬冠菩薩成為中華佛教造像的早期見證。

          斗轉星移,她停駐在時間的軌道上,幽幽地留下幾大謎團。

        02 古佛迷蹤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金剛經》

          疑云重重,把楊泓等人壓得透不過氣:

          首先,這個假借宿白名義的“吹哨人”究竟是誰?

          有這樣幾條線索:他/她去過日本美秀博物館,留意到這尊堪稱中國國寶的蟬冠菩薩像,另外他/她還知道,十幾年前的《文物》雜志曾刊載這件佛像的出土,同時甚至知悉宿白和楊泓之間的關系……

        美秀博物館,日本甲賀

          單是留意到美秀博物館就不簡單,因為在當時,這個博物館非常小眾:

          和身處鬧市的大博物館不同,美秀博物館深藏在日本甲賀的深山密林之中,甚至進入博物館需要先穿過隧道。整體由著名的華裔建筑家貝聿銘設計,貝聿銘按陶淵明《桃花源記》的靈感,復活了“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桃源勝景。

        美秀博物館入口:“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桃花源記》

          博物館由日本宗教團體——神慈秀明會的會主小山美秀子一手創建,小山美秀子曾登頂日本女首富,多年來購買收藏了大批世界各地的珍貴藝術品,其中以佛教居多。

          所以按時間推算,美秀博物館1997年才開館,到1999年不過短短兩年,去過的中國人少之又少,此外結合吹哨人的漢字筆跡和從右向左的書寫……

        美秀博物館內部

          種種跡象表明,這個人對佛教藝術極為關注,甚至可以說是個行家,同時他有一定的消息來源,極有可能是個日本人!

          如此一來,按吹哨人的提示,順著線索摸下去,一個觸目驚心的事實擺在眼前:

          《文物》雜志1983年報道出土的山東博興蟬冠菩薩像,如今不幸被盜流落日本!

          緊接著,所有人像胸口被打了一拳:究竟發生了什么?

          通過緊急與博興方面聯系,真相一步步水落石出:一切從20多年前的一場奇遇開始。

        蟬冠菩薩像

          1976年的山東博興縣張官村,一戶農民正在地里挖房基,突然鐵鍬傳來一聲脆響,他好奇地扒開泥土,驚訝發現:就在挖開的土坑里,赫然躺著一堆打碎的佛像!

        佛像窖藏示意圖

          事實上,農民可能不知道,他發現的是一處珍貴的南北朝佛像窖藏,屬于博興龍華寺遺址。

          所謂的窖藏,指的是古代由于緊急狀況,人們將貴重物品集中掩埋,比如出土唐朝金銀器的西安何家村窖藏,宋朝瓷器的遂寧金魚村窖藏,都是屬于這種情況。

        出土佛頭

          根據發掘簡報得知,這批佛像都是由石頭雕刻,質地包括青石和白石,形態則包括單軀和三軀,大多數還保留著精美的圓雕和高浮雕。

          隨后經過文管部門整理,總計出土了24件石造像,9件佛頭,另還有73件各類佛像殘片等文物。

          而在窖藏所有的佛像里,這尊蟬冠菩薩如身披星星點點的佛光,照亮了泥土之下的黑暗。

          發現時,她凄慘地斷為三截,經過文物專家長達3年的艱辛復原,終于恢復了昔日神采:

        蟬冠菩薩

          蟬冠菩薩像,身高約1米,嘴角笑意盈盈,似在觀察眾生。

          菩薩寶冠雕刻一只羽翼豐透的寶蟬,似要展翅高飛,身后的蓮花背光直徑54厘米,浮雕著盛放蓮花,她身穿葳蕤的天衣,頸戴精美的瓔珞。

        蟬冠菩薩

          雖然雙臂缺失,但菩薩肩膀完好,衣帶自雙肩下垂,交叉處閃耀著一顆碩大寶珠。

          1500年前的工匠,用純熟的漫圓和直平刀法,讓菩薩如身披煙波浩渺的云氣,吹來一縷靈動的微風。

        蟬冠菩薩衣飾細節

          而作為難得一見的佛像珍品,究竟又是何緣由,讓她遭受摧毀的命運?

          佛前滄海桑田,這就得說起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三武一宗滅佛”,所謂的“三武一宗”,指的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后周世宗這幾位帝王推行的滅佛運動。

          這尊蟬冠菩薩,正是其中北周武帝滅佛的親歷者。

          佛教自東漢傳入后,起先發展緩慢,到了魏晉南北朝,戰亂在華夏大地燃燒了一百多年,無論百姓還是貴族,無不經受著身體和精神的痛苦煎熬。

        出土佛頭

          正因為此,宣講生死輪回和因果報應的佛教,迅速迎來一輪發展高峰。

          比如被詩人稱作“南朝四百八十寺”的南朝梁,還有“窮極工巧,運石填泉”的北齊皇朝。

          從政治經濟角度看,由于僧尼可以免除苛稅賦役,民間老百姓大量投入空門尋求庇護,如此一來,無論規模還是數量,寺院的發展攀上了驚人的高度。

          在這樣的背景下,公元577年,兵強馬壯的北周攻滅了茍延殘喘的北齊。為了在北齊舊地加強中央集權,周武帝和皇室瞄準了當地聲勢浩大的佛寺。

        蟬冠菩薩側面

          歷史記載,北周武帝發動的“滅佛運動”,將北齊境內四萬多所佛寺財產沒收,勒令還俗了三百萬僧人,還毀滅了無數佛像和佛經。

          龍華寺出土的石碑記錄了這場災難:“寺院傾倒坍塌,僧人流離失所,一切像天塌了一般”。

          覆巢之下無完卵。能夠想象,在這場滅頂之災里,寺外兵荒馬亂,官兵即將殺來,博興龍華寺的僧人趕緊將佛像打碎,連同那些尚未完成的部件,鄭重在土坑里掩埋。

          其中就包括這尊雕于東魏的蟬冠菩薩,僧人們像埋藏舍利一樣,期待著佛祖歷經浩劫,涅槃重生。

        03 佛光再現

          巖石可以破裂,但藝術的豐碑卻沒有移動,這場涅槃,在1500年后走出了地層的黑暗。

          根據博興文管所確認,蟬冠菩薩出土復原后,一直保存在當地文管部門。1983年于《文物》雜志第7期發表了發掘簡報。

          此外和其他出土佛像一起,蟬冠菩薩還曾進行對外展出,甚至一位名叫松原的日本老人,還千里之外趕來參觀,在佛前跪拜良久。

          但這一切,在1994年戛然而止。

        蟬冠菩薩光輪背面

          1994年7月,一個悶熱的雨夜,蟬冠菩薩突然不翼而飛。當地文管部門多年來查證追索,一直杳無音訊。

          直到5年后的1999年,這封神秘來信找到了楊泓先生。

          所有人心情陡然緊張起來:雖然事實已清清楚楚,但如今蟬冠菩薩漂洋過海去了日本,還有可能追討回來嗎?

          在與美秀博物館聯系后,日本人拒絕了歸還要求:

          理由很簡單,1995年,他們從英國倫敦一個名叫埃斯科納(Eskenazi)的商人買了蟬冠菩薩,在這種情況下,美秀博物館屬于“善意持有”,也就是不知佛像1994年被盜。

          一切陷入僵局。

          正在此時,聽聞國寶離散,另一位學界大神主動加入了追討。他就是時任北京大學客座教授、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的巫鴻先生。

          憑借對國外文物市場的專業了解,巫鴻研究后判斷:

          蟬冠菩薩既在《文物》雜志公開發表過,又有明確的出土信息,這些都是屬于中國的確鑿證據!參考國際公約和慣例,即便美秀博物館不知情,但只要證明是被盜文物,我們還是完全有追回來的可能。

        蟬冠菩薩正面

          這里的國際公約,指的是1970 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于禁止和防止非法進出口文化財產和非法轉讓其所有權的方法的公約》,簡稱《公約》,在里面明確規定:

          所有簽約國均應當保證歸還被證明是被盜竊的文物,并且,如果一件文物在1970年之后第一次出現在屬國之外的國家,任何一個博物館不應購買或收藏!

          于是在這樣的呼吁下,中外媒體就蟬冠菩薩的回歸沸騰了起來,甚至連《紐約時報》都發表了報道《被偷的中國文物能在日本展出嗎?》。

          輿論的壓力鋪天蓋地而來,美秀博物館作為宗教團體的機構,像被架在了烤爐上,輾轉反側、左右為難:

          還吧,買文物的一筆錢太肉痛,不還吧,博物館甚至神慈秀明會的聲譽,極可能毀于一旦。

          就在反復糾結之際,中日雙方開始了對話和談判:

          2000年2月,美秀博物館派人來到山東博興,實地了解了當時的發掘情況。

          在經歷8個月的磋商后,雙方終于達成了一致:

          美秀博物館承認中國對蟬冠菩薩的主權,并將文物在2007年年底無償返還中國!此外雙方約定,每隔5年,蟬冠菩薩可以回美秀博物館展出1次。

          這尊神奇的蟬冠菩薩像,前世滄桑見證華夏歷史,平安歸來書寫當代傳奇!2008年1月,在外流浪14年后,蟬冠菩薩回歸故鄉山東,正式入藏山東博物館,成為一件鎮館之寶!

          一切塵埃落定,唯有那位神秘的吹哨人,至今不知是誰。

          阿倫說:

          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斗鹫f造塔功德經》

          放眼時空無涯,無論佛祖還是人生,世間萬物如一場旅途,我們在哭聲中落地,卻可以在微笑里走向永恒。

          蟬冠菩薩像,雖然曾沉降于泥土,漂泊于異國,但所幸的是,她最終超越了時光的羈絆,把萬丈佛光和一抹微笑留在華夏大地。

          蟬冠菩薩像,作為中華藝術的國寶之作,既是保留“蟬冠”形制最早的實物,也是佛教中國化早期的珍貴例證,雖歷經時光沖刷,卻佛光依舊,溫暖如初。

          蟬冠菩薩像,1500年前,她誕生于佛陀西來的寶相萬千,1500年后,她回歸于中華崛起的時代潮流,歷史星河如恒河沙數,她卻留下了華夏藝術朝陽般最美的瞬間!

        聲明:圖文來源頭條號“ 史徒行者阿倫”,轉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本文分享自:盛世文玩

        長按關注:[佛像雕塑藝術]

         

        版權與免責聲明:

        【聲明】本文轉載自其它網絡媒體,版權歸原網站及作者所有;本站發表之圖文,均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大眾鑒賞目的,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果發現有涉嫌抄襲或不良信息內容,請您告知(電話:17712620144,QQ:476944718,郵件:476944718@qq.com),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   
        乱人伦人妻无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在线视频,日韩精品无码自拍第15页,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 這尊國寶級佛像每5年去日本展覽一次,有何傳奇故事?-鑒賞收藏-中國藝術品